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战返虚

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战返虚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返虚镜强者全力出手,杨开自然也受到影响,身形一滞的刹那,铺天盖地的攻击已经从前方袭来,正是汪玉晗等人趁机发难,这些攻击,有武技,有秘宝的威能,每一样都是含怒而出,大有要将杨开击毙当场的架势。

只要杨开一死,那两个女子对他们来说根本构不成威胁。

面对这样的攻击,杨开只是把手一翻,一面紫韵流转的盾牌便出现在手上,旋即那盾牌中迸发出浓郁的风土两属性气息,平地里忽然卷起一股狂沙和骤风,转瞬间便在杨开三人所处的位置形成了一片小型的沙尘暴,将三人身形完全遮盖!

巨响声传出,那一道道攻击和秘宝的威能轰击在沙尘暴上,根本无法渗透分毫,全部都被沙尘暴吞噬殆尽。

见此情形,汪玉晗脸色冷厉非常。在葬雄谷的时候,他就见过杨开动用这面虚级上品档次的盾牌秘宝,自然知道它的不凡之处,现在亲自出手攻击,更是明白这盾牌的防御强悍。

这样的防御秘宝,只要持有秘宝的武者圣元不枯竭,根本不是他们几个圣王境能够打破的,可以说被沙尘暴包裹在其中,杨开等人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好!”汪姓老者却眼前一亮,似乎有些见猎心喜,兴奋道:“这秘宝老夫要了!”

说话间,大手张开,一只由圣元幻化而成的巨大手掌,直接朝杨开等人所处之地抓了过去,那五指犹如五座山峰落下,尚未真的抓中沙尘暴,便生出一种天地都被掌控的感觉。

与此同时。一道几乎不可察觉的金光忽然从沙尘暴内飞射而出,骤然间化为漫天金丝,游走切割。

汪姓老者的巨大圣元手掌只维持了不到一息时间,便被这金丝切割的支离破碎,轰然崩散。再无威胁,漫天金丝也在这一刻陡然消失不见。

还不等汪玉晗等人反应过来,那金丝已经悠地闪烁到了他们面前,再一次遮天蔽地,汇聚成一张大网,将几个圣王境武者统统笼罩。

“小心这金丝!”汪姓老者急忙提醒。将自身势的力量朝金丝压制过去。

但让他惊恐万分的是,这金丝居然非但没有受到任何阻扰,反而将他的势也切割的七零八落,根本无法成型。

“不可能!”汪姓老者脸色大变,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口中惊恐叫道:“魔血丝秘术!这是魔血教的魔血丝秘术。你是魔血教的人!”

他总算是通过自己的一些见闻,想起了这金丝的来历。但让他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魔血丝秘术会是金色的,毕竟他听说魔血教的魔血丝是红色的。

而魔血丝秘术,则是整个幽暗星上,少有几样能破除势的秘术。

“我是不是魔血教的人,不劳你操心!”杨开身形隐匿在沙尘暴内。神色淡漠,手中金色如臂使指,猝不及防间,将汪玉晗等几个圣王境武者罩在其中。

同时神念一动,一个模糊的命令下达出去。

汪玉晗等人都是圣王两三层境的武者,自身实力当然不算弱,见汪姓老者这般如临大敌,哪里还不晓得用自己最强的防御手段来防御这金丝,更有一两人,已经施展秘法。准备躲避了。

可让他们惊骇无比的是,他们还没有什么动作,识海内忽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让他们一瞬间心神不稳,凝聚起来的圣元和秘宝也没能催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金丝降临到头上。

嗤嗤声大作,金丝一闪而逝,再一次被杨开收回。

而汪玉晗等几位圣王境武者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眼中满是惊恐之色,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一幕。

“玉晗!”汪姓老者颤声喊了一句。

“七爷……”汪玉晗张口回应,面上一片乞求之色,一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完,身体忽然四分五裂,化为了一滩碎肉。

哗啦……

另外几个圣王境也如汪玉晗一般模样,齐齐仿佛是被打碎的镜子般,分崩离析,伤口处整齐平滑,仿佛被什么利器给切开了般。

只是一击,这几个圣王境武者便全部陨落在此。

场面惊悚骇人至极,血腥味冲天而起。

汪姓老者望着汪玉晗倒下的地方,凝视着那一块块整齐的断肢碎尸,刹那间睚眦欲裂,怒发张狂。

他有些无法接受这样的一幕。

对方只是个圣王两层境武者,有何能耐能在一瞬间击杀这么多修为不弱于他的对手?这让他如置梦境,实在不敢相信,怔怔地看了一会,他才霍地扭头望向杨开所在的位置,咬牙厉喝:“小子,你敢杀我族孙,你到底用了什么阴谋诡计!”

“阴谋诡计?”杨开冷笑一声,把手一挥,一直笼罩他周围的沙尘暴忽然散去,再次露出身形,讥诮地望着汪姓老者,淡淡道:“等你死了,你就知道了。”

“无知小儿,就凭你也想杀老夫!”汪姓老者怒极反笑,一身圣元动荡起伏,眼中杀机浓如实质,显然是因为汪玉晗的死让他暴怒非常。

话音落,手上忽然出现了一口黄钟,那黄色小钟只有巴掌大小,看起来毫不起眼,但杨开却眼帘一缩,不敢有丝毫小觑。

对方有返虚镜的实力,对付自己一个圣王两层境居然出动了秘宝,尽管有些愤怒的原因,但显然也是要出全力了。

就在他防备那黄钟有什么诡异威能的时候,对方手腕一抖,一声钟响忽然从中跌宕开来,那钟响传入耳中,杨开竟感觉自己的心跳跟着猛烈地跳动了一下,旋即身体内的血液流动加速,一股不受控制的暴戾从身体里蔓延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