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他在这里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他在这里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空间之力是鲜少有人能够修炼的神通,更无人能够精通的秘术。

正是借助了空间之力,杨开才能够在极限中踏出一步,而且这还远远不是终点,空间之力包裹着自身,与自身的势结合在一起,一同抵挡帝威,杨开感觉自己可以继续往上攀登!

经由这么一次成功的尝试,杨开隐约产生了一个让他振奋的想法。

这个想法到底成不成,还有待接下来的考验!

想到这里,杨开之前的黯然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无与伦比的兴奋,不断地催动空间之力,让之与自身的势交融并进,重复起这三日一直在做的事!

……

七日后,一个洁白的光幕包裹着杨开,迅疾地朝上空中飞去,那洁白的光幕自然是帝玉的防护罩了,有此防护,杨开根本感受不到任何帝威之力的压制,可以很快地朝帝苑靠近。

自帝苑真正开启到现在,已经足足过了十天时间,而这十日内,杨开一直在凝练自身的势,收获巨大!

虽然比别人晚进入十日,许多好东西肯定已经被人捷足先登,但杨开并不后悔,比起那些宝物来说,他这一趟的收获已经让他心满意足了。

自身的势如今已经到了一种极限,没法再借助帝威来继续增强,所以杨开当机立断,全速赶赴帝苑!

很快,他便来到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空间法阵前,那是一个圆盘模样的东西,在底下望的时候,杨开以为它是实体,可等凑近了一看,才发现这圆盘居然不是实体,而是由精纯的能量汇聚而成的。

那圆盘的表面,繁奥复杂的纹路闪烁着光芒,正是空间法阵的阵图。

再抬头看向帝苑。杨开不禁眉头一皱,距离如此近观察起来,帝苑居然也有些虚幻飘渺的感觉,仿佛介于虚和实之间,诡异无比。

它仿佛就悬浮在那里。也仿佛不在。只是一个投影!

看了片刻,杨开缓缓摇头,收回了目光。将注意力重新放到了那空间法阵上,观察片刻,面上浮现出了然之色。

没有再在此地停留的意思,杨开伸手一拂,便有几块上品圣晶脱手飞出,准确地镶嵌在那空间法阵的几处凹槽内,旋即光芒大起,杨开往上一窜,片刻后。待光芒散去的时候,杨开已经消失不见,天空中一片静谧无声,仿佛从未有人来过。

与此同时,在一块不知名的青青草原上,杨开的身影显露出来。

悠一现身。杨开便立刻祭出了自己的紫色盾牌,化为紫光守护在面前,同时神念放外,摆出一副戒备的架势。

他不敢掉以轻心,毕竟别人比他早十天进入此地。万一一下子落入什么人的包围圈中,肯定会发生战斗。

好在他的担心是多余的,神念查探中,方圆十里之内没有任何生命气息的存在,更不要说有什么偷袭了。

可下一刻,杨开的表情就惊愕起来,瞠目结舌地扭头四望,眉头大皱。

这是帝苑?

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居然是一片一眼看不到尽头的草原的上方,天空碧蓝如洗,万里无云,俨然是个艳阳高照的好日子!

可是这里怎么会是帝苑?

别人不知道帝苑内部是什么样子,杨开却是再清楚不过了,上次跟费之图等人去营救钱通的时候,他已经深入过帝苑一次,那里雕梁画栋,宫殿林立,哪里会有什么草原?

可若说这里不是帝苑,杨开又有些不相信,毕竟自己是通过那空间法阵传送进来的,不可能传送出错。

这是怎么回事?杨开迷茫了。

与此同时,在此空间某一个位置,有一个身穿火红宫装的美妇,黛眉微皱,面露惊疑之色,这美妇身材姣好,姿色出众,乃是一等一的绝色美人。

单单只是这样也就罢了,关键是这美妇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妖娆的气息,那种妖娆不是修炼什么媚术可以比拟的,而是天生如此。

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无不具有万种风情。

她站在那里,就仿佛是一团火,可以吸引无数前来投身的飞蛾。

魔血教的那美艳教主也生的勾魂夺魄,妩媚至极,但她的妩媚与这个女子比较起来,却是小巫见大巫,根本没有可比性。

此时,这女子身侧围聚了足足四位返虚镜强者,一人有返虚三层境,两人返虚两层境,一人返虚一层境!

四人呈犄角之势,将此女的退路全部防死,每个人都觊觎又贪婪地望着此女。

平心而论,这四个男子并非贪花好色之徒,能有如此实力的强者,除了极少数喜好特殊的人之外,美色对他们来说已经不是很重要了,他们追求的是武道的极致,是境界修为的提升。

但这个女子委实太过特殊,她的那种妖娆风情,是任何男人都无法抵挡的,在见到她面容的一瞬间,无论是否贪花好色,那四个返虚镜皆都食指大动,恨不得将其掳掠,好好疼爱一番。

似乎只要能与其一夜春风,即便是死了也无所谓。

女子孑然而立,只有一人,虽然娇躯内也散发着返虚三层境的强大气势,但对方四人并不畏惧,毕竟他们人多势众,而且还有一人能与之抗衡。

姣好的面容先是闪过一丝迷惘之色,那苦苦思索的模样别具风情,连微微皱起的黛眉也散发着勾魂夺魄的魅力。围聚在四周的四位返虚镜心头狂跳,面色潮红,不禁觉得有些嘴唇发干,热血上涌。

很快,那女子美眸明亮起来,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脸上浮现出激动莫名的神色,竟喃喃地低语道:“他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