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五百九十三章 不关我的事

第一千五百九十三章 不关我的事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当得知一个返虚两层境的武者居然能从领域漩涡中安然走出的时候,石亭内的那些虚王境强者顿时炸开了锅。

他们一瞬间就瞧出了这个返虚镜武者有着难以想象的潜力。

“嘿嘿,这小家伙,老身替剑盟预定了。”那老妪轻笑一声,“若他能活着走出血狱,老身立刻带他返回剑盟主星,大力栽培。”

“雷师姐你是不是没睡醒啊?”一位做儒士打扮的中年男子嗤笑一声,“你一句话便预定了,是不是该先问问在座的诸位朋友?这样的好苗子,我恒罗商会也不想放弃啊。”

“我紫星也要。”那美妇插嘴道。

“老身不管。若他真能活着走出来,老苫要这一人,其他的你们随意。”老妪一副倚老卖老的样子,神情坚定。

“这事雷师姐你可做不了主,且不说他到底来自何处,背后有没有什么大靠山,即便没有靠山,雷师姐你确定他就会跟你走?说不定他更看好我们恒罗商会哦,毕竟,在星域中,恒罗商会比剑盟的名气要大上一些。”那中年男子不甘示弱,冷嘲热讽。

“论名气,我们三家差不了多少吧?”美妇抿嘴娇笑,一副不敢苟同的样子,“也说不定他会更喜欢紫星一些哦。”

老欧冷哼一声,神情不善道:“你们两个,是非得跟老身争抢那小家伙了?”

“并非我们要与你抢,是雷师姐你太独断了点。”中年男子缓缓摇头。

“好了。都别吵了!”骆海皱了皱眉,打断了三人的争吵,“那小家伙到底能不能活着出来都还是未知之数,你们三个在这里吵什么?说不定他这次只是运气好,才能摆脱那领域漩涡,说不定他无法坚持到最后,若他真的死在里面,你们却在这里吵闹不休,不是叫旁人看了笑话?”

骆海发话,三人还是有些发憷的。闻言都点了点头。

那老妪道:“骆海大人。那就劳烦你多多留意这小家伙的动静,若他真死在了里面,还请告知我等一声,免得我等还怀有期待。”

“本座尽力吧。”骆海轻轻颔首。

“那多谢骆海大人了。”老妪连忙道谢。

石亭内再次恢复了平静。

血狱内。杨开捡起地上的空间戒。自身的势笼罩在身侧。疾步朝前行去。

恐怖的领域漩涡根本无法阻挡他分毫,一路摧枯拉朽,势如破竹。杨开很轻松地便离开了那一个领域漩涡笼罩的范围。

几日时间的对抗和感悟,让杨开觉得自身的势有了明显的成长,他对势的理解和掌控力也更深了一层。

这是打坐苦修无法得到的回报。

血狱果然是个好地方!

站在原地,杨开的神念往许丁阳的空间戒里扫了一下,旋即默默地收了起来。

许丁阳的空间戒里并没有什么让他眼前一亮的好东西,虽然相对于返虚镜这个层次来说,许丁阳的财富已经足够惊人了,但杨开的眼光很高,自然不会为他的财富而动容。

至于许丁阳临死之前拜托他的事情,杨开并没有在意。

自己与他萍水相逢,毫无交情,也没有答应过他的请求,杨开当然不会为了一个陌生人,特意去那什么赤澜星给青羽门通风报信。

有缘再说好了。

抬头辨认了下方向,杨开朝前行去。

血狱不同于以往杨开历练过的场所,无论是幽暗星上的流炎沙地,还是大帝别院帝苑,那里面的空间都及其宽广,而且限制颇多,所以即便进入其中的人数不少,也鲜少有机会能够碰面。

可是血狱不同。

血狱占地面积虽然也很宽广,但因为存在了几万年,及负盛名,吸引了整个星域无数返虚三层境强者来此,导致杨开这一路走来,竟时常能与陌生人碰面。

大多数人都不是喜欢找麻烦的,察觉到陌生人的气息,都会主动避开,以免发生冲突。

不过当他们察觉到杨开只有返虚两层境的境界之后,都露出愕然之色,很快鄙夷起来,用一副同情怜悯的目光朝杨开所在的位置望来,仿佛他马上就会死掉一样。

杨开自然也不会去理会他们。

武者间的生死争斗,他碰到了几次。

星域中各大势力之间也并非一团和睦,许多势力都有摩擦和恩怨,如今在血狱内碰到了,自然是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

杨开没去搀和,他只是在寻找领域漩涡,期望能从中获得更大的好处,更多对势的凝练和感悟。

他的小心谨慎给他带来了和平,自进入血狱之后半个月,杨开一直没有和人发生过摩擦,先后遇到了三处威能不俗的领域漩涡,以身犯险,闯入其中试炼,最终皆都安然走出,收获颇丰。

他的势,以及其恐怖的速度在成长,俨然已经超越了小成之境,朝大成境界进发着。

可让他失望的是,他竟没能找到血狱中的特产——域石。

域石的诞生与领域的存在脱不开关系,残存在血狱中无数年的领域威能,被血狱中一些奇特的玉石吸收,经历无数年的演变,形成了域石这样特殊的东西。

所以域石一般都存在于领域漩涡之中,想要取得域石,就必须得闯进领域漩涡内。

所以有域石的地方,一定存在领域漩涡。

杨开觉得自己的运气不太好。

这一日,他正在寻觅领域漩涡,忽然听到一阵刺耳的破空声由远极近地袭来。

杨开眉头一皱,立刻知道自己怕是又遇到什么争斗了。

他下意识地想要避开,可当他的神念朝那边扫过去的时候,忽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