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一招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一招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见杨开如此识趣,费之图不禁露出一丝满意的神色,先前他在暗中观察,还隐约觉得这小子无法无天,桀骜不驯,没想到居然也是个玲珑之人,总算不枉费自己一片苦心。

城中店铺基业确实损伤烧毁不少,但那毕竟是死物,也犯不着多追究,只要事后重建就行了,至于死掉的那十几个人,大多数都是谢家的弟子,跟他费之图有半毛关系,就算此地的人全死了,他也无所谓。

沉吟片刻,费之图道:“本城主给你指两条路,就看你自己选择哪一条了。”

杨开做出认真聆听的模样。

“第一,将你刚才得到的圣晶拿出来作为补偿,杀人放火,你总不能这么一走了之,那些圣晶足够赔偿了,你觉得如何?”

此言一出,山羊胡须老者等人面色微变,立刻明白自己等人刚才的担忧居然是真的,费城主真要有意将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再一联想到殿内的一些传闻,当即心中戚戚,不敢多言什么。

杨开目露讶然之色,歪着脑袋想了想,洒然一笑:“前辈提议不可谓不妥当,但请恕晚辈斗胆拒绝了!”

“恩?”费之图双眸一眯,有些意外地望着杨开,说实话,他会提出这种补偿方案,也是因为此地就属他实力最强,更身为一方城主,觉得马心远等人不会反驳自己的缘故,哪里晓得自己一番好意,这小子居然还不领情,顿时心头微怒,暗骂杨开不知天高地厚,冷哼道:“你不听听第二条路是什么,就敢拒绝?”

杨开肃然道:“晚辈这次来,目的之一就是为了取回这些被抢走的圣晶,如今既然到手,就没有再退回去的道理,前辈还是说说第二条路是什么吧。”

费之图凝视着他,好一会才道:“既然你这么有主见,那本城主就不劝你了,第二条路更简单,不闪不避,你接我一招,只要不死,我让你离开!”

“不闪不避接你一招!”杨开眼帘一缩,反倒是马心远等人听到这句话,纷纷大喜过望。

费之图已经是返虚三层境巅峰了,在实力上几乎能与钱通相提并论,有这么一个强者亲自出手,纵然只是一招,那嚣张的小子也别想全身而退,说不定他就会死在这一招之下。

马心远等人心中暗喜的同时,还以为自己等人刚才误解了费之图的意思,原来他根本就没打算让这小子安然离去啊,只是因为身份修为的差距,不方便以大欺小,但既然是对方主动选择的,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当下幸灾乐祸地朝杨开望去,暗暗期待好戏登场。

“不敢?”费之图讥诮地望着杨开。

“有何不敢!”杨开眼中精光爆闪,熠熠生辉,返虚三层境,以他如今的实力对付起来确实不行,但如果只是接上一招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而且,即便受伤,以他的恢复能力想必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痊愈了。

正好借机试探下,自己与这个层次的武者相差多远。

幽暗星上,返虚三层境巅峰为最强境界,如果真能在费之图手下全身而退,那他就可以重新审视下自身的实力了。

“小子有种!”费之图一直温和的面孔忽然浮现出一丝狞笑,厉喝道:“希望你不要后悔才好!”

杨开脸色冷峻,一言不发,伸手当中一指,那盘旋在他头顶上的火鸟清脆地鸣叫一声,化为一团火光,将他全身包裹,看上去红炎流动,周身附近空间扭曲。

杨开再祭出自己的紫色盾牌,往内灌入圣元,沙尘暴骤然成型,风沙狂起中,将他的身形淹没。

下一刻,一面面由漆黑火焰凝聚而成的盾牌,悬浮在了杨开的身前,正是他用自身圣元凝聚出来的浩天盾!

这三道防御才刚刚完成,费之图那边已经传来了惊悚至极的圣元波动,旋即他往前跨步一步,在无人看清的情况下,直接来到了杨开身前十丈处。

旋即,一声虎啸忽然从他体内传出,一个巨大的虎头悠然出现,浮现在他的身体上方,那虎头刚出现的时候还是一片虚影,但随着费之图的圣元灌入,竟逐渐地有凝为实体的迹象。

与此同时,无与伦比的凶厉之气从虎头上传出。

一旁围观的马心远等人纷纷变色,连忙后退,虽然费之图没有刻意针对他们,但从那虎头上传来的缕缕杀机犹如实质,风刀一般切割在他们身上,让他们遍体生寒。

城主大人动真格的了!众人大喜过望。

“小子,当心了!”费之图沉喝一声,那悬浮在他头顶处的虎头忽然张开血盆大口,犹如猛虎下山,携万钧不敌之势,朝杨开所处之地扑了过去。

杨开脸色一沉,疯狂地催动圣元。

下一刻,那凝为实质的虎头便与布在最外围的浩天盾相触,一阵咔嚓嚓的声响传出,几十面浩天盾犹如纸糊的一般不堪一击,应声破碎,而那虎头却余势不减,直扑向第二层沙尘暴。

沙尘暴是由紫色盾牌内部蕴藏的威力催动出来的,威力无穷,虎头悠一陷入其中,便被风沙之力所阻,身形骤然一滞,隐隐有要停止下来的迹象。

可杨开却不喜反惊,面色更加凝重不少。

费之图一声冷笑,神念催动间,那虎头口中忽然喷出一团幽光,幽光一出现便爆裂开来,直接将沙尘暴撕裂出一道口子,与此同时,虎头趁势而入,沙尘暴再也阻挡不了分毫。

只是眨眼的功夫,硕大的虎头便袭到了杨开面前,血口大口张开下,一口朝杨开咬了过去。

杨开哪敢怠慢,心念传达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