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送请柬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送请柬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呵呵,海心门虽然远在无忧海,距离此地甚远,但毕竟势力不弱,在下也多有耳闻,而海心门中有如此红发的,想必只有崔兄一人了。”挡在海心门众人前方的武者一脸云淡风轻地解释道。

听了他的恭维,红发老者面色稍霁,但也并未就此放松警惕,开口道:“你是何人?”

“我姓谢!”那人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

“姓谢?与我何干?”红发老者眉头一皱。

谢姓武者眉头一皱,显得有些意外,想了想,试探性地问道:“崔兄远道而来,已有几日?”

“不过三日而已,但这与你有何关系?”红发老者被对方说的有些糊涂了,对方一不言明来意,二不告知身份,实在可疑的很,而且还问这些没头没脑的问题,让他及是不耐。

“原来如此,想必崔兄还没仔细打探下天运城附近的局势和情况吧?”那谢姓武者却仿佛有所了然的样子,微微一笑。

红发老者冷哼一声:“是又如何?有话直说,不要拐弯抹角!”

谢姓武者呵呵一笑:“崔兄勿怪,若是如此的话,那就不难解释为何贵门弟子会去龙穴山捋虎须了。”

“捋虎须?”红发老者双眼一眯,“就那个小山头?他们也配?”

谢姓武者淡淡道:“若谢某告诉崔兄,那小山的主人与钱通长老关系不错,甚至有传言他与费之图城主有些关系。而且还有一位返虚一层境武者死在他手上,崔兄还会这般藐视他么?”

“什么?”红发老者勃然变色。脸色阴晴不定,低喝道:“此言当真?”

“谢某没必要骗你。”

“就算如此,那又怎样,杀我门下精英弟子,必要他血债血偿!”红发老者色厉内荏地喝道,虽然这谢姓武者告知的信息让他有些忌惮,但今日之事事关重大,由不得他不想方设法报仇雪恨。

若是不作为的话。他连海心门都没法回去。

“哈哈!谢某要的就是崔兄这句话。”那谢姓武者闻言大笑一声,眼中厉色一闪,低声道:“不瞒崔兄,死在那小山主人手上的返虚镜,正是我谢家的一位长老,我谢家与那小子也不共戴天!”

“哦?”红发老者显得有些意外,旋即似乎像是想起了什么。上下打量了一下那拦在前方的武者,迟疑道:“影月殿有一位叫谢戾的执事,与阁下……”

“谢戾正是鄙人堂兄!”谢姓武者微微一笑。

闻言,红发老者面色大喜,再不敢托大,竟客气地抱了抱拳道:“原来是谢兄。崔某怠慢了。”

“无妨无妨!”谢姓武者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亲热道:“不知者不怪嘛,崔兄是带着门下弟子驻留附近监视帝苑动静的吧,若是不介意的话,不妨去谢家小住些时日怎样?我谢家虽然不算什么太大的家族。但一处上好别院,几间厢房还是能腾出来的。”

“如此甚好。就不知道是否叨扰贵家族了。”红发老者面色一喜,正愁找不到好地方落脚,却不想这边就有人邀请了,而且听这人刚才之言,似乎与那小山头的主人恩怨还不小的样子,顿时与之有些惺惺相惜同仇敌忾,想都不想就答应了下来,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尽管红发老者也知道对方似乎有借力的想法,但也毫不在意。

“崔兄说的哪里话,贵门能来谢家落脚,可是让憋处蓬荜生辉啊,这边请,咱们一边走一边好好聊聊,在下对无忧海可是向往的很,却一直没机会前去。”谢姓武者邀请道。

“请!”红发老者客气了一番,当下两人便带着十几个海心门弟子朝谢家总坛赶去。

谢姓武者很是健谈,一路上与红发老者滔滔不绝地聊着一些奇人异事,更恰到好处地表达了下自己对无忧海的向往,立刻让红发老者感受到了什么叫宾至如归。

聊了片刻,红发老者便开始打探关于杨开的情况,在得知他的后台居然真是钱通之后,不禁面色微变,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报仇的难度可不小。

而且,谢家也算是身处在影月殿的势力范围内,这般明目张胆地与那龙穴山敌对,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似乎是知道他心中顾虑些什么,谢姓武者当即告诉他,关于谢家和龙穴山的恩怨,影月殿不会插手分毫,这个消息让红发老者大喜过望,越发觉得前去谢家的决定是作对了,只要影月殿不干涉,以谢家和实力再配合上自己这边的力量,捣毁一座小山头还不简单?

念及至此,红发老者面色狰狞起来,似乎已经看到杨开被碎尸万段的那一幕。

……

龙穴山内,一栋比较大的阁楼里,杨开将魏古昌等人迎了进来,主宾落座,妩衣亲自端了些几盘灵果上来,又命人奉上香茗,这才退下。

“杨兄,请受魏某和宣儿一拜!”

让杨开大为意外的是,魏古昌忽然又站了起来,与董宣儿两人真挚无比地冲自己行了一礼。

“魏兄这是做什么?”杨开愕然无比,连忙起身将两人托起。

魏古昌咧嘴一笑:“魏某活了这些年,从来没佩服过谁,即便是曲长风和方天仲,也不配让魏某低头,杨兄你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

杨开略一思索,便明白他到底为何这般郑重其事了,摆了摆手道:“魏兄严重了,上次钱长老能够脱困,与我关系不大,具体的过程想必你们也听钱长老说了,我也仅仅是随着费城主进帝苑中走了一圈而已,若非费城主他们触动禁制,我恐怕也会被困在其中。”

“可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