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再见妖女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再见妖女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当日钱通被困之地距离如今所在并不是太远,杨开循着记忆一路走去,离开了这花园般的地方,穿过一条长约百丈的甬道,顺利地抵达到一处宫殿内部。

这里就是当初钱通被困的地方,那石碑也就矗立在此地。

杨开本以为这里如此深幽,应该是无人会来才对,可当他踏足进那宫殿之后,才知道自己错了。

这里不但有人进来了,而且还不止一个。

不远处约有七八人站在一起,正凝视着某一个方向,这七八人每一个都散发出强大的气息,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而这七八人中,有一青年显得很是特别。

这青年面如冠玉,生的唇红齿白,裸露在外的肌肤,白皙的让女子都为之嫉妒,此刻,他手持着一柄折扇,看起来姿态优雅,仿佛出身哪个大势力的公子少爷,正带着奴仆杂役们春游一般,神情悠然。

在场的所有人与他比较起来,都黯然失色,杨开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就落到了他身上。

这一望之下,杨开忍不住脖子一缩,恨不得自己从来没来过这个地方!

无他,那公子少爷般的人物,居然是让他避之如蛇蝎般的雪月。

她怎么会在这里?杨开忍不住在心中破口大骂起来,这一路行来虽有波折,可总体来说还算顺风顺水,没想到在这种地方居然与雪月撞个正着!

流年不利啊!自己在进入帝苑内部之后明明已经将她甩开了,怎么会如此冤家路窄?

若是早知道雪月在此。杨开无论如何也不会进来的,可惜帝苑内限制了神识的延伸,他根本没法提前窥探到这里的情况。

更让杨开好奇的是,雪月是从哪条路深入到此地的。

在见到这女人的刹那,杨开便一扯碧落,想要带她赶紧退走。

可碧落竟纹丝不动,反而怔怔地凝视某个方向,脸上浮现出惊喜交加又有些委屈的神色,张口呼喊道:“大人!”

话音落,娇躯一晃。裹着一阵香风便朝那边扑了过去。

杨开为之一愣。扭头朝那边望去,正见到一个身穿红衣,做少妇打扮的女子朝自己望来。

四目相对,两人都有些微微失神。

那少妇生的妖娆至极。似乎天生便有颠倒众生的魅力。让任何男子都会为之疯狂。那美眸璀璨如星辰,勾魂夺魄,能牵引所有人的心神。沉浸在其中不可自拔。

娇躯曼妙,双峰饱满,火红色的衣衫遮挡不住那傲人的身材,反而将其勾勒的淋漓尽致,肌肤欺霜赛雪,十指如出水春葱。

在看到杨开的刹那,这妖娆的女子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娇躯微微颤抖起来。

“轻罗?”杨开喃喃失声。

虽然在见到碧落之后,他就知道扇轻罗也到了帝苑,但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与她的会面居然如此戏剧化,换做任何一个别的地方,杨开都会高兴,但是此刻……

杨开扭头朝另一边看去,发现雪月也正盯着自己,一双美眸里闪动着无名的怒火,还有一种叫爱恨交织的仇视。

杨开嘴角一抽,知道自己此时再想退走已经不可能的,先不说扇轻罗就在此地,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退走,就说雪月,肯定也不会允许自己安然离开的。

与这女人在一起的时间不算长,但杨开知道她有极强的控制欲,要么自己对她表示臣服,要么她就会毁掉自己。

自从自己毫不留恋地从雨瀑星离开之后,两人的关系就是敌非友了。

局面很微妙,扇轻罗和雪月这边的强者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冲突,在杨开到来之前,双方明显是在对峙着,而扇轻罗所站的位置,正是那蕴藏了炼器之道的石碑面前,看样子之前她似乎是在查探这个石碑中隐藏的奥秘。

“呵呵……”杨开干笑一声,“三少,山水有相逢,咱们又见面了啊。”

“是啊,又见面了。”雪月居然也冲杨开微笑了一下,虽是男子的装扮,但这笑容却蕴藏了无尽的风情,丝毫不比扇轻罗的妖娆差多少,“这么看来,之前跟着本少进入帝苑的那人,果然是你了?”

“我若说不是,三少信么?”杨开耸了耸肩膀。

“你说呢?”雪月轻咬着银牙。

“三少,这人你认识?”雪月身旁一个有着三缕长须的老者狐疑地看了看杨开,轻声问道。

“恩,认识,老朋友了。”雪月嘴角微挑,将后面几个字咬的极重,任谁都听出他对杨开的不满之意。

那老者微微颔首,再望向杨开的目光已然充满了不怀好意,区区一个返虚一层境,不管出身何处,只要敢得罪三少,必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老者丝毫没有将杨开放在眼中,只准备等三少一声令下,便将杨开的头颅取下。

“咳……”杨开轻咳一声,一脸不好意思地望着雪月道:“三少能否稍等片刻?我这边还有一个熟人,多年未见,恩,多少还有些话要说。”

“熟人?你是说这妖女?”雪月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轻笑一声:“我倒是从未听说,你居然与妖族还有些关系,不过无所谓,你请便吧!”

这般说着,雪月潇洒地打开折扇,轻轻地扇了几下,看似洒脱至极。

杨开轻轻颔首,也没施展什么身法,而是漫步朝扇轻罗那边行去。

妖媚女王似乎直到现在还没回过神,或者说,这意外的重逢让她失去了判断的能力,依然怔怔地站在原地,红唇蠕动了几下,仿佛要说什么,却又不敢出声,唯恐这是自己的幻觉,唯恐自己一出声就让这幻觉消失在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