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 雷火七禽鞭

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 雷火七禽鞭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凌绝峰高万丈,峰上禁制重重,作为星帝山的禁地,自然是保护周全,想要来此,只有徒步,根本无法飞行,禁空大阵足以让任何企图飞上此峰的人吃足苦头。

峰间小道,杨开与叶惜筠健步如飞,迅速地朝峰顶攀去。

虚王级战舰停靠在半山腰处,随时准备接应。

万丈高峰对两人其实也算不了什么,前后不过半个时辰,便已登顶。

狂风拂来,两人衣袍猎猎作响。

“大长老,有人在迎接咱们呢。”杨开的目光瞬间便盯上了前方的老者和中年人,咧嘴一笑。

叶惜筠凤眸微眯,神色复杂地望着那老者,低喝道:“齐天彻!”

“叶师姐!”老者微微一笑,笑容和煦,让人如沐春风,似乎半点危害也无,“师弟没想到以你的性子,居然也有重返星帝山的一日。”

“你没想到的事情多着了,齐师弟,你可做好准备了?”

“不知师弟要作何准备?”齐天彻微微一笑。

“在此陨落的准备,希望你已安排好后事!”叶惜筠冷哼一声。

“这种事情师姐不提,师弟也早已安排妥当,小徒便在那边,今日不管是你死还是我亡,他都会好好安葬的。”齐天彻朝一旁示意了一下,那边,冷情神情冷漠地朝这边观望,闻言轻轻颔首。

“既如此,那做师姐的就送师弟上路。”叶惜筠轻轻颔首。

“呵呵,师弟倒是觉得,师姐的输面比较大。”

话不投机半句多,这师姐弟二人悠一见面,便唇枪舌战。开始了心理攻势,言语交锋完,气氛陡然间变得凝重起来,两人的神色全都变得严肃至极,互相望着对方。似乎将彼此视为平生大敌。

蓦地,两人的身影一晃,全都从原地消失不见。

待到再出现之时,两人已分立于彼此的十丈之外。

一种难以描述的力量从两人体内迸发出来,朝对方笼罩过去。

刹那间,那一片的空间变得扭曲起来。那种无形的力量几乎凝为了实质,为肉眼可观察,在那片范围内,似乎有奇妙的力量在涌动,你来我往,师姐弟二人的精神气融合汇聚。朝彼此冲撞。

杨开眼角一抽,方鹏嘴角抽搐,站在远处的冷情也不由地瞪大了眼睛。

三人无不骇然。

大成的势,甚至已经触碰到了领域的门槛,叶惜筠和齐天彻两人都已达到了这个境界。

初次交锋,竟是势均力敌!

无论是叶惜筠,还是齐天彻。都露出讶然的神色,两人显然都没想到对方居然已经有此成就。

不过很快,两人便又有了动作,蚀骨离火灯被叶惜筠祭出,素手一掐,一朵朵灯焰蕴藏了毁天灭地的威能,朝齐天彻轰去,间或夹杂着一招招神妙的秘术。

齐天彻自然不敢示弱,一个金轮模样的秘宝悬浮在头顶上,犹如一个小太阳。旋转间,从那秘宝中激射一道道耀眼金光,竟与蚀骨离火拼的不相上下。

他嘴中还念念有词,双手掐着及其繁琐的结印,同样施展平生所学。与叶惜筠你来我往,打的水深火热。

日月金轮!杨开望着齐天彻祭出的秘宝,眼前一亮。

他能认得这秘宝,自然是因为叶惜筠之前的讲解。

这也是星帝山如今所剩下的两件虚王级秘宝之一,档次极高,似乎是当年大帝炼制出来的,可以吸收日月精华,容纳其中,对敌之时释放,威能无穷。

日月金轮有两种形态,如今它展现出来的只是第一种而已,释放的也只有大日神光的威能,灼热阳刚。

当它转变成第二种的时候,就会变成一轮弯月,再释放的威能便清凉至极,足以将人的神魂冻僵。

单论威力,日月金轮还在蚀骨离火灯之上,只不过秘宝这东西,威力越强,使用时需要消耗的圣元就越多,这是无可争议的。

叶惜筠和齐天彻都是站在幽暗星武者实力金字塔的最顶端,即便所用的秘宝有些许威力差距,想要分出胜负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

杨开正观望的聚精会神,忽然眉头一皱,伸手往前方一点,紫色盾牌瞬间出现,挡在那里。

轰……地一声,杨开身躯微微一震,脸色阴沉下来。

抬眼望去,正见到方鹏站在那边冲自己冷笑不迭。

“方宗主,偷袭这种事,不太好吧?你若想打,说一声就是,本宗主奉陪到底!”杨开哼了哼。

“废话少说,小子你既然上了这星帝山,就别想再安然返回,今日此地,便是你的葬身之处!”方鹏厉喝。

因为杨开的缘故,他不得不放弃了雷台宗上万年的基业,甚至在祖宗基业上动了手脚,企图拉杨开一起陪葬,可如今,杨开完好无损地出现在这里,那就说明自己之前的一番准备谋划都白费功夫了,不但陪上了雷风峡谷这个大好总舵,还陪上了四位师叔的性命。

杨开不死,就永远没有雷台宗了。

只有杀了他,雷台宗才可以再次出现。

“老东西好大的口气,想要我的命,自己来拿,就不知道你有没有这本事!”杨开轻哼,伸手一招,器灵火鸟飞射出来。

龙吟之声也一并传出,龙骨剑滴翠绿芒大方,下一刻,碧绿巨龙也翱翔在半空中。

嗤嗤嗤……

一道道空间之刃出现在杨开身边,在他神念的控制下,悠一成型,便朝方鹏激射过去。

方鹏面色大变,他虽然嘴上说的猖狂,可心里却没有半分小瞧杨开的意思,眼见杨开施展出了诸多手段,自然不敢有什么怠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