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她怎么来了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她怎么来了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你师妹说的没错。”宫傲芙哼了一声,“年轻人锋芒太露,不是什么好事,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他这样的性格若不改一改,肯定要英年早逝,为师不允许你再与他有什么来往,免得为我琉璃门也惹出麻烦。”

“师尊!”黛鸢大惊,正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宫傲芙却是一脸威严地望着她:“怎么,连师尊的话都不听了?”

黛鸢轻咬着薄唇,好半晌才应道:“弟子谨遵师尊教诲。”

见此,宫傲芙这才满意地移开目光。

另一边,两个女子站在一起,都美眸熠熠地望着杨开,其中一人容姿略显妩媚,另一人却清纯娇憨,只不过,两女此刻都黛眉微皱,似乎有些担心的样子。

她们两人实力不高,都只是有圣王境,而且还站在一群人中间,所以杨开并没有发现,若是杨开看到的话,肯定能够认出,这两人正是乾天宗的沈诗桃和绿莹师姐妹。

与沈诗桃这人,杨开打过几次交道,对方还三番两次地邀请杨开加入乾天宗,想让他去参加宗门试炼,却被杨开婉拒了。

也是多亏了她们,杨开才能在黑鸦城偶遇千月,将她赎回,并带回龙穴山。

两人身为乾天宗弟子,这一次也是跟着师傅来天运城参加拍卖会的,本来两人还有意去龙穴山探望一下杨开,可这些日子琐事缠身,一直没找到机会,直到今日,才跟着师傅跑到此地来看热闹。

眼见龙穴山处境堪忧,沈诗桃和绿莹自然暗暗焦急。

杨开给她们的印象不错。在葬雄谷内更是救过她们一命,两女不是不知恩图报之人,可她们实力低微,在这种时候也没话语权。

“师姐,这次他好像麻烦有点大啊。”绿莹轻声说道。

“恩。”沈诗桃下意识地点点头。她的眼光比绿莹要看的远,知道这一次龙穴山若是一个处理不好,恐怕就是万劫不复的结局。

“那你说,他能不能逃过这一劫?”绿莹又问。

“这我哪里晓得。”沈诗桃苦笑一声,如果她有足够的实力,肯定不会吝啬去帮一把。但她也只是个圣王境而已,在这种时候根本无法出什么力,轻咬红唇,若有所思道:“只不过他的运气向来不错,不知道这一次会不会得上天眷顾。”

两女说话虽轻,却也被前方一个中年男子听的清清楚楚。这男子修为境界不俗,与钱通等人同样是返虚三层境强者,但是一头长发却比女子还要漆黑秀丽,长可及腰,身形伟岸,一身儒袍,看起来颇有几分狂放不羁的味道。

他回过头。面含一丝温和的微笑,冲沈诗桃和绿莹两人招了招手。

两女对视一眼,连忙走上前去,恭敬行了一礼:“师尊!”

这人赫然是乾天宗大长老墨宇,在幽暗星上也是声名远播的人物,跟钱通费之图等人不相上下,原本沈诗桃和绿莹两女是没资格拜入他的门下的,只不过在流炎沙地中,两女立下大功,为宗门带回无数圣晶。所以便被墨宇破格收为弟子,平时稍微指点下她们的修炼,倒也让两女成长极快。

沈诗桃在葬雄谷中使用的防御秘宝,九宫天罗伞正是他赐下的。

“你们认识这青年?”墨宇和颜悦色地询问。

沈诗桃和绿莹对视一眼,哪敢在师尊面前说谎。当即由前者道:“是的师尊,他便是我以前跟你提起的那个运气很好的朋友。”

“哦?便是你说的那身负大气运之人?”墨宇眉头一挑,露出一副感兴趣的样子。

“对,就是他!”

“呵呵,这倒是有些意思了,气运之说不过是虚无缥缈罢了,一个人有好有坏,不可能一直持续的好运的,所谓否极泰来便是这个道理。”墨宇似乎是自言自语,似乎又是在教导沈诗桃,后者也不敢插话,只能恭敬聆听。

墨宇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呵呵一笑:“你是不是指望为师能替他说几句好话?”

沈诗桃娇躯一震,连忙道:“弟子不敢,弟子虽是女子,却也知道事情轻重,自不敢让师尊去趟这浑水。”

“恩,你很好。”墨宇微微颔首,“如今局势未明,老夫自然不会轻易趟这浑水的。”

他看起来只是中年,但实则年纪一大把,自称老夫也没什么问题,话锋一转,墨宇笑吟吟地道:“不过老夫倒是很好奇,他到底运气有多好,能让你如此推崇,若是这一次他也能化险为夷,老夫就相信他是真的身负大气运,以后你们可以与他多多交流,多多走动。”

“是。”沈诗桃面色一喜,但一想起眼下局面堪忧,俏脸又不禁浮现出一丝担忧。

不管怎么说,杨开算是救过她,如今只能眼睁睁看着却无法出手帮忙,她多少有些心里不安和愧疚。

“不过如果他撑不过眼前这关……恩,撑不过的话也没什么以后了,你等与老夫坐看好戏就是。”墨宇呵呵一笑。

沈诗桃和绿莹对视一眼,也只能站在一旁,静观其变。

龙穴山内,杨开站在护山大阵后方,微微抱拳道:“今日诸位前辈驾临,按道理来说,晚辈应该请诸位进山一坐,可是蔽山才刚经历一场战事,晚辈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就请诸位前辈饶恕晚辈招待不周了,诸位前辈请回吧!”

他不想再与这些人啰嗦什么,自然是要赶人了。

他的意思谁都明白,可没人有什么动作,尤其是金石和风婆子两人,望着杨开的目光几欲吃人,若非顾忌钱通和费之图也在此地,只怕立刻便要大打出手。

但让他们就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