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化蛟之体

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化蛟之体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星期一,求推荐票,诸位登录账号的朋友在看书的时候随手投几张吧,小莫感激不尽。

*****

这也就罢了,最恐怖的是杨开的气势,随着战斗,他的气势竟越来越强,挥舞出来的拳头力量也一次比一次强大,这一点,处于战斗漩涡中的血炼感受的清清楚楚。

与他鏖战不过盏茶功夫,对方的力量从与自己打平,竟然有些压制住自己了。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说他一直没动用全力?

血炼的神情越来越凝重,脸色也越来越疯狂兴奋。

他是天之骄子,是帝辰星上一颗耀眼的新星,他不会畏惧强敌,他血脉中的疯狂渴望着战斗,只有灭杀强者,才能彰显出他的强大!

他终于对杨开感兴趣了!

“昱熊,这是怎么回事?”距离战场百丈外,那宫殿的房顶上,扇轻罗忽然到来,黛眉紧皱着,一边望着下方那焦灼的战局,一边急切地问道。

这边闹出来的动静如此大,她哪里会没察觉?意识到战斗的波动是从夏凝裳的阁楼这边传来之后,她便立刻来到此地,正好见到杨开与血炼浴血奋战的场景。

“杨开怎么与血炼这家伙打起来了,血炼不是才来没几天么?”扇轻罗一脸疑窦,若说杨开跟弥天打起来,她倒还能理解,毕竟两者之间本来就有间隙,杨开杀了弥天两只九阶妖兽,以弥天的个性哪里会善罢甘休?

可是杨开与血炼之前分明是没见过面的,两者也没什么深仇大恨。怎么在下面打的你死我活?

“我不知道啊。”昱熊脑袋一缩,连忙摆手。表示此事与他无关,但那闪烁的眼神却让扇轻罗瞧出了些许端倪。

“你真不知道?”扇轻罗眯眼朝昱熊望去,美眸中闪烁阵阵寒光。

“咳咳……我真不知道……”

“我最后问你一次,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扇轻罗咬牙娇喝。

昱熊一张脸顿时变成了苦瓜,可怜兮兮地望着扇轻罗。一脸哀怨的表情,砸吧砸吧嘴,无言以对。

“果然,是你搞的鬼!”扇轻罗快气死了,酥胸剧烈起伏着,血炼不是一般的妖族,杨开与他打起来,不管是赢是输。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察觉到是昱熊设的局之后,扇轻罗恨不得把自己这个便宜大哥给大卸八块,一泄心头之恨。

“我也没做什么……”昱熊尴尬地挠着脑袋,“血炼这几天不是刚来行宫嘛,我就是在他和弥天面前吹嘘了一下那位夏大师的炼丹技艺多么了得出众,正好血炼有需要炼制的丹药,所以就……”

扇轻罗一言不发,咬牙怒视着昱熊。

“这不怪大哥啊。大哥本来是想怂恿弥天动手的,可恨那家伙太狡猾,居然让血炼顶上去了。恩。对了,说起来这事还怪你。”

“怪我?”扇轻罗尖叫起来,怒容更盛。

昱熊惴惴不安,小声道:“还不是你不让大哥亲自出手的,可揣摩那小子的深浅又是义母吩咐下来的,大哥想了三天三夜。才灵光一闪想到这么个好办法!你如果早让大哥亲自动手的话,我肯定会小心点,不伤着那小子的,怎么说也是我妹夫嘛,哈哈哈哈!”

“这么说,还真是我的错咯?”扇轻罗浅笑嫣然,贝齿轻咬着。

“哪里哪里,是大哥的错。”昱熊爽快认错,他知道自己要是再纠缠下去,肯定没什么好下场,索性光棍一些,还能让小妹原谅自己。

“我的男人要是有什么闪失,你就死定了!”扇轻罗咬牙低喝。

“关心则乱啊轻罗姑娘!”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忽然从旁传来。

扇轻罗和昱熊都悚然一惊,连忙扭头朝声音来源的地方望去,赫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巴鹤竟然过来了,就站在他们身边不远处。

不愧是帝辰星上虚王境之下第一人!看样子隐姓埋名两百年,不但没让他的修为境界倒退,反而愈发精进了!

昱熊和扇轻罗肃然起敬,连忙行礼。

“前辈,你刚才那话……是看好杨开咯?”扇轻罗美眸盈盈地朝巴鹤望去,神情振奋。

她如今虽然也是返虚三层境的修为,与巴鹤不相上下,但是论眼力,她自认无法与对方相提并论,所以巴鹤一句话便让她放心了不少。

巴鹤呵呵一笑:“我没这么说啊,只不过……他确实不是好对付,血炼恐怕拿不下他,恩,以现在的状态!”

说完之后,巴鹤又唏嘘道:“不得了啊不得了,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得了。这小家伙只是个返虚两层境,居然就能把血炼逼迫成这样,若是真让他晋升到了三层境,血炼肯定不是对手啊!”

扇轻罗神色一喜,一股自豪之意油然而生。

这就是自己选择的男人!就是如此的不同凡响。

当年他在中都,便以及其弱小的修为掀起风起云涌,那个时候的他,时常缔造奇迹,几十年过去了,如今的他比起当年似乎更加出色!

血炼可不是一般的妖族强者,他是大有来历的,在返虚三层境上也是顶尖的存在。

扇轻罗美眸中绽放出异样的光彩,心中倍感自豪,仿佛只要是杨开做的事,即便是再不可思议也是正常的。

“前辈,你刚才说,以现在的状态,血炼拿不下他?”昱熊却品味出了巴鹤话中的另一层涵义。

“是啊,血炼没有动用全力,你们应该看的出来,血蛟一脉的潜在力量,他还没激发呢。”巴鹤微笑解释。

听他这么一说,扇轻罗不禁俏脸一沉,忽然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