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两百九十五章 尸穴

第一千两百九十五章 尸穴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这里的禁制越是隐蔽,越让杨开肯定了之前的猜测。

盯着那处禁制许久,杨开才忽然神色一动,伸手将那虚王级炼器炉招了出手,把手一指,口中轻喝道:“进去看看!”

伴随着一声轻鸣,火鸟器灵从炼器炉中飞出,义无反顾地一头扎进那处禁制,器灵悠一触动那禁制,四周的空间便忽然一阵摇晃,旋即器灵的踪影消失的无影无踪。

杨开眉头一皱,待察觉到自己与器灵之间的联系还存在之后,又放心下来。

站在原地,仔细地接受着器灵从那里面传递过来的信息,杨开的表情阴晴不定,好一会他才开口道:“看样子是这里没错了,里面别有洞天,而且天地灵气惊人,极有可能就是我们要寻找的地方。”

“真的?”阳炎大喜。

“不过……里面还有许多尸气。看样子不止那一个尸兵生活在这里。”杨开神色凝重。

阳炎一呆,表情也迟疑了起来,如果只有那一个尸兵,以杨开的手段还无需惧怕什么,但是如果数量太多的话,杨开根本无法与之力敌,是否要继续深入,就得仔细思量思量了。

好一会,阳炎才道:“这里既然是古阳宗的遗址,那就说明这些尸兵是在古阳宗被灭门之后出现的,很有可能他们本身有许多就是古阳宗的弟子,因为一些机缘,死后变成了这样。也就是说,他们最厉害的。也不过是修炼了两千年的尸将而已,顶多相当于返虚两层境的水准,甚至还略有不如。”

“返虚两层境么。”杨开目露沉思之色,喃喃一声。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他倒无需惧怕,这种实力的尸将他不一定能打的过,可带着阳炎逃跑是没问题的。

沉思了一阵,杨开有了决定,轻轻点头道:“那就进去吧。”

如果只察觉到里面的尸气,杨开一定会扭头就走。虽然他不怕那些千年尸将。但没必要的争斗还是能免则免,可除了尸气之外,里面的天地灵气也同样浓郁至极,分明是隐藏了什么好东西。

他与阳炎两人一路深入到这里。如今目标近在咫尺。自然不想临阵退缩。

说完之后便放出自身的圣元。将阳炎一同包裹在内,领着她朝前方跨出一步。

一脚踩出,天地一阵旋转。旋即眼前所见的情景便大不相同起来,两人居然一下子就身处在一个仿佛洞窟般的地方,呜呜的压抑风声从极远的位置处传来,听起来有些像是鬼哭狼嚎,让人不寒而栗。

洞窟四周,满是泛着荧光的不明物质,绿油油的,仿佛鬼火一般。

但这洞窟内,却是蕴藏了及其浓郁的天地灵气,杨开甚至从中嗅到了一些微妙的药香气,当即心头一震,知道自己和阳炎是真的找对了地方,那两张残图指引的位置,十有**就是这个古阳宗的秘窟。

洞窟内的光线虽然不是太明亮,但是以杨开的修为,圣元灌入双目之后,还是能将眼前的一切看的清清楚楚,悄悄地放出神念感知一番,杨开很快就发现,这个洞窟,有着半人为的痕迹,似乎原本就有这么一个洞窟存在于地下百丈处,后来又被人加工开凿了一番,变得更加宽敞。

而在这洞窟极深的位置处,有着四通八达的通道,每一条通道,都不知道通往何处,杨开顺着一缕神念一路追查下去,直到追查了三十里深的位置,这才脸色一变,面露骇然。

“发现什么了?”阳炎轻声询问。

“嘘!”杨开连忙竖起一根手指,同时悄悄地将自己那一缕神念收回,传音给阳炎道:“尸兵,很多很多的尸兵。”

阳炎花容变色。

杨开补充道:“不过好像都在沉睡当中,并没有苏醒过来,我们只要小心一些,不惊动他们就好。”

“有多少?”阳炎小脸发白,紧张地询问。

“不清楚,单是我查探到的那一条通道底部,就有七八个,这里的通道最起码也有数百,如果每一条通道都是这幅情景的话,那这里……”

“这里难道是尸穴!”阳炎像是想起了什么。

“尸穴?”杨开眉头一皱。

“恩,传闻有些特殊的地方,及容易诞生尸兵,而且尸兵如果在这种地方沉睡修炼的话,就可以很轻易地让神魂和肉身融合,开启灵智,如果这里真是一处尸穴的话,那太危险了。”

“是不是尸穴我不知道,但那通道深处的尸气确实很浓郁,阴寒之气也相当旺盛,那些沉睡的尸兵,确实是在吞吐那些阴寒的白气。”

“那就是尸穴没错了。”阳炎吓了一跳,喃喃地分析起来:“有这么多尸兵,很有可能其中一部分以前是古阳宗的弟子,而另外一部分则是后来在这里遇难的武者,我们好像进了一个不得了的地方啊。”

“来都来了,说这些做什么。”杨开嘿嘿一笑,心念一动之下,远处一团火光悄无声息地飞射了回来,旋即钻进了杨开体内消失不见,正是杨开之前放出来探路的器灵。

阳炎见此,银牙一咬,再一次催动自己那秘宝项链的威能,这一次那秘宝项链散发出来的如流水般的光晕不但将她包裹,连杨开也一并包裹在其中。

刹那间,两人的气息一下就被隔绝开了。

两人对视一眼,悄悄地朝前方前进过去。

那些尸兵既然在沉睡中,倒也不足为虑,唯一让杨开有些担忧的是,他之前打伤的那个圣王级巅峰水准的尸兵,也不知道他躲藏在什么地方,杨开没敢太放肆地查探,所以一时也找不出他的踪迹。

沿路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