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还不现身?

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还不现身?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原来如此!”杨开微微颔首,愈发胸有成竹,伸手摸了一下空间戒,从里面取出一个玉瓶来,递给葛七道:“流炎飞火和洗魂神水我虽没有,但葛兄不妨看看,这一粒丹药是否满足葛前辈的要求。”

几句话交谈下来,葛七的表情虽然还是有些拘谨,但情绪总算稳定了,闻言狐疑地看了杨开一眼,这才陪着笑,伸出双手将那玉瓶接过。

告罪一声,葛七小心翼翼地解开瓶盖,刹那间,一股清香扑面,让他不由眉头一挑,露出讶然和意外之色,香气入鼻,自己竟不由地有些神清气爽。

再将瓶中的丹药倒出,葛七的眼珠子瞬间瞪圆。

“这是……”端坐在一旁的颜裴也霍地直起了身子,一双眼睛一瞬不移地盯着那一粒丹药,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葛七虽然随着自家长辈隐世多年,但身为返虚镜武者,辨物之力多少是有一些的。

而颜裴作为聚宝楼的首席拍卖师,这些年经他之手拍卖的贵重物品多不胜数,眼力自然也非比寻常。

两人瞬间就看出这一粒丹药的不凡之处。

“虚级上品丹?”颜裴惊骇出声,竟丝毫不顾身份有别,一把就将那丹药从葛七手上夺了过来,捧着手心处,仔细查探。

“真是虚级上品丹?”葛七也如置梦境,不敢相信地追问道。

“没错,确实是虚级上品丹!这色泽,这香气,还有内部蕴藏的药力分明是虚级上品丹才能拥有的程度!”颜裴喃喃出声。

不怪他如此失态,实在是在幽暗星上,虚级上品丹根本就是个传说。在这里,炼丹师的最高等级是虚级下品,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再进阶,而众所周知炼丹师在炼制丹药的时候,失败的几率是很大的。所以即便是那些虚级下品炼丹师,也不敢说百分百地能炼制出虚级下品丹。

偶尔运气所至会有虚级中品丹出世,但每一粒虚级中品丹都是天价的宝物,即便被炼制出来,也为各大势力雪藏,外界根本见不到。

而更高一层的虚级上品丹……说句不客气的话,以幽暗星的炼丹水准,无人可以炼制。

聚宝楼这无数年来倒是曾经获得过几粒但无一例外都是从一些遗迹中寻找到的,那几粒丹药在经历了岁月流逝之后,一大半倒是药效凝结,无法使用了仅仅剩下一粒拿出来拍卖过,颜裴依稀还记得当时幽暗星各大势力疯抢,几乎大打出手的情况。

那一次聚宝楼的拍卖会险些夭折每每想起,颜裴都后怕不已。

而如今,时隔多年,居然又有一粒虚级上品丹出现在自己眼前,不管这丹药的作用是什么,它的价值都不可估量。

不过,杨开既然在这个时候拿出这一粒丹药,对它的作用颜裴多少也有些猜测。

“这是净神丹,不知道颜老先生听说过没。”杨开微微一笑,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净神丹,居然是净神丹!”颜裴轻呼了一口气,“这可真是对症下药的好丹啊!”

“颜前辈,你的意思是……”葛七在一旁患得患失地望着颜裴,弱弱地问道。

“拿去吧。”颜裴将手上的净神丹放进玉瓶里,抛给了葛七,“这一粒净神丹,足够解除葛兄的危机,功效虽不及洗魂神水,但比他需要的流炎飞火效果更好。”

“当真?”葛七大喜。

“老夫还会骗你不成!”颜裴轻哼一声,“葛兄之所以没让你来换取丹药,想必是以为这世上根本没有虚级上品丹,所以才会退而求其次,想要换一枚流炎飞火或者洗魂神水的消息,但如今既然有了上好而对症的丹药,还需要那些做什么,葛兄运气不错。”

葛七听了,脸上一片喜色,连忙小心翼翼地将那净神丹收进空间戒,冲杨开好一阵道谢。

“不必,我与葛兄只是各取所需罢了。”杨开微笑摆手,这一粒净神丹是他上次闭关时随手炼制出来的,上次闭关炼制了不少丹药,但是虚级上品的不多,只有两三粒而已,这净神丹正好是其中一粒。

在拍卖会上,听颜裴说星帝令的主人要换流炎飞火和洗魂神水的下落,杨开就猜测对方是不是识海出了问题,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净神丹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葛七拿了净神丹,那一块星帝令自然是交给杨开,接过把玩了一下,发现跟自己上次在流炎沙地里得到的星帝令并无差别,几乎可以说是一模一样,也就随手丢进了空间戒。

而葛七完成了任务,自然是迫不及待地要离开此地,返回家祖身边,让他服用净神丹。临走之前,葛七郑重地抱拳道:“家祖此番若是大难不死,来自必定会登门拜访,还望阳炎姑娘勿怪!”

说罢,又冲颜裴行了一礼,急匆匆地离去了。

厢房内,杨开揉了揉鼻子,和颜裴对视一眼,都一脸迷茫,葛七临走这番话大有深意啊,他说自家长辈要去拜访的是阳炎,而不是杨开,这就耐人寻味了。

“颜前辈,这位葛兄……”

“小友不用打探,我那老友若是真的会来拜访,关于他的来历你自然会知晓的,若是不来,老夫也不会告诉外人他是何等身份,不过有一点好教小友知道,我这老友虽然隐世已久,但当年也是名声及响的人物!”颜裴微微一笑,显得很是高深莫测,忽然又低声问道:“对了杨小友,你刚才拿出来的那净神丹……”

杨开哪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连忙摇头道:“没有了,仅此一粒而已。”

颜裴显然不会轻易相信,倒也没继续纠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