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血狱

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血狱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昏昏沉沉的感觉从四面八方袭来,仿佛空间都已经错位塌陷。

这是空间传送的征兆!

对杨开来说,短距离的传送已经影响不到他分毫,可这种从一颗修炼之星传送到另外一颗修炼之星的超远距离传送,对他还是有些负担的。

好在他精通空间之力,只是略一运转圣元,便将那诸多负面影响驱散干净。

眼前一花,杨开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一片陌生的土地。

不等他有时间打量四周的环境,便察觉到附近不远处有一股生命的气息。

警惕地扭头望去,杨开发现那人竟是来自狂狮领的烈风,与自己相隔不过百丈左右。

对方比自己先走一步,可看他一脸狼狈的模样,似乎还没从传送中回过神来。

烈风没有如杨开那样修炼空间之力,对这种传送带来的负面影响自然没杨开恢复的快,不过他好歹也是妖族的新秀,实力已经达到了返虚三层境的程度,约莫三息之后,他忽然睁开了双眸,眼中精光四溢,与杨开一样,警惕地查探起来,圣元暗暗运转,随时准备出手应付可能存在的危机。

下一刻,他便瞧见了百丈开外的杨开。

“咦……”烈风露出一副惊奇的模样,站在原地想了想,身形晃动间便来到了杨开面前,笑眯眯地问道:“听说你叫杨开?”

“恩。”杨开淡淡点头,态度不冷不热。

“我还听说你把血炼给教训了?”烈风却对他似乎很感兴趣。

杨开没有回答。

烈风耸耸肩膀:“我是听昱熊说的,可惜没能早点赶到赤月领。否则的话便可以看一场热闹了,嘿嘿,不瞒你说,我也不喜欢血炼那家伙。不过你能教训血炼倒真是让人意外,人族果然不能小觑,恩,我想,我可以邀请你一下。”

“邀请我做什么?”杨开狐疑地望着他。

对方一副自来熟的模样,态度也算亲和,倒让杨开生不出什么恶感。

“邀请你一起行动啊。”烈风笑了笑,“杨兄你也知道,这里是翠微星。我妖族武者跑到这里来,肯定没什么好待遇的,而看这附近,似乎只有我跟杨兄两个,如果我们能联手的话,想必安全性会增加不少。”

“不好意思,我没兴趣!”杨开摇头拒绝。

“为什么?”烈风皱眉。

“因为我是人类!我在这里不会被区别对待的。”杨开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烈风道:“你是妖族,你说要是有仇视妖族的家伙看到我跟你在一起,会不会连我也攻击?我不想自找麻烦。”

“呃……”烈风讶然。挠了挠脑袋道:“这话说的也在理,既然杨兄这么说,那就算了吧,是烈风考虑不周了。”

杨开轻轻颔首。

“那就祝杨兄好运,在下先行一步!”烈风并没有因为杨开拒绝了他的邀请而有什么恼怒的样子,呵呵笑了一声,便随意地寻了一个方向,急速离开。

他倒是很干脆爽快。

等他走后,杨开才放出神念朝四周小心翼翼地查探起来。

片刻后。他脸色悠地一变。连忙将神念收回。

扇轻罗提供的情报并没有错,在血狱之中。确实不适合随便释放神念去查探什么。

这里虽然没有限制神念收放的禁制,但是在这片特殊的上古战场中,却存在了数之不尽的领域漩涡。

这些领域漩涡都是几万年前。那些虚王境强者战斗之后遗留下来的,有的已经消散,有的却在时间的长河中发生蜕变,变得更加恐怖。

这领域漩涡足以吞噬掉任何东西,包括神念!

杨开刚才就吃了点小亏,要不是他将神念收回及时,只怕顷刻间就会遭遇重创,绕是如此,此刻脑海中都一阵刺疼,如针扎了一般。

这是神识受损的迹象,不过有七彩温神莲滋养神魂,杨开也不会太在意这点损伤。

“看样子,真是到了血狱啊。”杨开左右观望,喃喃自语一声。

只有血狱中,才会存在这种诡异的领域漩涡。

上一代的赤月领主果然是天纵奇才,竟能打造出那种超级空间法阵,连通了血狱和帝辰星。

可惜因为距离太远,无法做到精准定位,所以杨开在这附近也只发现了烈风一人,其他的妖族新秀就不知道被传送到什么位置去了。

杨开对扇轻罗的实力还是比较放心的,不管怎么说,她也继承了天月魔蛛的本源之力,一般的同境界武者并不是她的对手。

再加上自己送她的雷火七禽鞭,可以极大地提升她的战力。

唯一有些麻烦的,就是她的妖冶容貌,这或许会成为她遭遇麻烦的主要原因。

她的妖冶,鲜少有男人可以抵挡……

想了一阵,杨开缓缓摇头,没再去深思了。

轻罗有她自己的路要走,杨开觉得自己不可能一直照顾她,这么多年没见,她一样活的好好的,相信以后的路她也可以顺利前行。

随意地找了个方向,杨开缓缓朝前飞去。

他不敢行动的太迅速,血狱的诡异他只是道听途说,没有亲身领教过,可这里却是返虚三层境强者的葬场,这是毫无疑问的。

杨开可以在虚王境之下无敌,但是面对虚王境的领域威能也得小心谨慎,他可不想出师未捷身先死。

沿路并没有遇到太大的挫折,倒是有几个残存在血狱中的领域漩涡让杨开绕有兴致地研究了一番。

可惜这几个领域漩涡并不算太强,蕴藏的奥秘也模糊不清,杨开尝试着将神念探入其中。参悟许久,也没多大的收获,只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