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你姓谢?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你姓谢?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老者的修为也只有返虚一层境顶峰,若非因为顾忌重重,哪会这么麻烦,直接杀了余锋,施展探魂秘术,自然有机会得到余锋脑海中的信息。

只是因为一些原因,老者现在还不敢轻易杀人,而且,探魂秘术施展出来也消耗极大,还不一定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情报,所以他才无法动手,只能用这种手段来威逼余锋等人。

见余锋这般硬气,那面貌狰狞的壮汉冷笑连连:“好好好,我就喜欢你这么有骨气的人,你能死守着不松口,他们呢?我倒要看看,你们是不是都这般硬朗。”

这般说着,又望向第二人,问出与刚才一般的问题。

而得到的答案,居然还是一口夹带了血水的唾沫。

壮汉再一次长鞭扫出,将那海克家族的弟子扫的飞起几圈,重重摔落在地上,半晌也没爬起来。

旋即,他将目光转向第三人,脸色阴霾到了极点,厉声道:“说吧,说出来就轻松了,要不然接下来有你们好受的。”

第三个海克家族的弟子抬起眼帘看了看他,神色漠然,这个弟子只有入圣一层境的实力,是来的几个人当真修为最低的,眼下圣元被封,真要吃了那么一鞭子,恐怕十天半个月都别想起床。

余锋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说什么,可话还没说出口,那人就道:“放心吧峰哥,虽然我们来龙穴山没多久,但每个人都得了不少的好处,怎会做那恩将仇报的白眼狼?影月殿算个屁,他们能让我们这么多人,在短短的时间内集体晋升一两层小境界么?”

“好!”余锋心中一热。重重点头,心知他说的不错,五六十个海克家族的弟子,跟着妩衣脱离家族,投靠龙穴山。这两三年来,他们根本不愁修炼资源,各种灵丹妙药源源不断,比起以前的日子要优越无数倍,而且每个人最少都得到了一两件秘宝防身,这些秘宝。可全都圣王级的档次。

可以说,每个海克家族的弟子,都已经将龙穴山当成了自己的家,产生了浓厚的归属感。

那壮汉见此,知道问了也是白问,当下不再言语。扬起了手中长鞭,眼看着长鞭就要落下,那端坐在椅子上的老者忽然睁开了半眯的双眸,扭头朝外望去。

轰……

一声巨响传来,夹杂着剧烈的圣元波动,外面似乎发生了打斗,伴随着几声惊呼和惨叫。旋即一切平静了下来。

“何人闯我聚源堂!”老者脸色一冷,长身而起,身形晃动间便朝外冲去,可人在半空中便又怪叫一声,如遭重创地倒退着飞了回来。

一道匹练般的光芒紧随在他身后,直接落在这厢房之中,气势如虹地将老者笼罩。

老者面色大骇,连忙祭出一面小盾般的防御秘宝,挡在身前。

爆响声传出,老者身形蹬蹬蹬往后退了几步。才缓冲掉那巨大的力道,再往自己的盾牌上望去,面皮忍不住一抽。

自己这虚级下品的防御盾牌上,竟沾染了一簇簇燃烧的漆黑火苗,那火苗中透着及其灼热的力量。盾牌表面已经有要融化的迹象了。

这一幕让他亡魂皆冒,知道自己刚才若是中上这种火苗,只怕不死也得脱一层皮。

还不等他再有什么反应,两股势的力量已经从天而降,将整个厢房都笼罩在其中,再抬眼望去,只见到一个身形伟岸的青年,裹着一身寒气悠然而入。

这青年身后,还跟着两个老者,那两人与自己一样,都是返虚一层境的修为,那笼罩在房间中的势,便是这两人所放。

老者眼帘一缩,知道有些不妙了,此地只有他一个返虚镜坐镇,根本不可能以一敌二,连忙从空间戒中取出一物,匆匆捏碎,这才暗暗呼了口气。

“杨开!常供奉,郝供奉!”余锋等人一见来人,纷纷大喜过望叫喊了起来。

杨开把眼一扫,几人身上的惨烈伤势顿时印入眼帘,让他眼帘一缩,心中翻滚起无限杀机。余锋等人的伤势已经很严重了,几人气血之力都显得不足,明显有些伤到根基的征兆,只怕自己再晚出关两日,他们的修为都得倒退,不过现在还来得及,只要提供一些灵丹妙药,将养些日子就好。

“你就是杨开?”那老者闻言一惊,凝视杨开不放。

杨开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丝毫没有要搭理他的意思,冲常起示意了一个眼神。

常起会意,立刻走上前去,指尖圣元迸发,凝为利刃,先是解除了余锋等人的捆绑,然后又查探了一下他们体内的禁制,眉头皱起。

这些禁制尽管也是返虚一层境武者下达的,但他想要破解的话,最少也得一两个时辰的功夫,眼下显然不是破解的好时候。

带着余锋等人来到杨开身边,与他低声说了几句,便垂手站到了一旁。

杨开轻轻点头,这才朝那老者望去,半眯着双眼道:“听你刚才所说之言,你似乎早就认得我?”

“哼!是又如何?”老者冷哼一声。

杨开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忽然问道:“你姓谢?”

那老者面色微微一变,变得惊愕万分,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

“果然!”杨开轻轻颔首,面上一片了然之色,之前在跟妩衣等人商谈的时候,他就有此猜测了。如果真是因为影月殿内部的争斗而导致龙穴山被牵连的话,那自己这边也不应该被牵连的如此之深。

毕竟不管对谁来说,龙穴山都是一个大客户,与其合作有益无害,不至于这般毫无缘由地来得罪。

杨开本能地觉得,会这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