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婉拒

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婉拒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这里居然是这么一个情况,实在是让杨开大感意外,他可从来没想过,帝苑的开启是面向整个星域的,他以前一直以为只有幽暗星的武者进入其中。

这个意外对幽暗星上的武者来说是祸非福,毕竟竞争的对手大量增加,凶险也会提升不少。

想到这里,杨开悚然一惊,开口道:“闵岛主,那此地可有虚王境强者进入?”

听他这么问,闵沙微微一笑,摆手道:“杨小友稍安勿躁,此地并没有虚王级强者,这一点你大可放心。”

他之前也跟杨开有同样的担忧,毕竟青木星的天地灵气不算太浓郁,修炼资源也不算丰富,虽没有天地法则压制,可历来能晋升虚王境的武者屈指可数,近千年以来,青木星上更没有出现过虚王境级别的武者,以他返虚三层境的修为,在青木星上已经是最顶尖的高手了。

这一点跟幽暗星如出一辙!

以这样的修为进入此地,本以为高枕无忧,却不想意外得知其他星辰的武者也能进入此地,自然是担惊受怕,唯恐在这里碰到实力太强的对手。

不过随后一番打探却让他喜出望外,也不知道此地到底有怎样的玄妙神奇,竟不允许任何一个虚王境进入其中,也就是说,抵达此地的武者,实力最强的,也只是跟他同一个等级。

听闵沙这么解释了一番,杨开不由地松了口气,面色缓和不少。

虽然他如今也晋升到了返虚镜,自付可以力敌返虚三层境强者,但在虚王境面前肯定是没有什么还手之力的,真要是在这里碰到虚王境,那后果不堪设想。

情况还不算太糟糕……

杨开沉吟了一阵,忽然神色凝重地问道:“那敢问,此地是不是帝苑?”

闵沙还没答话。那身穿黑色劲装身材娇小的女子在一旁接道:“这里当然是帝苑了,我们都是手持帝玉通过那空间法阵进入这里的,这里不是帝苑那还能是哪?”

她一副好笑的模样,饶有兴致地打量杨开。

“既是帝苑,为何……”杨开皱起眉头。

“杨小友是想问,为何与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闵沙笑眯眯地望着他。

杨开轻轻颔首。

“在你想象中,帝苑既是大帝别院。是不是应该有连绵纵横,规模宏大的宫殿?”

“不错!”

“那自然是有的,距离此地往西十万里之外,便有那座宫殿,而那里才是真正的帝苑!”闵沙一边说,一边指了一个方向。

杨开眼前一亮。

闵沙呵呵笑道:“不过帝苑既是大帝别院。那自然不可能只有那么一座庞大恢弘的宫殿,在宫殿周围也有大片的领土,我们如今所在的草原便是其中一部分而已。除了草原之外,帝苑四周分别被沼泽,沙漠和海洋包裹,每一块地方蕴藏的凶险都不尽相同,手持帝玉进入此地的武者出现的位置也不一样。恩,我们的运气还算不错,草原这边的凶险是最低的,不过也不小觑啊!”

“原来如此!”杨开摆出一副受教的表情,这种事他若是不找人询问,还真不太清楚,在与闵沙谈话之前,他还在怀疑此地到底是不是帝苑。

“既然真正的帝苑在那边。闵岛主你们为何会在这里?”杨开又惊奇地望向五人,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放过这天赐良机,并没有深入帝苑之中,反而在草原上逗留。

闵沙苦笑起来,索然道:“说来话长了,这么说吧,那帝苑虽然宝物多多。但内部却也凶险万分,且不说那隐蔽至极的禁制阵法,还有那些早已失传的上古傀儡,单是此刻集中在帝苑中的强者便数不胜数!老夫等人原本是十人一起进入此地。可是小友你看看,我们现在还剩下几个?”

听他这么一解释,杨开立刻明白了,这五人大概是在帝苑中遭遇了什么巨大的凶险,所以被吓退回来了。

这也不难理解,毕竟每个人的性命只有一条,宝物和机缘虽然充满诱惑,可若是命都没了,哪还有机会享用?

看样子,帝苑跟自己上次进去的时候有些不太一样!凶险程度应该大大增加了,否则也不会让这五人如此胆寒。

想想也不奇怪,自己上次跟费之图等人进去的时候,帝苑还不算正式开启,一些禁制阵法处于关闭状态也是说的通的。

见杨开在沉思,闵沙并没有打扰,片刻后才爽朗一笑道,神情振奋道:“不过杨小友也莫要小看了这帝苑外围,无论是草原沼泽,还是大漠海洋,内部同样蕴藏了种种让人眼红的机缘啊。”

“哦?此话怎讲?”杨开不由来了兴致。

“那宫殿所在,是大帝别院没错,但杨小友你想啊,大帝生前总不可能是独自一人居住的,总有一些服侍的人,还有一些弟子什么的。大帝的修为境界如何,老夫不敢妄自揣测,但即便是服侍他的那些人,修为也绝对不低,还有那些弟子们,这些人并非全部都居住在帝苑内部,而是分散在外面,所以帝苑外围这些地方,有很多隐秘的洞府,只要能找到一处,嘿嘿……那老夫等人就不虚此行了!”闵沙一边说着一边手抚长须,面上浮现出红光来。

“是啊,除了这些隐秘的洞府外,在这里还能找到很多外界早已绝迹的灵草妙药,还有珍稀的矿物,更有一些稀奇的妖兽,比如说刚才那只七彩麋鹿的变种,如果能将它击杀的话……”那身材娇小的女子话说到一半,忽然顿住了,有些尴尬地望着杨开,仿佛是想起了刚才的事情,不知该如何说下去。

杨开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