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合二为一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合二为一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杨开虽然心中惊涛巨浪般翻滚,心绪杂乱,但表面上却是平静至极,一边与阳炎聊着一边打探关于大帝的种种信息,毕竟如今阳炎的记忆在缓慢恢复,身为大帝分神,她肯定也有些慌乱,杨开若是不保持平静,只会雪上加霜。**.爬书网.**

只是唯一让杨开想不明白的是,大帝为何会选择在幽暗星上沉睡?此地的天地法则限制武者晋升虚王境,跟她是否有些关联?

一番畅谈,杨开得知大帝沉睡的位置竟然是在帝苑之中。

这让他想起了一件事情。

那便是费之图曾经说过的,在帝苑的某一间宫殿内,发现了一个玉棺,而那玉棺内躺着一人,看那形体是个女子。

费之图等人当时正是触动了玉棺附近的禁制,所以才让帝苑横空出世,让杨开和钱通等人得以脱困。

如此说来,那玉棺之中躺着的女子,便是大帝本体了?这封闭落后的幽暗星上竟然沉睡着如此恐怖的强者,杨开想想都觉得好不现实。

一边沉思一边偷偷地瞄向阳炎,怎么也无法将她与那名传整个星域的星空大帝联系到一起。

“走吧。”阳炎望着那云雾中的太玄宗遗址许久,这才意兴阑珊地说了一声。

“不进去看看?”

“不了。”阳炎缓缓摇头,莲步轻移,朝前迈去。

“现在去哪?”杨开不解地问道。

“去第六层,取个东西。”阳炎微微一笑。也没多做解释。

第六层,那岂不是阁楼所在的地方,当年自己可是在里面寻找到了万年香这种好东西,如此看来,那万年香大概也是大帝当年拥有之物,换句话说,就是阳炎的。

杨开吸了吸鼻子,倒也没什么尴尬,反正对他来说,阳炎的基本上就是自己的。也无需太过生分。

两人的速度不快。但是有阳炎在前头开路,在这流炎沙地内任何凶险都避而远之,两人很快便来到了第五层热炎区。和之前经过第三层一样,那无所不在的热浪如有生命一般。自主地朝两旁分开。露出一条直通第六层的道路。

一声轻鸣从杨开体内传出。却是火鸟器灵自动出现。

它扇动着翅膀,在杨开头顶上盘旋,传递出一道模糊的讯念。杨开微微一笑。洞悉了它的意图,倒也没有阻止,而是挥了挥手,放任自如。

器灵欢快地叫了一声,立刻化为一道火光,朝远处飞去,眨眼间便消失不见,看那方向,赫然便是地肺火脉所在的位置。

地肺火脉是器灵的诞生之源,虽然在那里待了几万年,但因为受到成长局限,无法继续从地肺火脉里汲取更多的力量,可如今它已不同往日,经过几缕太阳真火的洗礼和融合,火鸟器灵比起杨开刚得到的时候,实力强了不止一筹。

如今它想去地肺火脉,显然是想吞噬那里的精纯火力,增强自身。

这等好事,杨开哪有阻止的道理?

前后半日功夫,两人便穿过了第五层热炎区,直达隐藏在竹林中的精致阁楼前。

望着这简陋的阁楼,阳炎的美眸中闪过怀念之色,似乎记忆翻滚,正在回味着什么,杨开也没出声打扰,而是来到那片竹林前,驻足不前。

这些竹子坚硬至极,杨开当年在此地耗费了半年时间,才用空间之刃砍了二十多根而已,如今砍伐的痕迹如新,往日种种也历历在目。

“这是金乌竹,本身虽然是炼制剑型秘宝的极佳材料,但相对于它另外一个作用来说,又不值一提了,还是不要动它们了。”阳炎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另外一个作用?”杨开闻言愕然,这竹子坚硬程度他可是深刻领教过的,自然知道它不是等闲的炼器材料。

“恩,金乌竹开花之后,结出的金乌竹米乃天地间最精纯的能量之源,可以让任何武者服用吸收,毫无隐患地提升修为境界。”

杨开神色一怔:“还有这样的事情?”

“我骗你做什么?”阳炎嗔了他一眼。

“那它什么时候会开花结出竹米?”杨开迫不及待地问道。

“快了吧,大概要不了十几二十年。”阳炎抿嘴一笑,自然知道他在想什么。

“十几二十年……”杨开脸色难看至极,十几二十年后的事情谁又能知道?说不定到时候自己已经不在幽暗星上了。

咯咯一声轻笑,阳炎不再理会杨开,迈步朝阁楼内走去,杨开苦恼地叹息一声,也急忙跟了上去。

进了阁楼第一层,首先印入眼帘的,便是那挂在正前方的一张画卷,画卷上没有别的图案,只有一个女子的背影图,杨开当初乍来此地的时候,也曾经研究过这张画卷,可任凭他如何窥探,也发现不了什么奇特的地方,这画卷似乎只是市井中常见的存在,没有丝毫能量波动。

当时杨开只觉得这个背影隐隐有些熟悉,仿佛在哪里见到过一样。

如今再看,豁然贯通,心头明了。

这个背影与阳炎的背影一模一样!

只不过因为阳炎常年宽大的黑袍罩身,让杨开一时没想起来罢了,但是此刻,阳炎本身就站在画卷面前,痴痴地注视着,两厢对比下来,自然一目了然。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那画卷似乎被微风拂动,轻轻地晃了一下,紧接着,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画卷上那背影居然徐徐地转过身来,美眸盈盈地与阳炎对视,嘴角含笑。

杨开愕然地望着这一切,一时间怔在原地。

画卷上的女子转过身后,分明就是阳炎的模样,与她没有任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