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方便之门

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方便之门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见是钱通问话,杨开当然不会摆什么脸色,嘿然一笑,客气地抱拳道:“晚辈见过钱长老,见过费城主。”

钱通和费之图对视一眼,都面色欣然。

他们自然看的出来,杨开并没有因为自身威名远播或者掌控着强大的战舰而有丝毫轻视他们的意思,这小子还是将自己当成前辈,礼数不缺,不枉自己以前的一番照拂。

想到这里,两人都心头一松。

“魏兄,董姑娘,你们也来了!”杨开又看向站在钱通和费之图身后的一男一女,面含微笑地打着招呼,这一男一女自然是魏古昌和董宣儿。

两人连忙还礼,不过眉宇间多少有些惊疑,似乎还没从刚才那一幕中缓过神来。

“杨开,那传言……”钱通等几个小辈互相寒暄完之后,又追问起来。

杨开眼中一缕精芒闪过,朗声道:“不错,外界传言属实,如今我与一众弟子和朋友确实落脚在流炎沙地内。”

声音不大,却足以让所有人听的真真切切,此言一出,无数哗然之声响起,质疑者有之,羡慕者有之,咬牙切齿者也有之。

“好,好,好!”钱通震惊之余,又为杨开感到高兴,“你有落脚的地方,那就再好不过了,而且还是这等宝地,想来以后再也不会出现之前那样的事情了。”

居住在流炎沙地内,可以说是高枕无忧,完全不虞担心会再被人联手攻击,想要攻击杨开,势必要先闯过热炎区。谁能做到这种事?

整个幽暗星都没人可以。

“有劳钱长老挂怀,不过我想以后也确实不会再有什么不长眼的东西来叨扰晚辈清修了。”杨开嘿嘿一笑,目光有意无意地在一些强者所在的地方看了看。

这让不少人脸色一沉,却又不好说什么。

“晚辈本应该早些传信过去的,可是这些日子一直在忙碌。没能得闲,好在两位前辈亲赴此地,既然来了,不妨与魏兄董姑娘入内一叙如何?晚辈有些事情想要请教。”杨开提议道,这倒不是客气,他是真有事情想要请教一番。

“进里面?”钱通和费之图闻言。面露异彩,对视一眼后不假思索地点头道:“好,老夫二人也正有此意,就怕杨开你不欢迎啊。”

“长老说笑了,晚辈恭请还来不及,哪敢有什么不欢迎?”杨开侧开身子。微笑道:“几位请!”

钱通费之图对视一笑,倒没有墨迹,身形一晃便进入了飞鲨战梭的舱门,魏古昌和董宣儿也急忙跟上,飞鲨战梭从外表上看虽然不大,但却足以容纳二三十个人不显拥挤,而且内部更有不少房间。所以悠一进入,钱通费之图两人便大感兴趣地四处观望起来,口中啧啧称奇,赞叹不止。

待到发现叶惜筠正一脸淡漠地站在阳炎身后之后,两人又赶紧上前来行礼。

面对叶惜筠,他们可不敢摆什么架子,说起来,他们的年纪比叶惜筠还要小上许多,要摆架子也是叶惜筠的事。

“都不必客气了,随便找个地方坐下吧。等宗主处理完外面的事,我们再一道回去。”叶惜筠淡淡地摆手。

钱通费之图连忙应了一声,找了个椅子,正襟危坐。

自家长辈都如此战战兢兢,如履薄冰。魏古昌和董宣儿两个小辈就更不敢多说什么了,身形笔直地站在钱通和费之图身后,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飞鲨战梭外,杨开身形笔直地站在原地,表情淡然,虽然在场的强者有很多修为境界都比他要高,但在自家地盘上,杨开哪会惧怕什么?

沉吟了片刻,他才朗声道:“刚才杨某的话想必诸位也都听到了,从今以后,这流炎沙地便是我凌霄宗的地盘了,还请诸位不要在此地久留,否则便会被视为对我凌霄宗的挑衅,后果如何,嘿嘿……”

“凌霄宗?”

“那是什么东西?”

“我们幽暗星上有这个宗门?”

众多狐疑声响起,许多人都满面不解,倒是莫笑生成鹏煊等人眉头紧皱,隐隐猜到了一些东西。

“凌霄宗是本人和诸位志同道合的朋友所创建的宗门,总坛便在流炎沙地内,这么说,诸位可听的清楚?”杨开再次朗声喊道,也算是借着这个机会,将凌霄宗的成立昭告天下了。

“开宗立派?”

“就凭你?”

更加响亮的质疑和喧闹声响起。

也难怪他们有如此反应,一个宗门的创立,可不是随随便便的事情,最起码也要有镇得住场子的高手才行,放眼望去,幽暗星上大大小小的势力,开创者哪一个不是实力达到返虚镜的程度?偶有圣王境不知天高地厚,开宗立派,也存活不了多久,总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昙花一现,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所以没人把这个陌生的凌霄宗当回事,更没看的起杨开这个圣王境。

任由那些人喧闹鄙夷着,杨开嘴角泛起一抹讥讽的微笑,不为所动。

“小子。”一声郎喝传来,杨开顺着声音望去,正见到战天盟的莫笑生阴沉着脸望着自己,“你刚才所说之言,可是当真?”

“莫前辈觉得呢?”杨开不答反问,虽说上次在龙穴山莫笑生在参与了围攻,但是杨开并没有要现在就跟他算账的意思,毕竟自己的实力现在还略有不足,等日后成长起来,再跟他慢慢清算不迟,反正战天盟偌大一个势力,总不会忽然消失不见。

莫笑生眼睛一眯,默然了片刻道:“老夫就当你没有开玩笑,且不知贵宗宗主是何人?”

“晚辈不才,忝居宗主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