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平安无事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平安无事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似乎是察觉到了杨开的到来,阳炎缓缓睁开了美眸,隔着那透明的能量膜望了他一眼。

四目对视,杨开面色一惊。

因为在这一瞬间,他骇然地发现,阳炎的眼神有些陌生,竟让他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种卑微的心态,仿佛在她面前,自己就如蝼蚁一般渺小。

可当他仔细望去的时候,阳炎又恢复如初,好似刚才的一切,都只是自己的错觉。

而阳炎在看了他一眼之后,便又重新阖上了美眸,一副分心无瑕的模样,杨开尝试着呼唤了几次,也得不到任何回应。

就在这时,下方的识海翻滚起来,从里面忽然冒出一个橙色的气泡,那气泡徐徐上升,来到阳炎面前,噗地一声爆碎开来,随着气泡的爆裂,一种杨开几乎无法察觉的能量涌入了阳炎的神魂灵体中。

下一刻,阳炎的表情变得痛楚万分,仿佛正在经历什么磨难般,黛眉紧皱,娇躯不断地轻颤,双臂将自己的身体抱的更紧了。

杨开心头一揪,脸色阴晴不定。

他不明白阳炎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到了此刻,也总算看出,阳炎之所以会这样,完全跟她识海里的那些气泡有些关系。

这些气泡不是包裹着阳炎一生的经历和记忆么,怎么会让她如此难受?

蓦然间,杨开想起了一件事。阳炎曾经跟他说过,她的炼器知识和阵法知识。并无人教导,全都是自己莫名其妙就领悟的,而且随着对阵法和炼器的研究,她懂的也会越来越多,越来越深奥。

难道这些气泡里封印的,便是阳炎未曾掌握的那些知识?可是这些东西又是从哪里来的,为何会被储存在她的识海之中,为何又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让她领悟?

杨开怎么也想不明白。

阳炎此刻的情况,就好比一个人接受到的未知信息太过庞大。无法立刻消化。只能被动地接受,转而将神魂灵体封闭在识海之中,寻求自我保护。

这些尽管只是杨开的猜测,但估计也是八九不离十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杨开没法帮忙。除非将那些气泡里封印的知识夺走。替阳炎分担一二。但这毕竟是阳炎的财富,未经她的允许,杨开不可能这么做。

真要这么干了。那就是强取豪夺了。

如今阳炎虽然痛苦了一些,但只要熬过这段时间,那她的收获将难以想象。

想明白这一点之后,杨开暗暗松了口气,如今找到了问题的根源,并非杨开之前想象的那样,他自然不再担忧。

不过,自己暂时倒是不急着出去,留在此地可以替阳炎护法,免得真出现什么意外无法及时相救。

打定主意之后,杨开便轻声地跟阳炎说了几句,告知她自己的打算,当即身形一晃,躲到了远处,盘膝坐在半空中,凝视着阳炎那边的动静。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似乎是因为自己留下来的缘故,让阳炎备受鼓舞,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那识海中的气泡一个接一个地冒了出来,不断地升到阳炎身边爆裂开来,将其中封印的种种信息涌入她的体内。

阳炎的表情纵然依旧痛楚,但反应却比之前好了很多。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气泡的减少,阳炎的表情也逐渐安稳了。

一眨眼,便是半个月左右,在此期间,杨开寸步未离,甚至连眼睛都没阖上,无时无刻不在关注阳炎那边的动静。

终于,识海里最后一个气泡升腾爆裂,内部封印的信息很快便被阳炎吸收。而到了此时,阳炎体外的那一层能量膜也轰然破碎,紧闭着双眸的阳炎缓缓伸直了娇躯,一手环绕在胸前,一手挡在美腿间,身躯微微后仰,一头长发无风自动,夸张至极地铺张开来。

整个识海也在这一刻忽然归于平静。

杨开怔怔地望着,这唯美的一幕让他感觉阳炎就仿佛是神女一般,凛然不可侵犯。

一直以来,阳炎都是被一身黑袍包裹头脸,即便是杨开想看见她的真容都不是简单的事,却不想这女人竟如此有魅力,她要是穿戴的好一些,走出去只怕会让无数男人为之疯狂。

就在杨开怔怔观望的时候,阳炎的神魂灵体内忽然迸发出一圈耀眼的光芒,那光芒刺目至极,非但如此,还有一股让杨开勃然变色的气息悠然荡开。

那气息袭来,让他竟忍不住有些颤抖。

帝威!杨开的眼珠子瞬间瞪圆。这种气息他在落帝山感受过,自然不可能认错。

这一股帝威之力出现的诡异,消失的也迅速,待到光芒散尽,杨开再望去的时候,阳炎的神魂灵体上已经幻化出一套黑袍,将她的头脸包裹起来,美眸顾盼间朝杨开望来,显得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

见此,杨开微微皱眉,站起身来,迅速地朝她那边飞去,待到近前,上下打量了几眼,面露古怪之色。

阳炎还是那个阳炎,看起来并没有多少变化,可之前看到的一切却让杨开疑窦丛生。

“没事了吧?”杨开沉默半晌,才开口询问。

“恩,没事了。”阳炎捋了下耳边秀发,冲杨开微微一笑。

笑容中竟充满了自信的味道!这可是杨开从未见过的笑容,以前的阳炎胆小如鼠,只有在炼器和布阵的时候,才会表露出这种自信。

“这次让你担心了。”阳炎面露感激地轻声道。

“没事就好,妩衣和千月都很担心,一直不知道你出了什么事,既然现在已经无事,那便出去吧。”

“你先出去,我还要再待一会,有些事我想理一理!”阳炎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