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我回来了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我回来了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那团灰气给人的感觉及其不舒服,就像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迟暮老矣,寿命无多。

夏凝裳与它达成了类似于共生的关系,日后结局岂能好到哪去?

杨开面沉如水。

虽然很想替小师姐解除眼前的这个忧患,但在没弄明白这团灰气的本质之前,杨开根本无处下手。

而且,他还隐约从这团灰气中感受到一丝让他无法揣度的神奇,这种神奇说不清道不明,当杨开窥探的时候,忽然心中多出一些明悟。

再仔细查探,却又一无所获。

它似乎很排斥杨开的神念。

夏凝裳能够在通玄大陆这样的地方突破到圣王境,应该与这团诡异的灰气脱不开关系。

这东西给了她感悟更深层次天道武道的机缘,给了她突破晋升时需要的充沛灵气,但却与她息息相关。

到底是福是祸,没人说得准。

就在杨开一筹莫展的时候,那被金网捆缚的灰气竟再一次疯狂冲突起来,这一次它没有再如刚才那样做无用功,而是直接爆裂开来,化为一道道更细小的灰气,从金网的缝隙之中穿出。

杨开根本来不及阻止,便被这团灰气逃逸了出去。

旋即,它以极快的速度朝下方落去,悠一与地面接触,便脱离了杨开的视线。

杨开的神念紧随其后,却依然无法感应到它的存在。

它就这么消失了。

站在原地,杨开神色凝重,眉头紧皱。

看样子,还是得等小师姐自己醒来,才能从她那里得到答案了。

他心中有一些猜测,但不敢肯定。

望着沉睡中的夏凝裳,杨开将她拦腰抱起,放到床上,俯身在她的额头上亲亲一吻,温柔地替她梳理了下额前发丝,这才离开这间密室。

几息之后,千里之外,战魂殿遗址。

杨开立于虚空,俯瞰下方,神念如潮水一般扩散开来。

一道道熟悉的生命痕迹,在他的查探下一览无余,纷纷如跳脱的音符,印入他的识海中,谱绘出一副让人心动的乐章。

他咧嘴露出微笑,心头感受到了几十年来从未感受过的温暖,他以神念传讯,告诉所有的亲朋好友,自己……回来了!

一如昨日的九天圣地。

战魂殿遗址立刻骚乱起来,一道道光芒从各自打坐闭关的位置处腾空而起,纷纷朝杨开所在的地方奔赴而来。

每个人都激动的无以复加,半道上遇见,都在向彼此打探消息,确认到底是不是杨开已经回归。

待赶到地方,见到杨开正站在那里之后,众人才敢确定这个消息的真实性。

屠峰,唐雨仙,曲高义,影九……这些曾经在夺嫡战中与杨开并肩作战的血侍们第一批赶到,每个人都激动的身躯颤抖,口中高呼少主之名,行大礼叩拜。

杨家老大杨威,老二杨昭,老三杨铁,老四杨亢……所有兄弟齐聚,纷纷大呼小叫地拥了上来,与杨开狠狠拥抱,倾诉几十年来的兄弟离别之想念。

“哈哈,你这混蛋,一走就是这么多年,可想死我了。”霍家当代家主霍星辰哈哈大笑着,也在一旁出现。

几十年不见,这位当年风流倜傥的中都狼,俨然人到中年,不过岁月的沉淀并没有让他显老,反而让他出现了一种沧桑的成熟,这种气质与他的玩世不恭结合,愈发地变得富有吸引力。

霍星辰旁边便是秋忆梦,美眸里噙着泪水,轻咬着红唇,有些不敢置信地望着杨开,更不敢开口说些什么,似乎在怕自己一开口,便将这梦境打破。

“霍兄,秋姑娘!”杨开冲两人轻轻颔首,神色平静。

霍星辰呵呵一笑,撇了一眼秋忆梦,心中叹息不断。

他从杨开对秋忆梦的称呼中,瞧出了一些东西。

董轻寒和董轻烟也来了,口中表弟表哥地叫着,愈发地让气氛变得热闹起来。

杨开的目光忽然投向不远处,望向那边朝这里迅速接近的三道遁光,急忙迈开步伐,朝那边迎了过去。

光芒遁下,露出三道身影。

为首一人,仙风道骨,衣袂飘飘,其后跟着的一男一女,男子身形威武,女子娇小玲珑。

杨开站在他们前方,躬身一礼,轻声道:“师公!”

凌太虚连连点头,欢声畅笑道:“好,好,总算回来了。”

“爹,娘!”杨开又望向站在凌太虚身后的两人。

杨四爷铁一般的汉子,此刻张了张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悄悄地抹了一把眼角,颔首道:“你母亲……很想你。”

不说这话还好,一听到这话,董素竹竟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犹如受尽了委屈的小孩子,走上前来将杨开搂着,不断地用玉手拍打着杨开的后辈,哽咽哭泣声传出,根本说不出什么。

见她这样,杨开微笑起来。

几十年过去了,自己的母亲还是这幅孩童心性,并没有改变,这让他总算放心下来。

“你这家伙,如今到底是什么修为了,为什么我一点都窥探不出来?”霍星辰大大咧咧地走了上来,围着杨开转了一圈,口中啧啧称奇。

众人一愣,纷纷都放出神念朝杨开身上扫视着。

不过一无所获,所有人的神念都如石沉大海,没泛起丝毫涟漪。

这个发现让众人神色惊疑,下意识地感觉到杨开如今的修为境界只怕已经超越了通玄大陆的水准,都目露震撼之色。

“返虚镜。”杨开松开了董素竹,拍了拍她的肩膀以做安慰,也不知道该如何跟众人解释返虚镜是什么层次,沉吟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