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离去

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离去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咔嚓嚓……

守护在最外围的沙尘暴一触即溃,紫色盾牌重新出现,光芒暗淡,灵性大失,反倒是那些雷弧余势不减,再次袭向金血丝编织成的大网。

金光耀眼,雷蛇飞舞,金血丝也陡然暗淡下去,杨开一口鲜血喷出,脸色变得苍白。

金血丝是介于秘术和秘宝之间的存在,与修炼者心神相连,金血丝受创,杨开也不好过,这是金血丝秘术唯一的弊端。

杨开此刻就吃了点小亏。

好在金血丝瑕不掩瑜,强大无比,经由它编织成的大网阻拦,那些所向披靡的雷弧总算消弭了许多,剩下的也威能大减。

旋即撞击在器灵火鸟所化防护上。

清脆的鸟鸣声响起,火光通天,灼热的温度将方圆百丈的空间都烘烤的扭曲,滔天烈焰与那些雷弧在杨开体外形成了艰辛的拉锯战,你退我进,你来我往,焦灼万分。

不过杨开的脸色却阴沉无比。

身为器灵的主人,自然能感受到器灵所承受的压力。

它挡不住!

如果一意孤行,任由它继续阻拦下去,器灵极有可能就此神魂俱灭,消失在这天地间。

那珠子,到底是何等秘宝?居然有如此强大的威力,为何还会有帝威之力从中传出?

短短片刻,器灵所化防护便已快要告破,滔天火势仿佛被泼了冷水般,逐渐湮灭,而它的鸣叫声也明显不如之前嘹亮。

杨开牙一咬,将器灵火鸟收了回来。

他不想让器灵在此陨落。

一道红光激射进杨开体内,没了火鸟的防护,杨开的身躯立刻暴露在那无数雷弧的攻击下。雷弧弹跳着,如一道道最锋利的利刃,朝他攒射而去。

杨开脸色惨白,事到如今,也只能催动圣元,守护自身。

“杨开,老夫来助你!”费之图的声音忽然从一旁传来,他咧嘴一笑,也不知道动用了什么秘术,原本被封禁的力量竟重新返回,然后祭出了蓝玉钵。

幽蓝的光芒从钵中蜂拥而出,如月华倾泻,化为一团浓如实质的存在,阻挡在前方。

嗤嗤之声大作,那跳动的雷弧攒射进幽蓝的光芒中,蓝光很快暗淡。

前后不过三息功夫,费之图便张口吐出一口殷红的鲜血,脸色苍白如纸,气息萎靡到了极点。

而他最为依仗的蓝玉钵竟也传出清脆的响动,裂出了一道道细小的裂缝,旋即崩碎开来,洒落一地。

这一件强大的虚级上品秘宝,竟在一个照面之下,便被那些雷弧摧毁!

这让费之图更是雪上加霜!

“老费!”钱通脸色大变,紧张地朝他观望过去,费之图缓缓摇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在被擒拿的时候本就遭受重创,后来又被曲铮用短矛洞穿身躯,如今与自己心神相连的秘宝被毁,可谓是已经到了油尽灯枯之境。

不过他的付出总算没有白费,经由蓝玉钵阻拦之后,那些雷弧已经大不如初,尽管依然强大,可杨开却感受不到致命的威胁了。

咻咻咻……

跳跃的雷弧如一根根钢针,扎进杨开的体内,让他身上出现了无数细小的孔洞,鲜血直流。

杨开深吸一口气,圣元沛然而出,笼罩着钱通和费之图两人,脸色阴鸷地望向下方。

每个人都眼皮狂跳,他们自问在刚才那种狂暴的攻击下,绝对没办法苟活下来,可是杨开做到了,尽管有费之图拼命协助的原因在其中,但硬受了剩下的攻击,竟气息不减,反而变得疯狂。

这还是人么?他真的只有返虚一层境?

方鹏和曲铮脸色呆滞,那头发花白的老者也满面忌惮。

“杨开,先离开此地,老费他……”钱通急急高呼着。

杨开疯狂的气息陡然一滞,似乎回过了神,轻轻颔首,一口咬破舌尖,从口中吐出一滴金血的鲜血,那鲜血微微一晃,便没入了虚空之中,不知道去了何处。

旋即,一股及其怪异的力量波动自杨开前方跌宕出来,一道细小的裂缝忽然出现。

初始,这道裂缝还微不可查,但很快,它便扩张开来,仿佛有两只无形的大手,正在将它往左右撕开。

裂缝内一片漆黑,混沌,虚无,仿佛能吞噬掉一切。

“不可能!”莫笑生眼珠子剧烈颤抖,失声惊呼,“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这不可能是空间裂缝!”

“什么?”方鹏大惊,“空间裂缝?”

他呆住了,曲铮也呆住了,所有人都呆住了,怔怔地望着那一道横亘在虚空中的裂缝,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神念往内查探,却是什么也查探不到。

唯有杨开护着钱通和费之图,傲然立于那裂缝前方,冷眼扫来,神色恶毒道:“今日之事,本宗主铭感五内,来日定当百倍奉还!”

他森冷的声音也如九幽炼狱中吹来的寒风,让人从头凉到脚

话音落,身形一晃,钻进了那空间裂缝之中!

“拦下他!”那头发花白的老者第一个从震撼中反应过来,嘶声吼道。

可此时,哪里还有杨开的踪影,众人条件反射般打出去的攻击,没入到空间裂缝之中,就如石沉大海,没泛起半点涟漪。

一息之后,那空间裂缝自动合拢,消失不见。

所有人都脸色铁青,表情变幻。

“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静谧的宫殿前,只有莫笑生的喃喃自语在回荡着。

在自己最得意的领域上被人打击,莫笑生的骄傲被撕的粉碎。

曲铮和方鹏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忌惮和懊恼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