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两百九十四章 阵中阵

第一千两百九十四章 阵中阵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刹那间,浓浓的尸气便将金色丝线笼罩,但让尸兵惊骇万分的是,他无往不利的尸气竟对这么一道丝线毫无作用,那金色丝线也仿佛有灵性般,只是微微一震,从内部传出惊人的生机和气血波动,一下便将尸体给震散了,旋即,那一道金色丝线袭到胸前,他那坚固异常的身躯竟如豆腐般不堪一击,直接被金丝洞穿。

金丝盘绕几下,便将他死死地捆缚住了。

这个尸兵大骇,还没等他做出其他的动作,杨开那边已经激射过来一道漆黑如刀刃般的攻击,这一道攻击没有丝毫的能量波动,但尸兵眼却狂跳起来,他从这一道攻击大的危险。

匆忙间,身形一扭,堪堪避开要害位置,让那一道漆黑如刀刃般的攻击切在自己的一只臂膀上。

及其诡异的一幕出现了,无声无息地,自己的那一只臂膀居然从身上掉落了下去,而且被切开的位置,竟然少了一部分,与自身的伤口根本无法吻合。

能做到这一点的,自然是杨开的空间之刃。

虽然尸兵的肉身坚固无比,但是空间之刃同样威力无穷,切开的虚空,足以将对方手臂的一部分吞噬进虚空深处,永远地放逐在那里。

但杨开放眼望去,对方的伤口处只流出一些淡绿色的液体,根本不见丝毫鲜血,显得诡异至极。

绕是如此,那尸兵也仿佛遭遇了什么重创般。口嚎叫声,旋即整个身躯都被浓浓的尸气包裹住了。

杨开正欲赶尽杀绝,却忽然脸色一变,匆忙一招手,那捆缚住尸兵的金丝应声飞回。

刹那间,尸兵重获了自由,在尸气包裹狠狠地看了杨开一眼,旋即将掉落在地上的残臂一抓,化为一道黄光急速遁走。那速度竟然奇快无比。

杨开脸色阴沉地站在原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金丝,赫然发现上面沾染了不少黑气。

金丝秘术他修炼的时间毕竟不长,还无法发挥出它全部的威能,否则也不至于出现这种情况。被捆缚之下。那尸兵纵然有再强的实力。杨开也能在短时间内将他解决。

手上一抖,杨开将金丝收进了体内,催动体内圣元。驱除金丝上的尸气,同时一抓阳炎的肩膀,风驰电掣间朝那尸兵追了过去。

杨开与尸兵的交手不过是电光火石,阳炎甚至还没反应过来,那被她视为大敌的尸兵便狼狈逃窜了,直到此刻,她才忽然想起了什么,跟杨开解释起尸兵的来历了。

通过她的一番讲述,杨开才明白,尸兵其实不过是一种称呼而已,是这种生灵的一个等级划分。

如阴魂能够诞生一样,这些尸兵也是在阴气及其浓郁的情况下才会诞生的,生灵死在这里,机缘巧合之下,神魂与肉身并没有就此消亡,反而成为了另外一种存在,这就是尸兵。

当然,也有的尸兵并不是这么形成的,而是修炼有成的阴魂,强行占据了别的肉身,通过类似于夺舍的方法转变为尸兵一样的存在。

更有的尸兵,是人为用秘术制造出来的,在幽暗星上,许多邪恶的宗门这样的秘术。

不过总体来说,尸兵的形成比阴魂要艰难许多,阴魂只要条件合适,神魂不散便能成型,可尸兵不同,尸兵要求神魂与肉身都得存在,而且需要融合,难度自然上升了一些。

这种生灵大体上可以分为三大等级,百年尸兵,千年尸将,万年尸王!

百年尸兵自然不必说,此类生灵的修炼及其艰难,因为他们本就是死物,身体不像活物一般能够轻易地接纳天地元气,所以他们的修炼速度比起任何活物都要逊色无数倍,或许修炼了几百年的尸兵,在修为境界上都不如一个圣王境武者。

而尸兵这一等阶的实力相差也巨大无比,从微不足道的开元境到实力不俗的圣王境都会存在。

如杨开刚才碰到的那一个,就是个圣王境巅峰的存在,估计最起码也修炼了七这样的成就。

而尸兵一旦晋级到千年尸将,便会有不下于返虚镜强者的实力,至于那传说,更是有能与虚王镜强者一较长短的资格,甚至可以说,一个万年尸王,比起一般的虚王镜都要厉害许多,修炼了万年的尸王,肉身几乎可以说是不灭的存在。

阳炎讲的详细,杨开听的暗暗心惊。

以前他没接触过这一类的生灵,也从来没听人说起过,根本没想到这世上还有如此诡异的东西。

不过杨开也非同一般人,以前更是见识过许许多多奇怪的生灵,所以只是对那万年尸王的不灭肉身稍微感些兴趣,便没有表现太多的惊诧了。

一路追去,也不知道那尸兵到底使用了什么诡异的手段,竟在五十里外某片地方忽然消失不见了。

杨开神念放出,却查探不到任何线索,不过,那尸兵身体上散发出来的淡淡尸体,却依然留下了一些痕迹。

循着那尸气,杨开和阳炎两人追到了一处倒塌的废墟前,放眼望去,四周方圆十几里范围内,尽是断垣残壁,这里想来以前也是这个宗门的一处核心所在,否则也不会有如此多的建筑。

“有阵法的痕迹。”阳炎美眸明亮地盯着某一处类似于广场般的地方,嘴角泛起一抹微笑,“不过只是个幻阵而已,破解并不难。”

杨开轻轻颔首,示意她上前去破解。

阳炎再一次取出那些稀奇古怪的道具,打入圣元,往虚空没不见了。

等待不过一炷香的时间,眼前的景象居然一阵摇晃变换,很快,在一阵天翻地覆的变动下,那广场般的存在忽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