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 有趣的东西

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 有趣的东西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原本杨开对这个血狱试炼不是很感兴趣,毕竟这地方是专门为返虚三层境武者准备的历练之所。

他才只有返虚两层境而已,尽管能够越阶作战,不惧虚王镜之下任何武者,可境界修为没到,杨开以为来血狱不会有太大的收获,所以他将钱通等人留下,去了通玄大陆寻找自己的亲朋好友。

但自从扇轻罗告诉他,血狱中存在域石之后,他便来了兴致。

如今亲临此地,杨开才彻底明白,就算没有域石,单靠这充斥在血狱中的领域漩涡,他也能得到难以想象的好处。

只要能力足够,任何层次的返虚镜武者都可以通过领域漩涡在凝练自身的势,让其向大成境界进发!这与修为层次无关。

话虽如此,可真正能这么做的,恐怕也为数不多。

杨开算是一个。

与此同时,血狱外百里之地,有一座高山,山高万丈,峰顶处有一石亭。

此刻,石亭内端坐着七八位气息内敛的武者,这些武者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但这些人,无一例外,竟全都是虚王境级别的强者。

任何人看到这种恐怖的阵容,恐怕都会惊骇欲绝。

这绝对是一股及其恐怖的力量。

这些强者端坐在石亭的各个位置处,或闭目养神,或两两交谈,探讨天道武道,或冷眼旁观。

这是汇聚了整个星域各个修炼之星的顶尖强者!

他们会在血狱试炼开启的日子赶赴到这里,自然不是为了看热闹。而是想挖掘人才。

他们在等待那些进入血狱中的武者走出来的一日。

进了血狱,还能安然走出,那便意味着这个武者有极强的潜力,即便日后没法晋升虚王境,也是返虚镜中的顶尖高手。

恒罗商会有高手来此,紫星也有高手来此,剑盟同样有人来此……

可以说,这里的七八位虚王境强者,代表了整个星域最巅峰的几大势力。

每一次血狱试炼开启,他们都会来到翠微星。从中寻觅自己看好的人才。带回自己的势力加以培养。

当然,也有人来此是为了血狱中产出的域石。

他们已经有了虚王境的修为,并不需要域石,可他们也有子侄后辈。这些子侄后辈是需要的。每一块从血狱中带出来的域石。都能被高价收购。

而这七八位虚王境强者之中,属一个身穿金袍,头束紫金发冠的男子最为显眼。其他强者在望向他的时候,都隐隐透着一种凝重之色。

这男子看起来年纪不大,似乎只有三十左右的样子,剑眉斜飞入鬓,神情不怒自威,似乎天生身居高位,让人敬畏。

此刻,这男子正在闭目养神。

悠地,他睁开了眼帘,轻咦了一声,似乎很是惊诧的样子。

四周所有虚王境强者,都纷纷朝他瞩目过去。

一个老妪若有所思地皱了皱眉,轻笑地望着他,开口道:“骆海大人,是不是发现什么有趣的事情了?若是方便的话,能不能跟我们说上一说?你也知道,在翠微星上,也只有身为星主的您,才能感应到血狱里的一些动静。”

有人点头附和道:“是啊骆海兄,我们待在这里,虽说距离血狱很近,可你也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我等的神念根本无法穿入进去啊,里面如今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叫骆海的男子笑了笑,站起身来,不疾不徐道:“本座确实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诸位不必这么大惊小怪的。恩,这一次血狱试炼,有个返虚两层境的小家伙进去了。”

“哦?返虚两层境?”那老妪神色一惊。

其他人也都面露讶然。

“返虚两层境深入血狱,历来倒不是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可也寥寥无几,而且那些人的下场好不到哪去,基本上在里面待上一两日便陨落了,向来都是一些自视甚高,有眼无珠的小家伙,这人恐怕也是如此吧。”老妪缓缓摇头,颇有些鄙夷的意思。

“是啊,这样的小家伙不吃点亏是不会安分的,血狱从来只有返虚三层境的武者可以进入,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也没有任何限制,但这可是几万年来历代先驱总结出来的经验!”

“骆海兄,如今那小家伙处境怎样?你对他这么感兴趣,难道他有什么不得了的表现?”一个美妇笑吟吟地望着骆海,这美妇眉目如画,有着虚王一层境的强大修为,可在面对骆海的时候却不得不小心谨慎。

这不单单是因为骆海比她的修为境界高出一层,更因为这里是翠微星,是骆海的地盘!

没有人会傻到在一颗修炼之星上,与星主作对!

说句不好听的,就算是虚王三层境的顶尖武者来此,也不一定能在翠微星上杀的了骆海。

在这里,他才是主宰。

等到哪一日骆海晋升到虚王三层境,任何来到翠微星的强者,都得看他的脸色行事,而炼化了星辰本源的骆海,绝对有这个潜力!

所以来此的虚王境强者,在忌惮骆海的同时,说话间都带有一份讨好的意思在其中。

“倒也没什么不得了的表现。”骆海微微一笑,“只是本座很久没有见到这么有意思的小家伙了,一时有些好奇而已。恩,他如今似乎冲进了一个领域漩涡之中,具体的情况本座也无法查探,毕竟那里是血狱,即便本座是翠微星的星主,神念在那里也大受限制啊。”

“冲进了领域漩涡?”那老妪微微叹息,“看样子,他是死定了,这世上总是有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啊。”

“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