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麻烦你对夏大

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麻烦你对夏大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夏凝裳得到了重用,不但拥有了自己独立的阁楼,而且还有好几个年轻貌美,手脚伶俐的婢女照顾生活起居,她需要做的,只是安心为赤月炼丹便可。

一切都在杨开的预料之中。

“夏姑娘,这些材料是领主大人拨调给你的,大人希望在一个月后看到成品的灵丹。”阁楼里,一个身穿绿衣的婢女,将一枚空间戒朝夏凝裳递去。

“给我吧。”杨开笑了笑,接过那枚空间戒。

绿衣婢女黛眉微微一皱,似乎有些不是很乐意,但也没太拒绝,轻轻地将空间戒放到杨开手上。

杨开神念扫过,轻笑一声道:“怎么只有这么点材料?”

“这泄还少么?这已经是四十份虚级丹的材料了。”绿衣婢女皱眉道。

“恩,少了点,还能不能多弄一些材料来。”杨开问道。

“能是能,但是……行宫里其他的大师们,一个月也都是这么多的份额,再多的话,他们根本没时间炼制。”

“那些人怎能与我家小师姐相比!”杨开撇了撇嘴,一脸不屑,“去多拿点材料吧,越多越好。”

绿衣少女顿时为难地望着夏凝裳,老实说,她不太喜欢杨开这个人,关于杨开是个小白脸,只靠女人吃饭,还花心滥情的传闻早已传遍了整个行宫。

没有哪个女子对这样的男人有好感。

他有了一位炼丹宗师的女人还不知足,居然把魔爪伸向了扇轻罗大人,可悲的是。轻罗大人也不知道被什么遮蔽了那睿智明亮的双眼,竟看不透这个无耻之徒的本性,看不清他隐藏在光线外表下的肮脏灵魂。

行宫里,几乎所有人都在为扇轻罗扼腕叹息,觉得好好一朵鲜花,却甘愿插在牛粪上,这让他们悲愤欲绝。

如今杨开口气比天大。这让本就对他印象不好的绿衣婢女更是厌恶。

不过领主大人似乎有意重用这位新来的炼丹宗师,所以她也不好一口回绝,只想征求下夏凝裳的意见。

“就依师弟的意思吧。”夏凝裳轻轻地说道,“领主大人那边若是问起来,你就说我要的。她不会不同意。”

“是!”绿衣婢女无奈颔首。

“对了,行宫里的那些大师们,一般出丹的几率是多少?”杨开又问了一句。

“两成!”绿衣婢女淡漠地答道,“十份材料,炼制成功两次!”

“明白了,多谢相告!”杨开微笑抱拳。

绿衣婢女认真地看着他。似乎有什么话想说的样子,可迟疑了好一会却没能说出口,只是向夏凝裳告罪一声。转身离去了。

“这丫头好像很讨厌我啊。”杨开望着她的背影,呵呵笑道,他自然知道对方为什么会摆出一副极其厌恶自己的神色,但他也不会往心里去。

“师弟。我们这样做,会不会有些不太好?”夏凝裳担忧地望着杨开。

“哪里不好了?”

“毕竟是虚级材料,价值不低,这样做的话,等于是从赤月领主这里骗材料啊……”夏凝裳有些不安和愧疚。

“这就不对了。”杨开摇头,“小师姐你想想,刚才那丫头也说了。行宫里其他的大师们炼制虚级丹的时候,成丹的几率在两成左右。也就是说,有八成的材料会被他们浪费掉。可是小师姐你不同,你若是全力出手炼制,不说百分百的成丹几率,**成总是有的,偶有失败也没什么关系,到时候你只需要将那些材料转化为三成的成品丹药,对赤月领主来说,她就已经大赚特赚了,我们也不过是从中捞取一些好处罢了,这是对大家都有利的事情。”

“你说的虽然不错,但是我总觉得不好。”夏凝裳轻抿着红唇。

尽管心中觉得自己和师弟两人像是小偷一样,但既然是杨开要她这么做,夏凝裳就不会拒绝。

两人很快便投身到了炼丹大业之中。

夏凝裳炼丹的过程就是修炼,对她来说,炼丹是一种享受,并不辛苦。而且她如今也是返虚一层境的武者了,钻研了丹道真解之后,她在炼丹术上的造诣本就非同小可。

再加上上一次在晖月城中成功炼制出一枚生有丹云的灵丹,收获巨大,感悟颇深,如今的她对炼丹的理解,便是杨开也佩服不已。

一份份材料,在她手上被转化为成品的灵丹,效率极高。

杨开也没闲着,他正在试验丹道真解中关于最后成丹时候的炼制手法,如果成功的话,那么一份材料将会出产出更多的灵丹,而并非只有一粒了。

可以想象,如果让他试验成功,将会对炼丹这个领域造成多么大的冲击。

这绝对是一个开创性的进展。

可惜杨开暂时还没什么头绪,只能一边炼制灵丹,一边钻研丹道真解。

师姐弟二人齐心协力,区区四十份炼丹材料,没过几天便挥霍一空。

几日后,当那绿衣婢女再次过来,接过一瓶十二粒灵丹的时候,她吃惊的几乎把眼珠子瞪了出来。

这才几天啊,这位年轻漂亮的炼丹宗师,真的就已经把所有材料炼制完了?而且成丹的数量,比行宫的其他的大师都要高出一成!

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若不是那些灵丹确实与之前交付的材料能过对应上,她几乎要怀疑夏凝裳将以前炼制的丹药拿来充数了。

怪不得领主大人会这么看重她,原来她是真有本事!

这么想着,她愈发觉得杨开碍眼了,这个小白脸也真是脸皮厚啊,整日无所事事,不做别的,就只守在这位姑娘身边,寸步不离,仿佛生怕别人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