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天地之灵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天地之灵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待到几个圣王境小辈仔细打量一番之后,无不面露惊奇,因为这些冰雕身上的服饰,分明跟如今幽暗星上一些宗门的服饰很相似,尽管有些不同之处,但仔细查探的话,还是可以发现一些共同点的。

比如有一人,衣服胸襟处,绣着一个小小的雷字,这与如今雷台宗的服饰是一样的。

而另一人,袖口处绣着一个战字,生前应该是战天盟的人。

其他的诸如琉璃门,离火教,万兽山应有尽有,费之图甚至在里面发现了一个影月殿的前辈。

这些被冰冻在此地的武者,无一不是修为精湛之辈,既然能深入到此地,肯定都是福缘深厚之人,一个个也都是手段通天,但却陨落此地,不免让人扼腕叹息。

“现在不是看这些的时候吧?”杨开眉头紧皱,见费之图等人的目光全都盯在那些死去的前辈佩戴的空间戒上,淡淡地提醒道:“他们会被冰冻在这里,说不定此地真有什么莫大的危险,我们是不是该赶紧通过?”

被杨开这么一说,费之图等人神色不由一凝。

刚才发现这些冰雕的时候,众人自然在惋惜之余看到了他们的空间戒,这些人既然生前都是名闻一方的大人物,空间戒里的好东西肯定不少。

是人都有贪欲,在觊觎这些空间戒的时候,众人竟没想到他们为何会被冰冻在此,直到杨开出声才回过神来。

费之图瞬间出了一身冷汗。连忙点头道:“不错!赶紧走!”

宁向尘等人也收回恋恋不舍的目光,紧随在费之图和杨开两人身后。

但众人才走出不到百丈距离,杨开忽然低喝一声:“谁!”

话音落,一道金丝已经弹指射出,直朝虚空之处卷去,那边白光一闪,一个模糊的影子从众人的视野不见踪影,与此同时,一大片冷冽寒气当头朝众人笼罩下来。与器灵火鸟形成的防护冲撞在一起。发出刺啦刺啦的声响。

眨眼的功夫,器灵火鸟所布下的第一层防护,竟被那寒气穿出一个窟窿,好在离火罩发挥了作用。将残余的寒气阻挡下来。

饶是如此。费之图也是勃然变色。因为就是这么一点点残余的寒气,俨然已经让离火罩的威能消除大半,险些直接被破开。

“什么东西?”宁向尘脸色大变间。扭头四望。

其他诸人也同样脸色惊恐。不说器灵火鸟布下的防护到底有多强,就说影月殿殿主拥有的离火罩异宝,本就是克制冰寒之意的东西,但被那残余的寒意接触之后竟摇摇欲坠,可想而知那寒意到底有多强的威能。

若是没有这两层防护,刚才一个照面,众人恐怕就已经赴了那些前辈的后尘。

此地果然有别的凶险存在!

杨开的脸色尤其难看,因为在刚才一瞬间的接触己的火鸟器灵,竟有些不是对手的样子,这让他意外的同时又震惊万分。

器灵是被地肺火脉灼烧了几万年才形成的,连它都不是对手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好在那一闪而逝的白光并没有就此隐藏身形,一击不出了本来样貌,停留在不远处。

众人一看之下,不禁目瞪口呆。

因为那东西,竟然是一只白兔的模样,只不过这一只白兔却是体型肥硕,足有普通白兔的三倍大小,通体毛发纯白,不染丝毫杂色,看来起犹如冰雕玉琢,唯独一双眼睛,赤红无比,散发着暴戾和残忍的光芒。

“灵气化形!”

“天地之灵!”

费之图等几个返虚镜失声惊呼。

以他们的眼力,自然一下就可以看出这只白兔并不是血肉之躯,而是跟器灵火鸟类似的存在,都是由灵气组构而成,开启了灵智的存在。

这一类存在,便是天地之灵!

器灵勉强算是天地之灵的一种,但也不完全是,因为器灵的诞生,是依靠了炼器炉,炼器炉是器灵的容身之处,一旦炼器炉损坏的话,器灵就可能就此灰飞烟灭。

而眼前这一只双目赤红的白兔,却是真正意义上的天地之灵。它没有诞生的容器,而是纯粹由此地浓郁的冰寒能量汇聚,自行开启了灵智诞生出来的。

天地之灵数量及其稀少,但是价值却不可估量。

一旦有同属性的武者得到这种天地之灵,将其炼化甚至吸收的话,那自身实力便可平白增长很多,毫无危害,足能省去多年苦修。

但天地之灵本身威能莫测,所以就算是有人发现了天地之灵,也不一定能够捕获,说不定还会反被天地之灵击杀。

众人虽然早就猜测在这种严寒的条件下,经历长年累月的时间积累,此地肯定会诞生一些好东西,可谁也没想到,诞生的居然是天地之灵这类异物。

一时间,众人的表情都精彩起来,有忌惮,有兴奋,有恐慌,不一而足。

那些踏足此地的前辈为什么会被冻成冰雕,此刻也有了解释,肯定是这只天地之灵的手笔了,它隐匿在这冰寒之偷袭,即便是返虚三层境强者也不一定能避开,以它的手段,一旦武者被击好不到哪去。

刚才若非杨开感受到了器灵火鸟的警示,也肯定发现不了,只是火鸟与这只白兔形态的天地之灵属性相克,在它发起攻击的瞬间便有所察觉。

怪不得感觉器灵不是对手,原来是一只天地之灵!杨开的脸色稍霁。

此时此刻,白兔形态的天地之灵在一旁虎视眈眈,一副不怀好意的模样,众人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费之图的脸皮抽搐了一下:“这下麻烦大了,诸位可有什么好办法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