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公平的提议

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公平的提议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不过相对于孔文栋来说,少妇多少还占据了一些主动,毕竟她只是利用了一下杨开,并没有直接与他为敌,所以眼珠子一转后,立刻娇声喊道:“小兄弟果然厉害,妾身就知道你不会有什么事的。”

说的好像她未卜先知一样。

杨开嗤笑一声,漫步上前,开口道:“废话就不多说了,这位夫人,刚才你说的话还算数吧?”

少妇闻言一愣,旋即大喜过望,连忙点头道:“自然算数!”

“好!”杨开满意颔首,“既如此,那事成之后,我要取那洞府内一半的收益,夫人若是答应,我立刻出手帮你们,若是不答应就当我没说。”

“一半?”少妇一脸惊讶地望着杨开,神色顿时不悦起来,娇喝道:“小兄弟,你不觉得这个提议不公平么?”

“哪里不公平了?”杨开笑嘻嘻地望着她。

“你只是一个人而已,而且只有返虚一层境的修为境界,可是我冰心谷有三人,即便分配,你也只能占据四分之一或者更少,一半之数……呵呵,你不觉得太狮子大开口了?”

“不觉得!”杨开正色摇头,“若是没有我插手,你们不可能得到里面的任何东西,如果能得到东西,那也是我参与其中的缘故,所以一半收益对我对你,都是合情合理的提议。”

“不行!”少妇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一脸坚决地道:“这个提议我不能答应,我顶多可以做主分你五分之一,如果你不同意,那就算了。”

“是嘛?”杨开脸上笑意更浓,绕有兴致地望着她:“就算等会他们有帮手过来,你也不答应?”

“你说什么?”少妇脸色一变。

“说什么,你不会自己看看么?”杨开漫不经心地答道。

少妇也不是傻子,闻言立刻扭头朝那边四人望去。片刻后,美眸一凝,神色冷厉起来。原因无他,她居然看到了那个被自己重创的返虚一层境武者,正偷偷地往传讯罗盘内灌入神念,似乎是在想通知什么人,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与对方达成联系。

见到此景。少妇立刻知道事情已经无法继续拖延下去了,银牙一咬,娇喝道:“好,一半就一半,只要我们能得到那山谷内的东西,妾身必定不会食言!”

“希望你说话算话!”杨开大有深意地望了她一眼。少妇心中一凛,不知为何,竟有些惴惴不安的感觉。

不过很快,她便驱散了这个念头,如今之计,最主要的是先把这小子拖下水,至于得到了那山谷内的东西后该如何分配。那还不是自己说了算,给他一成或者两成的,也就差不多了。

一半……可笑至极,自己没有过河拆桥的打算就算他烧高香了,到时候他要是真的不识相,再动手也不迟。

“你放心好了。”一念至此,少妇莞尔一笑。

而在杨开与其谈判的整个过程,孔文栋都没有插口阻止的意思。他深知自己与杨开已经结下冤仇,如今再说什么也无济于事,等他们谈完了,才阴测测一笑:“小子,你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

“是不是,手底下见真章好了。”杨开咧嘴一笑,也没有去找那孔文栋的麻烦。毕竟对方实力在火耀宗四人中最强,对付起来肯定有些麻烦,他直接将自己的目标盯在一个返虚两层境的半大老者身上,这半大老者身穿着皂色长袍。三缕长须,看起来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感觉,不过满面红光,肌肤细嫩,堪比新生的婴儿。

金血丝弹指而出,朝那皂袍老者激射而去,直接将其笼罩在金血丝的攻击下。

见杨开出手如此果断,丝毫没有拖泥带水之意,而且还出人意料地找上了高他一个层次的对手,那冰心谷的三女皆都面色大喜,领头的少妇一声娇喝,主动迎上孔文栋,剩下的两女也各自寻找上自己的目标,捉对厮杀起来。

冰心谷这边,除了领头少妇是返虚三层境之外,剩下的两女一个是两层境,一个是一层境。

而火耀宗这边,同样也剩下了这等境界的武者。

不过对方的那个一层境已经被少妇给重创,冰心谷的女子收拾他并不费什么手脚,只是时间问题罢了,一旦等这边的战场分出胜负来,那便可以增援其他人。

微弱的优势可以滚雪球一般增大,到时候火耀宗势必会兵败如山倒!

少妇心中瞬间就将接下来的战局变化预测了出来,芳心暗喜的同时也有些担忧地朝杨开那边望了一眼,毕竟这种预测是建立在杨开能够纠缠住那皂袍老者的基础上。

如果杨开在短时间内便被火耀宗的皂袍老者击杀的话,那这个美好的预测便不会成立。

少妇不得不对杨开多上点心。

她以为那边的战斗会一面倒,杨开会苦苦支撑,捉襟见肘,毕竟他选择的对手实力境界要高他一筹。

可一看之下,少妇不由地大吃一惊!

战局确实是一面倒,却并非是她想象中的那样,而是那返虚两层境的皂袍老者在苦苦支撑,捉襟见肘。

老者的身侧,笼罩了漫天金光,那金光切割着虚空,传出嗤嗤的声响,仿佛能将空间都斩断,被金光包裹在其中,老者处于全面防守的境地,根本没有攻击的间隙。

冰心谷的领头少妇差点把眼珠子给瞪了出来!

一个失神,被孔文栋所乘,差点受伤,慌的她连忙收敛心神,专心致志地与孔文栋大战起来,再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去关注杨开了。

与此同时,杨开那边,皂袍老者脸色铁青,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