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另有要求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另有要求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听他这么解释,杨开眼中精芒一闪,嘿嘿笑道:“沈兄找我陪同,也是看的起我,哪有怪你的道理,说起来,我对此地也是很感兴趣的。”

“杨兄你……”沈凡雷愕然地望着他。

杨开咧嘴一笑:“沈兄误会了,我只是对她们那能助人突破瓶颈的双修功法有些兴趣而已。不过,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双修功法未免也太厉害了点,要知道,我们修炼,阻拦在面前最大的难题可就是瓶颈了,往往一个瓶颈能耽误一生光阴,如果这双修功法真的如此了得,那足以成为一个宗门的立宗之本,没必要在这里开设一个合欢楼吧。”

“杨兄的意思是……”沈凡雷虽然心机不深,但不代表他愚笨,多少也听出了点杨开的话外之音。

“这种借助双修之道来突破瓶颈的方法,是不是有什么隐患?”杨开神色一敛,严肃地望着他。

“这我就不知道了,师兄也没有告诉过我。”沈凡雷也不禁皱起了眉头,给杨开这么一说,他忽然警觉了起来,仔细一想,也确实如此,如果修炼的瓶颈只是借助一次双修便能突破,是不是太简单了点?

“我不知道沈兄以前有没有接触过什么双修功法,但世上大多数双修功法,其实都是阴损至极的采阴补阳,或者采阳补阴的法门,双修起来,只会对其中一方有利,这个合欢楼既然能存在于此,想来那些女子修炼的不会是采阳补阴,而是一种类似于前者的功法,以牺牲自身的元阴或者元气为代价。帮助来此的客人增进修为,突破桎梏。”杨开略一沉吟,将自己对双修功法的理解说了出来,其实这种事他不说,沈凡雷应该也有所耳闻。毕竟不是什么不谙世事的少年,能修炼到这种程度,纵然没接触过双修功法,也听人说起过。

而杨开本人更是修炼过双修功,对此自然更有发言权。

“若是如此的话,那可能还真有隐患!毕竟我若没有专门的功法来炼化别人度过来的元阴或者元气。纵然一时修为增加,突破了瓶颈,也可能会造成根基不稳。”沈凡雷若有所思,忽然又喃喃道:“可是既然如此,为什么师兄会特意提起这么一个地方,若不是他突然有事离去。我还以为他要带我来这里呢。”

“可能是汪兄无意之言,你又误会了什么吧。”杨开随口说道。

“原来如此!”沈凡雷轻轻颔首,“那可如何是好,既然有这种隐患,那我可不能再抱原先的打算了,我宁愿多花些时间来潜修,也不能让一次双修坏了自己的根基啊。而且还是跟自己不认识的女子双修。”

清醒过来之后,沈凡雷总算是恢复了平常的机灵,一边说一边起身道:“杨兄我们现在就走吧。”

“来都来了,急着走做什么,对人家也太无礼了一些,而且就这么走了的话,说不定会得罪此地的主人。”杨开哑然失笑。

沈凡雷挠了挠脑袋,一脸的无奈和苦笑,若是早知如此,他说什么也不会把杨开带到这种地方来。现在想脱身都顾忌万分。

“难道我们还真的就在这里……”沈凡雷一脸期期艾艾地望着杨开,似乎有些期待,又有些举棋不定。

杨开哈哈大笑:“那就要看沈兄自己的意思了,当然,双修还是能免则免。如果只是寻欢的话,倒是无所谓,左右不过一度春宵而已。”

“杨兄开玩笑吧。”沈凡雷一下闹了个大红脸。

就在这时,杨开神色一动,扭头朝门外看去,门外传来了轻轻地敲门声,之前领着两人进来的那少妇去而复返,柔声:“两位公子,妾身失礼了。”

一边说着,一边推开房门走了进来,她身后还跟着两个婢女,一人端着香气扑鼻的酒壶,一人端着一盘灵果,袅袅娉娉地走上前来,行了一礼之后,将手上的东西放在桌子上,乖巧地站在那少妇身后。

少妇这才陪坐一旁,开口问道:“不知两位公子来此,是寻欢作乐,还是另有要求?”

“寻欢作乐怎样?另有要求,又如何?”杨开眉头一挑,老神在在地询问,一副久经沙场的模样,倒让那少妇不敢小瞧分毫。

少妇抿嘴一笑,眼波流转,蕴藏了无限风情,直把沈凡雷看的眼珠子都直了,轻启朱唇道:“如果只是寻欢作乐的话,我们合欢楼里有许多资质上好,容貌极佳的姑娘,可供两位公子随意挑选,包两位满意,而且,这些姑娘无论修为境界还是本身姿色,比起黑鸦城其他几个去处都要高出一大截,当然,价钱方面也不是那几个去处能比的。”

杨开微微一笑:“价钱没问题,只要满意就行,只是不知贵楼修为最高的姑娘有怎样的境界?”

少妇浅笑嫣然:“公子的眼光还真高,不过论修为最高的话,要属红月姑娘了,她有圣王两层境的修为!”

“圣王两层境!”杨开愕然,与沈凡雷对视一眼,都看出彼此眼中的不可思议的神色,似乎都没想到此地居然有这样的女子,毕竟有这样的修为境界,基本上也可以拜入一些大宗门了,比起在这里流落风尘无疑要好的多。

那少妇继续道:“不过红月姑娘每年只出阁两次而已,两次之后,无论多大代价,她都不会出阁的,当然,是否出阁也得看她自己的意思,如果她看不上眼,就算公子出再高的价钱也无用。”

“这位红月姑娘倒是有些脾气,算了。”杨开摆了摆手,“这般麻烦就免了。”

“如此也好。”少妇似乎也松了口气的样子,热切地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