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元武唤魂大阵

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元武唤魂大阵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就在杨开扇轻罗与恒罗商会众强者争斗的水深火热至极,帝苑内各处也在接连不断地上演着流血和杀人的戏码。

返虚三层境强者也不敢保证自己的安全。

虽然所有人都知道帝苑内部危机重重,但相对地,这里隐藏的种种机缘依然让他们流连忘返,进入内部的武者多不胜数,这些来自不同修炼之星,不同势力的武者若是碰面,大多都会大打出手,往往以某一方的彻底胜利而告知,失败者唯死而已。

某一处烈焰燃烧之地,四周火焰滚滚,火势滔天,那炙热的温度即便是返虚三层境也无法轻易抵挡。这烈焰燃烧的景象并非真实存在的,而是幻阵的神妙。

但被困在其中的武者却能感觉的无比真实,犹如置身烈火之中,此刻,在这幻阵内,便有三个返虚镜强者盘膝打坐,联手释放圣元,形成防护罩,抵挡火焰的侵蚀,苦苦支撑。

他们已经在这里坚持了四五天的功夫,却依然无法破除这神妙的幻阵脱困而出,圣晶,丹药消耗无数,自身圣元入不敷出,但四周的烈焰却如毒蛇一般朝他们围聚过来,随着时间的流逝,此消彼长之下,三人的处境越来越危急。

终于,三人中的某一个圣元告罄,身上的护体圣元光芒闪烁了几下,如泡泡般破裂。

此人面色大变,其他两人更是怪叫连连,拼命地催动自身力量。想要修复缺口,可一切都是徒劳,之前三人联手,勉强能在此地苟延残喘,如今其中一人力量枯竭,那围聚在四周的火焰顷刻间便如海浪般将他们淹没。

惨叫声响起,很快又平息下来,待到火焰消散之后,此刻也只剩下了三具尸骨,并无明显的伤痕。却生机全无。这便是幻阵的诡谲。

另一处,如杨开之前行走过的迷宫一样的地方,一个宗门的武者们紧抱成团,互为犄角。奋勇作战。

而与他们厮杀的。并非什么活物。正是帝苑中独有的上古傀儡,一只只傀儡散发出来的能量波动也都达到了返虚镜,甚至还有三层境的存在。

即便它们没有多少神智。作战的方式也愚笨无比,但是那数量却让人惊骇。

平心而论,这个宗门的武者数量不少,足有五个,实力也不算低,可在这种迷宫一般的地形中,被无数傀儡前后包夹,却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大战持续了足足半日时间,地上满是傀儡被击溃后的零件和碎片,但鲜血也染红了大地。

一个又一个武者力所不逮,被傀儡击毙,半日之后,热闹喧嚣的迷宫安静了下来,这个不知名的宗门武者全军覆没,察觉不到活人的气息之后,那些伤痕累累的傀儡们又悄无声息地消失不见了,仿佛它们就从来没出现过。

死在帝苑禁制阵法和傀儡手下的武者们,数量不少。

但死在互相争斗与偷袭中的人数却更多。

往往某一件宝物的出现,就能引发一场血雨腥风,在帝苑之中,没有任何规则和道义可言,能够说话的只是力量而已,谁的实力强,谁便能安然存在,残酷血腥的战斗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发生。

如果有实力超绝的强者能够飞到帝苑上空朝下俯瞰的话,便会发现这帝苑其实是一座呈现出八角形的巨大宫殿,那坐落在帝苑内部的一栋栋建筑,更是按照一定玄妙的规律排布着,仿佛蕴藏了什么神奇的法则。

而此时,在帝苑正中心位置处的一座宫殿内,有两女正静静地站在那里,一人身穿黑袍,看起来神秘而诡谲,而另一人身材曼妙,相貌端庄,浑身上下散发着返虚三层境顶峰的超强气息,可就是这样一个强者,却落后在那黑袍女子的身后三十丈外,在望向她背影的时候,神色恭敬万分。

阳炎和叶惜筠!

谁也不知道她们到底是什么时候来到这座宫殿的,更不知道她们来到此地到底想要干什么。只不过从两女整洁的衣衫和平静的神色上来看,她们这一路行来似乎根本没遇到任何凶险,更没有遇到战斗。

帝苑对她们好像是不设防的,让她们轻易地来到了此地。

这宫殿面积宽敞至极,足足方圆万丈有余。

但宫殿内却仅有一物,一个并不算很大的白玉晶棺,明明没有任何力量加持,可这白玉晶棺却悬浮在半空之中,诡异无比。

阳炎此刻就站在白玉晶棺前方,静静地凝视着晶棺内,神色复杂。

晶棺内躺有一人,看那体型,分明是个女子,再观其容颜,却是跟阳炎一模一样,若是杨开在此地的话,必定能认出这晶棺内之人到底是何等存在。

星空大帝!

几万年前一统整个星域的强大存在,她的传说至今让人耳熟能详,她炼制出来的星帝令至今让各大势力觊觎万分,任何一个势力获得都会视为镇派之宝,轻易不敢动用,只有在处于生死灭绝边缘的时候,才会请出星帝令,释放大帝封印在其中的神通。

她地位超然,她能只手遮天,她是整个星域的最巅峰!

可是,没有人知道这鼎鼎大名的星空大帝,居然是个女儿身,或许她的性别早已被世人遗忘在历史的长河中,又或许就从来没人见过她的真面目,但她的威名,却万世流传。

看着晶棺内的女子,阳炎有一种在自己照镜子的错觉,两人的体型,容貌,别无二致,唯一不同便是气质。

即便是在沉睡中,大帝的容颜也透着一股威严,那种威严,是一种不敢让人直视的高贵,仿佛看她一眼,也有莫大的罪过。

“原来我是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