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沉睡

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沉睡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又犯二了,上一章的章节系列号出错,应该是1477,不过不影响阅读。哎,最近半个月生了点病,正在恢复中,但愿不要留下什么后遗症才好。

******

借助流炎沙地外的空间法阵,杨开轻松抵达凌霄宗总舵。

自另一边的宫殿内现身之时,几个值守的弟子瞬间便做好了防御的准备,待看清是杨开返回,又纷纷大喜过望,连忙躬身行礼。

“阳炎和叶长老回来了没?”杨开急忙询问。

“回宗主,阳副宗主和叶大长老在五日前便已返回。”一个看起来比较伶俐的弟子连忙答道。

杨开不由地松了口气,虽然觉得阳炎和叶惜筠应该不会出事,但没得到具体消息之前总是有些提心吊胆的,如今既然知道她们平安返回,自然将那份担忧放了下来。

“只不过,返回之时,阳副宗主好像处于昏迷状态,是被大长老抱回来的。”那弟子又小心翼翼地补充了一句。

“什么?”杨开大惊,又仔细询问了几句,可那弟子也是一问三不知,并不清楚阳炎到底是受了什么样的创伤才导致昏迷,又有没有什么大碍。

“没你们的事了,继续在这里守着吧。”杨开无奈,只能迅速离开此地,直奔阳炎之前所居的百花居而去。

半路上,妩衣和千月便迎了过来,显然是已经得到杨开返回的消息。

两女脸上的焦急之色显而易见,见到杨开之后急急地呼唤了一声。

“情况我听说了一点,知不知道阳炎是如何受伤的么,伤势严重吗?”杨开来到她们面前问道。

两女皆都摇头不断,千月道:“自回来之后,大长老便没在人前露过面,我们也没法打听消息。”

“你们稍安勿躁,我亲自去看看吧。”杨开皱了皱眉。

“她们现在不在百花居里面。”妩衣赶紧拉住了杨开。

“那她们在哪?”杨开一脸愕然。

“在第六层……”

“第六层!”杨开眉头皱的更厉害了,他自然知道这个第六层指的是什么地方,无非就是流炎沙地的最中心处。那一栋小竹楼所在,原本应该也是大帝清修之所,只是现在她们跑到第六层去做什么?难道大帝真的已经苏醒了?

杨开心中忽然涌起一股不安的感觉。

站在原地沉吟了半晌,杨开深吸一口气道:“我还是去看看吧,对了妩衣,黄供奉你应该很熟悉的,这一次我回来的路上偶然与她相遇,邀请她加入凌霄宗,如今她也是宗内的一份子了,你安排下。”

“是!”妩衣连忙颔首。她刚才就见到了黄娟。只不过心系阳炎的安危。没时间与她打招呼,现在听了杨开的吩咐,自然责无旁贷地应承下来。

杨开已经身形一晃,消失在了原地。直奔第六层而去。

凌霄宗坐落的位置在流炎沙地的第四层,与第六层之间还间隔着一层热炎区,而且是威力最大的一层,不过杨开有星帝令护持,倒也无需担心什么。

前后只花了半日功夫,便已来到了第六层那竹楼前。

似乎早就知道杨开会来的样子,叶惜筠已经在竹楼前等候,见到杨开之后,美眸里闪过一丝复杂之色。款款一礼:“属下见过宗主。”

“阳炎在里面吧?”杨开一边问,一边朝内走去。

哪晓得叶惜筠居然身形一晃,直接挡在了杨开面前,一副不让他靠近的模样。

“你什么意思?”杨开眼睛一眯,深深地凝视着叶惜筠。脸上一片不善之色。

“宗主见谅,大人有命,她现在不见任何人。”叶惜筠神色古井不波,不卑不亢地答道。

“连我也不见?”杨开眉头一挑。

“是!”叶惜筠螓首微颔,“属下只是在执行大人的命令,还请宗主不要让属下为难。”

“让你为难?”杨开哑然失笑,“有意思了……我去见见她有什么好让你为难的,又不是以前没见过。”

“请宗主见谅!”叶惜筠固执地挡在前方。

杨开眉头一皱,漠然地注视着她,片刻后才沉声问道:“阳炎既然能给你下命令,那是不是可以说她并无大碍?可是为什么底下的弟子说她回来的时候处于昏迷状态,是被你抱回来的?”

“不错,大人确实处于昏迷状态,不过也并无大碍,只是……”

“只是什么?”

叶惜筠沉默了下来,一脸为难之色。

察言观色间,杨开心头一动,眯眼道:“我只问一句,还请大长老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不要有所隐瞒。”

“宗主请问。”叶惜筠抬起头,捋了下耳边的秀发。

“在竹楼里面的那位,是我认识的阳炎,还是……你家大人?”

“两者皆是。”叶惜筠脸上浮现出苦笑之色。

“我明白了。”杨开轻轻颔首,面上一片了然之色,“原来如此,原来唤醒大帝是这么一回事,我明白了。”

以前阳炎说过,帝苑开启之日,便是唤醒大帝之时,当时杨开虽然也有些不解,有些狐疑,但却没有仔细询问,或者说潜意识地害怕去询问具体的过程,唯恐得到的答案并非自己想要的。

他冥冥之中已有所猜测。

而今日,这个猜测显然已经被证实了。

作为本体的大帝已然苏醒,作为分神的阳炎自然不能独存,两者已经合二为一,所以叶惜筠才有那样的回答。

“宗主是聪明人,应该明白眼下是什么局面了。”叶惜筠淡然地望着他。

“明白了,我现在只想知道,阳炎会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