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林韵儿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林韵儿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这些年倒是辛苦你了。天空一声巨响,眼‘快看书闪亮登场”杨开微微一叹,“你说的那人呢?”

他没在这里看到任何人的踪迹。

“在呢。”黄娟抿嘴一笑,从身后拖出一道小小的身影来,蹲下身子和颜悦色道:“韵儿,来见过杨宗主!”

杨开低头望去,不禁露出惊愕之色:“小孩子?”

他实在没想到,黄娟所说的人,居然会是个小孩子!

看她的模样,大概只有六七岁左右,不到三尺高,身形纤瘦,面色枯黄,分明是有些营养不良,所穿的衣物也是粗布麻衣,不过倒是很整洁,没有污垢和灰尘,头发还有些淡黄色,未脱稚气,倒是那一双眼睛,圆溜溜的及其有神。

这不是黄娟的子嗣,因为两人在面容上没有任何相似之处,而据杨开了解,黄娟也并没有生育过。

那这小女孩是从哪来的?

小丫头似乎有些怕生,也有些好奇,躲在黄娟身后,瞪大了乌溜溜的眼睛望着杨开,却是一言不发。

黄娟劝说了几句,让她见礼,她也不为所动,只是不断摇头,望着杨开的面孔,抱有些许警惕之意。这种目光让杨开眉头一皱,心中莫名地酸涩起来。

这种年纪的小孩子应该是什么都不懂的,但她居然对自己抱有警惕,哪也就意味着之前她可能遭遇过什么让她惊慌的事情,所以不敢亲近任何陌生人。

“宗主见谅,韵儿年纪还小,不懂礼数,还请宗主勿怪。”黄娟站起身来,苦笑地望着杨开道。

“无妨。”杨开缓缓摇头,神念在这小丫头身上扫视一番,惊讶道:“居然已经有开元境顶峰了,你教导的?”

“恩。”黄娟螓首轻颔,“韵儿缠着要学,我就教了一些。”

“不错不错。”杨开面露赞许之意,小小年纪就已经到了开元境顶峰,这放在中都那边是不可能实现的,而且以黄娟的财力,恐怕也没发给她提供太好的修炼环境和修炼资源,换句话说,这小丫头的资质还是不错的。

迟疑了一下,杨开神念传音问道:“她父母呢?”

“三年前已经陨落了。”黄娟神色黯然地答道。

旋即,黄娟将小丫头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

小丫头姓林,全名林韵儿,父亲本是无门无派之人,而母亲本来是出身海殿的一个女弟子。海殿在无忧海上算是一个大势力了,其在无忧海上的名声与战天盟雷台宗在内陆相当。

而林韵儿的母亲在海殿中似乎还有些身份地位,原本以她那样的人,想要择婿的话是有很多选择的,但爱情这种东西,来的莫名其妙,在遇到林韵儿的父亲之后,其母便坠入情网,一发不可收拾,两人情投意合,很快便私定终生。

此事为海殿的高层知晓,一怒之下便将林韵儿的母亲逐出了海殿。

虽然这么做了,但海殿的人倒也没过多的为难她,依然默许了她在临海城生活。从此之后,林韵儿的父母便成了苦难夫妻,不过郎情妾意,日子过的还算滋润。

可是武者不单单只是要过日子就行,还要修炼。

两人的实力都只有圣王境,与黄娟差不多,没有门派的支援,只能自己想办法,出海猎杀海兽,猎取内丹和皮毛骨骼换取修炼资源。

黄娟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与他们认识的,并与他们夫妻结为一支小队,一起行动。

但是三年前的某一次外出,三人遭遇了一只八阶海兽,林韵儿的父母陨落当场,只有黄娟死里逃生,返回临海城。从此之后,她便将林韵儿养在身边。

那时,小小的林韵儿才只有三四岁而已,才刚刚开始记事。

可以说,林韵儿的大部分记忆都是黄娟,所学习的知识也都是黄娟传授,与她的关系形同母女!

而她之所以对陌生人抱有警惕,实在是因为其父母在还活着的时候,曾借过别人一些圣晶,他们陨落的消息传来之后,那些债主便找上门来,欲要带走林韵儿抵债,所幸被黄娟阻拦,并替她将债款还清。

总之一句话,林韵儿的身世还是很凄惨的,小小年纪便已丧父丧母,若不是黄娟这三年来一直照顾,她如今还能不能活下来都是未知之事。

而这简陋的房屋,也是林韵儿父母以前居住的地方,他们死后,黄娟为了方便照顾林韵儿,便留了下来。

“原来是这样!”听完黄娟的讲述,杨开轻轻颔首,心中涌起一股怜惜之意。

而就在这时,一直默不作声的林韵儿忽然开口道:“你是要来将韵儿带走么?”

声音清脆,悦耳至极,问话的时候,一双清澈的眸子盯着杨开,仿佛一汪清泉,不掺丝毫杂质。

杨开闻言一乐,咧嘴笑道:“不错,我就是要来将你带走的。”

林韵儿并没有惧怕之意,而是歪着脑袋想了想道:“你能过些年再来么?”

“为什么?”杨开很好奇这样的小孩子到底是怎么思考问题的。

“韵儿会很快长大,过些年就能出去猎杀海兽,到时候给你很多圣晶,多的你一辈子都花不完!”

她明显以为杨开又是来上门讨债的。

杨开一愣,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黄娟也在一旁听的神色局促。

“好好好,人小鬼大,志气很好。”杨开满意点头。

“所以你不要带走韵儿,韵儿现在不想跟黄姨分开!”林韵儿清脆地说道。

此言一出,黄娟的眼睛立刻蒙上了一层水雾,虽然林韵儿不是她亲生的,但这几年相处下来,她早已将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