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阵牌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阵牌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九阶云兽虽然威势不凡,但杨开和连广无论是谁都不是普通的圣王三层境,杨开本人自不必说,越阶作战乃是家常便饭,而连广驱使的几只傀儡也不容小觑,与器灵火鸟配合之下,轻而易举地便将那九阶妖兽纠缠住了,让它无法去骚扰费之图等人。

若非顾忌分光云海阵的诡异和诸多变化,两人恐怕用不了多久,便能将那九阶云兽斩杀。

见两个圣王境应付的如此轻松,费之图等人也是大喜过望,心头稍定。而在见识到云兽的生成之后,他们也明白在这阵法之中,只能拖延时间,立刻更改了之前的策略,不求击杀云兽,只求拖住它们。

如此一来,几人压力大减,竟应付的游刃有余。

在此期间,蔡合和杜思思两人不断地往那些阵盘阵基中打入圣元,窥探这分光云海阵的种种奥妙,企图寻找到诸如阵眼和阵门所在,但此阵是上古奇阵,绕是两人出身精通阵法的家族,短时间内也是一筹莫展,急的额头直冒冷汗。

别看眼下局势平稳,无论是杨开和连广两位圣王境,还是费之图等三位返虚镜都应付的轻松至极,可一旦时间拖长了,势必会有变故发生,天知道在此阵之中,还会不会有更多的云兽出现?

所以两人也是卯足了力气,拿出平生所学,不停地推演这阵法的种种变化。

一炷香时间过去了……

半个时辰过去了……

一个时辰过去了……

文姓武者的脸色逐渐变得凝重,而费之图等人同样不见轻松。反倒是实力相对较弱的杨开和连广两人一脸写意。

对杨开来说,此战主要出力者还是器灵火鸟,他只是在一旁随意地施展下九天神技,牵制牵制那只九阶云兽,以他体内的圣元储藏量来说,根本消耗不了太多,而连广则是驱使傀儡迎敌,虽然神识消耗巨大,但在服用了一些补充神识力量的丹药之后,倒也心平气和。脸色如常。

可如此长时间的纠缠战斗下来。费之图等人都隐隐有些吃不消了,一身圣元消耗巨大,再这么继续下去,局面堪忧。费之图心中不禁焦急起来。不断地拿目光朝蔡合和杜思思两人望去。想看看两人进度如何。

文姓武者见此,也不得不开口催促起蔡合和杜思思两人了,两人倒也不负所望。在经过了一个时辰的推演之后,总算是找到了一处破绽。

一道玄光忽然从那无数阵盘和阵基中激射而出,原地盘旋两圈之后,悠地朝远方射去。

眨眼的功夫,那玄光便打中了一团在半空中飘荡的火红云朵,被玄光击中后,那原本正在移动的火红云朵,竟忽然定在那里。

杜思思俏脸一喜,连忙娇喝起来:“阵眼就在那里,破掉它就能破掉分光云海阵了!”

听她这么一喊,所有人都面露喜色,虽然在进来之后,大家就已经隐隐猜测,阵眼或者阵门兴许就隐藏在那无数云朵中,可谁也不敢轻易地触动这些云朵,唯恐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如今阵眼已经被寻到,这个顾虑自然不复存在。

“文兄!”费之图忽然低喝一声。

“交给文某了!”文姓武者脸上浮现出一丝冷厉之色,盯着那被玄光击中的云朵,手腕一番,一根半尺来长,通体金黄色的长针忽然出现在了指间,旋即他往内灌入圣元,金光大放中,口中低喝道:“去!”

话音落,把手一甩,金光直朝那云朵攻去,半空中,那金光似乎幻化成了一只獠牙灵蛇,张开了血盆大口,威势十足。

眼看着金光就要击中云朵,让人吃惊的一幕发生了。

那云朵居然在一阵蠕动变幻间,忽然化成了一只仿佛松鼠般的火红小兽,小兽眼珠子滴溜溜一转,露出及其不屑的神色,身形晃动间便诡异地消失在了原地。

金光所化灵蛇攻到近前,竟一下扑了个空。

文姓武者脸色一沉,表情难看起来,他虽然知道那云朵肯定还有变化,但怎么也没想到,对方所化云兽居然就这么消失不见了,神念放出,居然也感受不到任何气息的存在。

正一头恼火的时候,却见那边杨开身如疾风,直接窜到了小兽消失的位置,神色冷酷地把手张开,朝那里抓了过去。

噗嗤一声……

杨开的大手似乎是抓到了什么东西,但任凭文姓武者如何去看,也看不到分毫,反倒是一阵吱吱乱叫的声响从那里传来。

旋即那边一阵流光闪烁,之前消失不见的小兽居然再一次诡异出现,而此刻,那小兽竟被杨开握在了手心处。

它居然没走,而是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方法隐蔽了身形,那方法足以欺瞒文姓武者的神念探查!

这小子怎么发现的?文姓武者惊疑不定地望着杨开,实在有些想不明白对方到底是瞎猫碰到死耗子还是真的有的放矢。

就在他心思急转的时候,杨开手上已经冒出了一团漆黑的魔焰,无情地焚烧那小兽。

任凭小兽如何挣扎反抗,也摆脱不了杨开的束缚,这作为阵眼的云兽居然一点战斗力都没有,似乎只会隐匿身形,或许还有别的神奇能力,却没来得及发挥。

眨眼的功夫,小兽便被魔焰焚烧成了一团,一块木质令牌样的东西,离奇地出现在了杨开面前。

杨开表情一怔,一把将那木牌抓在手上。

在小兽被灭的同时,一直与费之图等人纠缠的那几只云兽,还有与火鸟和连广周旋的云兽,甚至漂浮游走在四周的无数云朵,都一股脑地朝木牌涌了进来。

仿佛那木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