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五行齐聚

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五行齐聚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得了杨开的命令,石傀立刻起身,两只拳头在胸脯上狠狠拍了两下,然后窜到那大衍神石面前,双手用力抱起,将其往嘴中塞去。

平心而论,石傀的嘴巴并不大,但离奇的事,那一块脸盆大小的大衍神石就这么诡异地被它吞了下来,直把一旁的叶惜筠看的目瞪口呆。

……

一个时辰后,天一宫内,杨开面色欣喜地盘膝而坐,在他的面前,总共摆放了六种材料。

一截生机盎然的树木,雷光闪耀,那一片片青绿的叶子似乎都有雷弧在其上跳动,正是杨开保存了很久的雷木。这一颗雷木乃是十阶妖兽雷鸾死后,一身血肉精华和内丹凝结,机缘巧合生成的,论价值,比十阶妖兽的内丹都要宝贵许多,它虽有雷电,但究其本源,还是木属性的材料。

一块巴掌大小的金属,是从聚宝楼拍卖会上花费七千万圣晶拍得的玄金,金气凌厉,犹如实质,刺的杨开肌肤疼痛。

一瓶子乳白色液体,散发出冷冽的寒意,是杨开之前未曾用完的玄阴葵水,看其数量,最少也有十几滴之多。

一个巨大的冰玉台,纯洁无暇,看起来毫不起眼,但若是用神识扫去的话,那内部蕴藏的寒意足以将神念冻结,堪称恐怖。而冰玉台上,还摆放着一块婴儿头颅大小的火红色金属,肉眼去看,同样看不出丝毫端倪,可那内部蕴藏的灼热却触目惊心。

万载冰玉台和太阳真精!

除此之外。便是一小堆如砂砾般的东西了,这些东西足有上百粒,看上去跟普通的砂砾没有丝毫区别,但它们却是石傀从大衍神石内部取出来的大衍神沙。

那一块大衍神石内居然孕育了如此多数量的大衍神石,不但让杨开欣喜至极,就连阳炎也暗暗称奇,她本以为有个二三十粒就不错,却不想最终的数量居然是预期的好几倍。

金木水火土齐聚!甚至水属性的天地至宝还多出一种。

六种材料,每一样都价值不可估量,等闲难以遇见。此刻却全部摆放在杨开面前。让他如何不高兴?

有了它们,自己就可以修炼那不灭五行剑了。

这几种材料,若单纯论价值的话,雷木和玄金无疑要稍逊一筹。而最贵重的莫过于那一块婴儿头颅大小的太阳真精了。毕竟太阳真精可是传说中那种超绝强者炼化星辰后的产物。这么一小块太阳真精内的能量爆发出来,毁灭整个幽暗星都不在话下。

望着面前的这些材料,杨开深吸一口气。平复下激动的心情,眉头轻皱,沉吟了起来。

不灭五行剑是专门淬炼肉身的功法,自得到之后到现在已经过去不少时间了,杨开自然钻研透彻,严格来说,这功法算不得多么深奥,相反还粗浅易懂,难的只是集齐材料和修炼的过程而已。

而且利用不同的材料修炼,最终能取得的成果也是不同的,这是不灭五行剑最善于变通的地方,换言之,材料越高档,修炼的效果也就越好。

别的不敢说,那太阳真精可以算是最顶尖的材料了,没有之一!

玄阴葵水,大衍神沙也都是近乎绝迹的存在,雷木和玄金纵然稍逊一筹,档次也绝对不低。

自己利用这几样材料修炼,起点绝对是很高的,相信就算星域中其他地方的武者得到了不灭五行剑,也不一定有自己这种优势。

心情振奋之下,杨开开始在原地刻画阵法。

想要修炼不灭五行剑,必须得借助特殊的阵法才行,关于这一点,功法上也讲解的清清楚楚,阵法如何刻画,如何驱使也都有详细的描述。

杨开虽然不精通阵法一道,但与阳炎相处如此之久,耳濡目染下也有半吊子水准,所以刻画一个阵法对他来说并不算多难。

一块块圣晶源被摆放了下来,井然有序,那金木水火土五种材料也按照要求,分列在四周。

两日后,杨开满意地看着自己费尽心思布下的不灭五行阵,又仔细地检查了一番,确定没有任何错误之后,这才身形一跃,来到了阵法的正中心位置,盘膝坐下。

随手在空间戒上一抹,取出几粒灵丹,含在舌尖,旋即双眸闭紧,运转起不灭五行剑的修炼功法。

圣元轰然转动起来,以杨开所坐之处为中心,四周的地面上,忽然光芒闪烁,亮起了一道道复杂而繁奥的纹路,那纹路中,更有一个个或大或小的符文若隐若现,显得高深莫测。

嗡……颤鸣声回荡开来,摆放在不灭五行阵中的圣晶源一颗颗绽放出耀眼光华,内部蕴藏的精纯能量倾泻而出,顺着那一道道纹路开始流转。

得了圣晶源中能量的补充,杨开布下的不灭五行阵顷刻间开启。

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弥漫全身,古朴而苍凉的意境充斥了整个天一宫,似乎在这一刹那,杨开回到了那不可追溯的远古时代。

咻咻之声响起,玄金,雷木,玄阴葵水,太阳真精,大衍神沙,金木水火土五种天地至宝在这一瞬间似乎被无形的力量加持,一道道精纯的能量从它们内部被抽取出来,在不灭五行阵的作用下往中间汇聚。

正中间,正是杨开所处之地。

整个天一宫刹那间变得五颜六色起来。

青色的雷木本源,金色的玄金本源,白色的玄阴葵水本源,红色的太阳真精本源,黄色的大衍神沙本源……全都如有灵性般,朝杨开的身体内钻来。

顷刻间,杨开抖似筛糠,紧闭的双眸也在这一瞬间瞪圆了,喉咙里不由自主地发出低沉的闷吼,犹如受伤的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