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残缺的小玄界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残缺的小玄界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雷火七禽鞭虽然档次不俗,但比之龙骨剑却又差上一截。

龙骨剑的炼制,取自一截真龙骸骨,又辅以龙珠,还有一缕龙魂,可以说,已是最高档次的材料了,雷火七禽鞭就算再了得,与龙骨剑还是没法比的。

只不过受杨开修为境界限制,龙骨剑如今还发挥不出全部威能。

不过,这柄长剑能吞噬血肉精华,自主成长,将来威力只会越来越强。

杨开对它可是报以莫大的期望,若是连雷火七禽鞭都无法对抗,那才是真的笑话。

作为依仗的秘宝被压制,方鹏倒也没有气馁,武者之间的争斗,秘宝虽然是获胜的一大因素,可自身掌握的秘术和境界修为同样也占据很大的原因。

他自恃修为境界比杨开要高出两个小层次,又修炼了这么多年,所以即便是秘宝争斗落入下风,也没有半点退缩之意。

长鞭继续甩动,悠忽来回,选取的角度都及其刁钻,出手的时机也把握的非常精妙,让火鸟和碧绿巨龙根本无法近身。

甚至连杨开的空间之刃,那长鞭都能抽开。

一时间,凌绝峰上,两处战场打的热火朝天,每一处都是生死之斗,每一处都惊险万分。

唯独一个冷情,站在远处,神光熠熠地观摩。

他并没有去看叶惜筠和齐天彻之间的争斗,那样的战斗对他来说,档次有些高了。即便看了也领悟不到多少东西。

他观望的是杨开与方鹏之间的交锋!

作为星帝山年轻一代的精锐,冷情有着自己的骄傲,这一点从他在流炎沙地中不将曲长风放在眼中便可以看的出来了。

可他却不敢轻视杨开。

自从当年在流炎沙地第四层偶遇杨开,他便已将其视为与自己相同水准的对手,期待着有朝一日,能与这样的人交手过招,杀死对方,或者被对方杀死!

可是现在,冷情却发现,这个潜在的对手在实力上竟比自己高出不止一星半点。

他与方鹏这样的人物打斗。都丝毫不落下风。甚至依仗种种外力,将方鹏的气势全面压制。

冷情悚然动容。

他没想过,有人能以返虚一层境的修为做到如此程度!他自付自己是没这个能力的,他是天才不错。可方鹏难道就不是了?

人家能成为一宗之主。在整个宗门数万武者中脱颖而出。统帅雷台宗,天资肯定差不到哪去。

可就是这样的人物,此刻居然在杨开手上占据不到任何便宜。种种手段使用出来,无不被化解无形!

若是换做自己,对上方鹏只怕连半柱香都坚持不到!

这一瞬间,冷情有些沮丧,有些失落,但更多的却是兴奋!

他看到了一个目标,一个可以追逐的目标,这让他莫名地热血起来,握紧了双拳,目光一瞬不移地盯着杨开的动作,暗暗地为他每一次反击和出手而喝彩,往往对方一个不经意的动作都能让他眼前一亮。

“方鹏,你若是早些逃的远远的,或许还不会死,但是既然选择来了星帝山,那你就没活路了。”杨开驱使龙骨剑,与火鸟器灵一起围攻方鹏,口中哈哈大笑着。

方鹏脸色阴冷,一言不发。

他并非不想反驳,只是如今自己落入下风,根本没心思与杨开做些口舌之争。

这一番苦战,方鹏已经意识到,单凭自己的力量是根本不可能击杀杨开的,但是对方想要击杀自己,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齐天彻身上。

他觉得齐天彻必定还留有后手,否则之前绝对不会表现的那么自信满满。

一念至此,方鹏忙里偷闲朝另一处战场望去,赫然发现那边也是打的水深火热,可与自己这边不同,那边的两人竟是不分上下,谁也奈何不了谁。

这个发现让他心中一突,莫名地有一种被卖了的感觉。

齐天彻若是无法拿叶惜筠怎样,那自己该怎么办?

齐天彻手段了得,绝对可以逃离此地,自己是没办法做到的,在一个精通空间力量的人面前,逃跑是及其可笑的举动。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方鹏忽然眼帘一缩。

他发现在那片战场上,齐天彻竟虚晃了一招,摆脱了叶惜筠,然后身形化为一道长虹,朝自己这边激射而来!

人在半空,单手朝下方狠狠一抓!

本来身形灵活的杨开,在这一抓之下,竟莫名的感觉到一股阻力,不由地动作一顿。

方鹏大喜过望,立刻明白齐天彻到底在打什么算盘了,他分明是想声东击西,表面装着与叶惜筠生死之斗,其实一直是将杨开当成目标。

只要能擒住杨开,叶惜筠再强也无用武之地了。

电光火石间,方鹏已经洞悉了齐天彻的打算,如今他与齐天彻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是绑在一条绳上的蚱蜢,自然也不想他功亏一篑,连忙施展秘术,拖延杨开的步伐,分散杨开的注意力。

“以为联手就可以了?”杨开眼神冷厉,“不见棺材不掉泪,能擒住我再说!”

话音落,杨开伸手往前一划,一道空间裂缝立刻成型。

“空间之力,果然玄妙,不过老夫在此,你这手段只怕是无用!”齐天彻大笑着,屈指一弹,一枚珠子被弹射出来。

那珠子看起寻常至极,没有半点能量波动,但当这珠子出现的时候,叶惜筠却是脸色大变,骇然出声道:“你竟已将它炼化,宗主快躲!”

杨开心中一突。

虽然他不知道这珠子有什么玄妙的地方,但能让叶惜筠如此惊骇,肯定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