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赎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赎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千月能成为冰宗的一位长老,在通玄大陆上也能修炼到入圣两层境的境界,自然也是冰雪聪明之人,听完之后,哪里还不明白其中的弯弯绕绕?

沉吟一阵后道:“这么说来的话,你来此倒是真的有原因。不过那个汪玉晗还真的颇有心机,设计的计划居然环环相扣,滴水不漏,此人不可小瞧。”

杨开淡淡一笑,徐徐道:“他这般设计我,如果只是想给我抹黑,让沈诗桃瞧不起我,那也就罢了。但如果另怀恶意,嘿嘿……”

他虽然猜测到汪玉晗的一些用心,但也没有要离开这里的意思,本来留下来,只是打算在这里故意找点事,把汪玉晗的真正用意逼出来,但没想到在此地见到了千月的身影,自然就顺水推舟,来到了这个冰雪阁。

“你还是这么无法无天。”千月怔怔地看着,微微失神,眼前的情况,跟当初他单枪匹马闯进冰宗大闹一场的情景何其相似?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杨开的实力都不算顶尖,可他却敢行一些常人不敢想的事情,想了一阵道:“不过你既然敢如此行事,肯定是有一些依仗的,我也就不劝说你了,但一定要万事小心,我可不希望好不容易在这里碰到一个旧识,居然还要给他收尸。”

“放心,打不过,我会跑的。”杨开咧嘴一笑,“不过你得先告诉我,这个合欢楼的背景如何?”

“背景?”千月黛眉一皱,“具体的情况我不是太了解,毕竟自从我来到这里,就没怎么与外人接触过,但是偶尔听底下的一些婢女们交谈。却知道此地常年会有三位返虚镜坐镇,而且这个合欢楼似乎还是一个叫阙合宗的宗门的隐秘产业,背后同时还有此地城主的支持。”

“阙合宗?”杨开愣了一下,总感觉这个自己好像在什么时候与这个宗门的弟子打过交道的样子,但仔细去想的话。却又想不起来了。

既然想不起来,也应该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杨开也没放在心上,摸了摸下巴,沉吟道:“三位返虚镜坐镇,倒也守卫森严。”

瞧出他眼中闪烁的异样光芒。千月花容一变,低喝道:“你想做什么?”

杨开摆摆手,微笑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与这里没仇没怨的,自然不会在这里做什么不好的事,我只是想带你离开而已。”

“带我离开?”千月脸色一喜。不过很快便黯然下来,苦笑道:“想带我离开,谈何容易啊。”

“有什么难处?”杨开讶然询问。

“难处自然是有,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你既然能来冰雪阁,想必也是付出了不少圣晶吧?我不知道你那些圣晶是从哪里来的,但只是一夜春宵便要那么庞大的代价。想要带我离开需要付出的代价恐怕要数以十倍计,你有那么多圣晶么?”显然在她看来,杨开不可能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单是在这里一夜春宵需要的圣晶,在千月看来就已经是个天文数字了。

但杨开却愉快地笑了起来,自信道:“这点你不用担心,区区一些圣晶我还是能拿出来的。”

“区区一些……”千月不禁掩住了红唇,愕然地望着杨开,似乎是要重新认识他一样,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杨开为何能有那么庞大的身家。

“就是不知道合欢楼会不会放人了,按道理来说,如你们这样的女子,在接待了一次贵客之后,失去了元阴。合欢楼应该没有太重视的必要。”杨开说着,忽然露出一丝尴尬道:“杨某言语有唐突之处,千月长老勿怪!”

千月俏脸上划过一抹绯红,颇有些娇艳欲滴的妩媚,不过很快便恢复如常,缓缓道:“没什么,你说的也是事实,不过你以为我有没有失去元阴,合欢楼的那些人会看不出来么?在还是完璧之身的情况下,你想赎出我,恐怕难度不小。”

杨开不禁眉头一皱:“这倒也是,就怕合欢楼坐地起价啊。不过无妨,世上没有谈不成的交易,只看能不能付出相应的代价了,你我二人都是来自通玄大陆的,能在这里碰到也是天意,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让你继续留在这里。”

千月闻言,面上露出一丝感激之色,没再多说什么,只不过心中也隐隐期待起来。她若是能离开这里的话,又怎会一直逗留至今?而今日杨开的到来,总算是给了她一线希望,错过今日,她日后说不定就要在此地蹉跎一生,沦为陪客的风尘女子了。

当下,杨开又询问了一些关于合欢楼的详细情况,千月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是许多事情她也不太了解,无法给杨开提供什么帮助。

一个时辰后,千月招来了合欢楼的婢女,跟她吩咐一声之后,那婢女有些意外地望了杨开一眼,神色复杂地离去了。

又等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之前与杨开打过交道的那个少妇出现在阁楼中,笑吟吟地打量杨开,美眸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显然是已经从婢女那听到了一些信息。

千月亲自奉上茶水,然后便侍立在杨开身旁,神色间隐隐有些紧张之意。

那少妇轻抿了几口茶水,这才好整以暇地轻启朱唇,吐气如兰道:“听闻公子有意要赎走月儿姑娘,还她个自由之身?”

“不错。”杨开坦然点头,开门见山道:“我对这位月儿姑娘很是满意,所以想带她离开这里,不知贵楼是否愿意放人?”

那少妇闻言咯咯一笑,瞧了瞧千月,眼中闪过一丝讶然,这才道:“若是妾身没有看错的话,月儿的元阴似乎未被采摘,公子既然没行那欢好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