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五百八十章 血炼

第一千五百八十章 血炼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阁楼里,夏凝裳正在专心炼丹,杨开筹谋着该如何从赤月的库房里将那些虚王级的药材弄出来。

想来想去,也只有一个办法。

利用石傀!

石傀能在大地中悄无声息地行动,而且因为它是一种及其特殊的生灵,所以极难被人察觉到生命的波动。当年在幽暗星琉璃门做客的时候,杨开就是利用石傀,从琉璃门盗取了大量的千幻琉璃,成为打造虚王级战舰的主要材料。

不过这一次跟当年的情况有些不同。

千幻琉璃山虽然被琉璃防护严密,但也是有可趁之机的,琉璃门的强者根本想不到这世上会有生灵能在他们眼皮子底下盗走千幻琉璃。

而赤月的库房,防守的严密程度恐怕并非琉璃山可以比拟。

石傀虽然有用,可灵智不高,贸然让它出动的话,极有可能会打草惊蛇。

唯有自己亲自出手!

想到这里,杨开不再迟疑,伸手一拂,一只金光灿灿的石傀便出现在面前。这一只石傀算是小小的唯一同族了,但它在诞生的时候却因为种种缘故而导致神魂残缺,让本来就灵智不高的它变得如死物一般。

正好被杨开拿来当做法身一般的存在。

又吸收了杨开大量的纯正金血,所以它的颜色呈现出淡金。

端详着面前的金色石傀,杨开轻轻颔首,识海中那一缕日渐壮大的分神悠地射出,灌入到金石傀体内。

下一刻,金石傀那呆滞的双眸便恢复了些神采,似乎变得灵活了许多。

杨开闭着双眼,神色微动。

无论经历多少次这样的事情,他还是感觉到很神奇,将自己的分神注入到金石傀体内,让金石傀成为自己的法身。杨开在这一刻就感觉好像自己一分为二了。

不但能感受到自己本体的所有情绪波动和感触,也能将金石傀所见所闻,尽收眼底。

这是一种及其奇妙,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受。

他没有急着行动,而是尝试着用自己的分神控制金石傀的动作,熟悉了这具奇特的身躯之后,才身形一晃。忽然遁入地底之中。

坚实的大地对金石傀来说,犹若无物,它那奇特的身躯能够完美地将自身融入其中,在下方畅行无阻,就如同鱼儿在水中游动。

行宫内无人察觉。

关于那库房的位置,杨开也找扇轻罗打探清楚了。所以他并不需要去寻找什么,认准了方向,便直奔库房而去。

估摸着距离和位置,没用多久,金石傀便来到了库房的下方。

杨开悄悄地放出神念,朝上方窥探过去。

不出他的意料,即便是库房的地底深处。似乎也有禁制阻拦,当他的法身神念探出之后,很快便遭遇了一层无形的阻力,阻挡在前方。

那无形的阻力似乎不是很强的样子,杨开心中一动,稍稍加大了神识之力,将神识力量凝聚成一股,朝那虚空之中轰击过去。

平心而论。这只是一次试探,杨开也尽可能地将力量控制在最小的范围,没敢太过放肆,他以为这样轻微的试探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但是当他的神念与那阻力接触到的一瞬间,一股恐怖的气息忽然自行宫某一处弥漫出来。

那一道气息之强,让所有人都为之战栗。

冥冥之中,虚空之中仿佛多出了一双无形的眼睛。正俯瞰着整个行宫,观察每一个人的动作,任何人在这双眼睛的注视下,都不敢再有什么轻举妄动。

那气息如涟漪。很快便扫过整个行宫,继而消失不见。

不少人狼狈地跌坐在地上,额头上冒出汗水,即便是返虚镜的强者,此刻也是手脚无力,浑身发软。

“领主大人这是在找什么呢?”

“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行宫里做什么惹她生气的事了?”

众人议论纷纷,百思不得其解。

所有人都知道,那强大的气息是属于赤月领主的,也只有她,能在一念之间让整个行宫噤若寒蝉。

杨开也吓了一跳,他没想到赤月的反应居然如此迅速,要不是石傀一族体质特殊,能完美地与周围的土地融合,法身肯定要暴露出去。

这么一闹,他也不敢再对那库房继续做什么了,连忙控制着法身迅速撤退。

赤月的寝宫中,她眉头轻皱着,面上一片狐疑之色,喃喃道:“奇怪,明明库房的禁制被触动了,怎么会没有发现呢?”

她也有些想不明白了。

没人能在她的地盘上放肆,也没人能瞒的过她的窥探,她以为库房的禁制年久失修,出了什么问题才导致刚才的异常。

一念至此,她也没有再继续查探的想法了,反倒是露出饶有兴致的笑容,轻声道:“不过昱熊这次倒是聪明了不少,懂的借刀杀人了,本宫倒是要看看,你这人类有多大的本事!”

这般说着,她悄悄地将神念投向夏凝裳所在的阁楼处,观察着那边的动静。

阁楼中,杨开刚将金石傀收回黑书空间中,忽然便似有所发现般,朝虚空某处望了一眼,眉头紧皱。

这一刻,他竟生出一种被人窥探的感觉,可当他的神念仔细查探的时候,却又没有任何发现。

不会是刚才的事情暴露了,导致赤月正监视自己吧?

杨开脸都黑了。

“咦……这小家伙居然有些察觉?”赤月惊讶出声。

以她虚王两层境的强悍修为,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监视一个返虚两层境,简直易如反掌,可刚才杨开朝虚空处望来的一眼,分明说明他已经注意到了自己的窥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