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赶尽杀绝

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赶尽杀绝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皂袍老者本就是强弩之末,即便知道这金血丝是要人命的攻击,一时半会也无法移动躲避,更没有力量抵挡,匆忙之间,只能运转圣元护身,以期逃过一劫。

嗤地一声轻响传出,那被他布下的圣元防护在锋利的金血丝面前犹如纸糊,根本没起到任何阻拦的作用,直接被穿透,不但如此,连他的头颅也被金血丝刺了个对穿。

皂袍老者的嘴唇蠕动了下,满面愕然地凝视杨开,似乎是想说什么,却没有丝毫力气,那双眸中的生机迅速消散。

等到杨开收回金血丝的时候,老者的身躯轰然倒地。

自杨开冲对方出手,到战斗结束,只不过短短半盏茶功夫,这么一场战斗便已分出了胜负,而且最终的结局还是实力较高的老者陨落。

时间之短,结局之意外,让在场所有人都大惊失色。

杨开也挺意外的,虽说以他如今的手段,根本不惧怕一个返虚两层境,也有十足的把握将其击杀,但这一战他从始至终都没有发挥出全部的实力,仅以金血丝和器灵火鸟在对敌,最后只施展了一次生莲秘术而已。

倒不是他要藏拙,而是觉得没必要动用太多的手段。

对方会这么快陨落,器灵火鸟无疑立了大功,要不是它将老者的乾天雷火吞噬,让其雪上加霜,自己也不可能赢的这么轻松。

其他几处战场虽然都在各自为战,但所有人都在关注旁边的局势。老者的死亡自然没逃过众人的观察。

眼见皂袍老者死亡,杨开轻松获胜,那光头大汉孔文栋不由地惊怒交加,脸色难看至极,就连那冰心谷的领头少妇美眸中都流露出些许忌惮之色。

她本以为杨开实力不高,虽然自己刻意拉拢他来助阵,但也没太将其放在心上,更没将之前谈拢的条件当回事,哪里晓得这青年居然是个狠辣无比,实力超群的角色?

不过总体来说。少妇还是喜大于惊。毕竟火耀宗死了一人,自己这边就可以大战上风。

一念至此,她立刻冲杨开娇喝道:“小兄弟,赶紧去帮帮妾身的姐妹!”

“好!”杨开漫不经心地点头。然后将目光投向那之前被偷袭遭受重创的返虚一层境武者。

这人本就重伤在身。被冰心谷的那女子打的捉襟见肘。毫无还手之力,不过是在苦苦支撑罢了,眼见皂袍老者死亡。杨开一副不怀好意地盯着自己,哪里还不晓得自己前途堪忧?

心神巨震之下,一身实力再打折扣,面对那冰心谷女子的凶猛攻击,居然不知该如何化解了,反而将自身的破绽暴露出来,想要逃之夭夭。

冰心谷的那女子怎会让其称心如意,趁机驱使秘宝打了过去,轰在其后背上,将其打的吐血三升,扑倒在地,眼看着是进气多,出气少。

那女子生的眉目如画,看起来亮丽至极,但也知道打蛇不死顺棍上的道理,立刻上前补了一击,彻底要了对手的性命。

获胜之后,与杨开对视一眼,又一起加入到另一边的战圈中。

这边的战圈,是两个返虚两层境的武者,本来打的平分秋色,但有了杨开和那一层境的帮手加入,情况立刻就变得不同了。

以三打一,火耀宗的那女性武者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只坚持了不到三十息功夫,便被冰心谷的两女击杀当场。

杨开只起到了一些牵制的作用,但也功不可没!

战局变化之快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以杨开为突破口,冰心谷大战上风,火耀宗四人如今也只剩下一个孔文栋在与那少妇周旋了。

眼见事不可为,孔文栋眼底深处闪过一丝怨毒之色,恶狠狠地道:“贱婢,总有一天你会付出代价的!”

这般说着,虚晃一招,脱离了少妇的攻击范围,身上一团火焰浮现出来,燃烧包裹着他,竟以匪夷所思的速度朝远处飞掠。

也不知道施展的是什么秘术。

少妇一时不察,居然让他逃出了几里之外,一时间急的花容失色。

她可不希望让孔文栋逃出升天,万一对方叫来什么帮手的话,那这边的事又要平生波折,连忙娇喝道:“快拦住他!”

听到她的呼喊,另外两个冰心谷的女子自然是急急地追了出去,杨开却是眉头一皱,站在原地没什么动作。

孔文栋是死是活,跟他没什么关系,火耀宗也不知道是哪个星辰上的势力,即便让他跑了,也威胁不到自己,杨开关心的,只是此地隐秘洞府内的好处,只要打破那隐秘洞府的禁制,将里面的好东西搜刮一番,他便可以从容离去。

他可没心情去插手火耀宗和冰心谷之间的恩怨。

见杨开居然纹丝不动,没有出手帮忙的念头,少妇大急,眼珠子一转,开口道:“孔文栋身上也有乾天雷火,杀了他对你这灵火大有好处!”

她的思维果然快捷,一句话就勾起了杨开出手的兴趣!

“当真?”杨开狐疑地望着她,毕竟那乾天雷火看起来威力不俗,他本以为是皂袍老者得了什么机缘,才能够修炼出来的,可没想到连孔文栋也具备。

“妾身怎会欺骗你,具体缘由可以稍后跟你解释,但孔文栋身上绝对有乾天雷火!”见杨开一副意动的表情,少妇立刻知道自己赌对了,连忙保证道。

“这样的话那就不能让他跑了!”杨开眼中精光一闪,身形晃动间,直接在原地消失不见。

再出现的时候,已经远在几里之外。

少妇眼帘一缩,那眼中的忌惮之意更浓了许多,以她的修为境界,竟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