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见鬼了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见鬼了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毕竟杨开只是个圣王三层境的武者,而这龅牙武者本人虽然仅是返虚一层境,但说句不客气的话,等闲的返虚两层境也不是他的对手,所以他多少会有些轻视之意。

不着痕迹地移开目光,又瞥了一眼阳炎。

哪知这一瞥之下,龅牙武者脸色大变,仿佛见到了什么恐怖的一幕,竟不由自主地蹬蹬蹬往后退了好几步,身子直接撞在了房门上,传出碰地一声响动,旋即他面露不可置信的神色,那狭长的双眼霍地睁开,眼珠轻颤,伸手指向阳炎:“你,你,你……”

“葛贤侄,怎么了?”颜裴愕然地望向他,又看看阳炎,不明白对方为何一副白天见鬼的表情。

杨开也是疑窦丛生,悄悄地给阳炎传音问道:“认识?”

阳炎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回道:“没见过。”

“认错人了?”杨开更迷茫了,虽说阳炎炼器和阵法水准不错,但她的脾气一向很好,应该不会在外面与人结仇,但从这个龅牙武者的反应来看,对方明显万分惧怕阳炎的样子,好似以前在阳炎手下吃过大亏一般,让他刻骨铭心的难忘。

“葛贤侄!”颜裴低喝一声,一股无形的神识力量朝那龅牙武者冲击过去,这才将他从震骇中唤醒。

葛姓武者一个激灵下,眼中的惶恐消散了许多,但额头上却瞬间渗满了细密的汗水,肉眼可见地。他的脸色竟开始发青,嘴唇也泛起了白色。

搞什么东西?杨开一脸不悦。就算此人之前在阳炎手下吃过什么亏,此刻再见也不至于如此不济吧?更何况,阳炎还说自己根本不认得对方,这样看来,对方认错人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只是认错人便有这样不堪的反应,看样子这家伙也是个绣花枕头,杨开冷哼一声,不由地有些瞧不起对方了。

回过神来。那葛姓武者不停地用手擦拭额头上的汗水,可擦完一片又冒出一片,怎么也擦不干净,很快衣袖都被汗水打湿了。

一边擦着汗水,一边不停地拿眼睛朝阳炎瞄去,可一对上阳炎的双眸,便赶紧撇开目光。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

见此,阳炎抿嘴微笑起来,忽然发现这人挺有意思的,当下嘴角微挑,拿一双美眸狠狠地盯着对方,在她的注视下。那葛姓武者双腿慢慢地打颤起来,目光四顾,仿佛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或者赶紧逃离此地。

这如芒刺背的模样让颜裴哭笑不得,朗声道:“葛贤侄。有话好好说。”

葛姓武者嘴角一抽,仿佛是想笑。却挤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表情,拘谨万分地冲阳炎抱了一拳,颤声询问:“敢问这位姑娘……高……高姓大名!”

这句话仿佛用掉了他全身的力气,问完之后,他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吞咽口水的声音极其响亮。

颜裴伸手扶额,一脸无语。

说起来,他对自己那老友的这位后辈子孙也算有些了解,知道对方一直跟着那位老友隐世不出,虽然见识阅历不多,但本身的修炼资质却是逆天般的存在,所以即便只有返虚一层境的修为,却可以越阶作战,乃是精英中的精英。

这一次不得以奉那位老友之命出山,路上也遇到了一些麻烦,可都被他用雷霆手段解决了。

对方不是胆小之人啊,模样虽然生的猥琐了一些,可气概却豪气干云,颇得自己赏识,颜裴甚至有意传信那位老友,让这葛姓武者留在聚宝楼里担当要职呢。

可今日这一幕却让颜裴不敢置信,就算这女娃娃手段再怎么了得,也不应该一照面就将这位葛贤侄吓得如此狼狈吧?更何况,这女娃娃看起来根本就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我?”阳炎微微一笑,娇容绽放,让那葛姓武者根本不敢直视,“我叫阳炎,不知阁下有何指教?”

“阳炎……”葛姓武者一个哆嗦,险些一屁股跌倒在地,嘴上嘀嘀咕咕也知道唠叨了几句什么,旋即佝着腰,不断地作揖抱拳:“不敢不敢,我叫葛七,叫我小七就行。”

说话间,脸上还陪着谄媚的笑容,被那龅牙衬托,愈发显得猥琐不堪。

“小七!”阳炎轻轻颔首,强忍着笑意,一副雍容高贵的神态,轻启朱唇道:“小七啊。”

“在!”葛七连忙应道,差点把脑袋低到裤裆里,恭敬非常。

“本姑娘生的很丑么?”阳炎似乎漫不经心地询问。

这话却如晴天霹雳,让葛七脸色大变,连忙摆手道:“不不不,姑娘容貌闭月羞花,乃是一等一的绝色,与丑字毫不沾边。”

“是嘛?”阳炎柳眉一竖,厉喝道:“既如此,那你为何一副见到鬼的样子?我还以为自己长的见不得人呢。”

葛七愈发显得惶恐不安,哭丧着脸道:“冤枉啊姑娘,实在是,实在是……”

“实在是什么?”阳炎逼问道,神态竟隐隐透着一股威严。

这一幕让杨开和颜裴看的一呆,因为这股威严似乎并非装出来的,而是带着一种让任何人都为之臣服的味道,那一瞬间,就连颜裴都隐隐生出一种阳炎高高在上的错觉。

葛七更是不堪,竟双腿一软,直接朝地上跪去,好在颜裴及时反应过来,伸手一拂,将他的身子托了起来,轻咳一声,扭头望着杨开道:“杨小友,你看……”

杨开轻轻颔首,瞪了阳炎一眼:“别闹了!”

人家葛七好歹也是个返虚一层境武者,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惧怕阳炎到如此程度,但阳炎继续作弄他就有些过了。

阳炎吐了吐香舌,噘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