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两百九十三章 尸兵

第一千两百九十三章 尸兵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葬雄谷内,阳炎站在原地,望着手上的两张残图,神色闪烁不定,因为那两张残图指引到这里,已经没有后续了。

只依靠两张残图便摸索到这种程度,也算是阳炎有本事,可如今她无论如何也没法确定残图指引的最终位置在何处,只知道必定在这方圆千里之内。

方圆千里,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真要是寻找一个及其隐蔽的位置,还是很消耗时间的。

深入到这里,阵法禁制什么的倒没能难住她,但是此地浓郁至极的阴气却在不断地消耗她的圣元,也幸亏杨开体内圣元储量庞大,能时刻照拂着她,否则两人早就不得不退走了。

“怎么办?”阳炎扭头看向杨开,都已经来到这里了,她自然不想放弃,说不定只要努力一下,便能找到残图指引的最终所在,但是这还得看杨开的意思。

杨开皱眉沉吟着,虽然这一路走来,没遇到太大的危险,但前两日开始,两人碰到的那些阴魂,已经有相当于圣王境的修为境界了,甚至有的阴魂常年在阴气的滋润下,还开启了些许灵智,一个个难缠无比,察觉不对就会马上退走,休养一阵又生龙活虎地扑来,多亏杨开手段层出不穷,否则还真无法在这种地方彻底消灭它们。

他隐隐觉得,这个葬雄谷并非只有自己看到这点危险,否则外面也不会传言有返虚镜强者陨落在此了。

片刻后,杨开才沉声道:“我要是说,我们现在回去,你是不是不甘心?”

阳炎老实点头。

杨开咧嘴笑道:“我也不甘心,既然这样。那便找吧,反正也就是方圆千里,大不了将这千里之地掀个底朝天。”

听他这么说,阳炎立刻来了精神,两人当即便在附近千里内搜索起来。

一日后。杨开忽然顿住了步伐,神色惊疑地四下打量,阳炎见此,自然知道他是有所发现,当即也静静等候起来。好一会功夫,杨开才面露古怪之色。缓缓问道:“你有没有闻到一股怪怪的味道?”

“有,好像什么东西腐烂的味道。”阳炎应道,她显然也察觉到了这一点。

“果然如此,看来不是我的错觉。”杨开嘿嘿一笑,手上忽然浮现出一团漆黑的火球,那火球悠一出现。便将附近虚空烘烤的扭曲变形,蕴藏的灼热火力似乎连空间都能灼烧掉。

旋即杨开把手一挥,将手上那漆黑火球朝附近的一颗枯树上扔了过去。

火球的速度并不快,但就在黑火球即将接触到那颗看起来毫不起眼的枯木的时候,忽然一声压抑的低吼从树内传出,这声低吼宛若被困于囚笼的凶兽发出的吼叫,低沉异常。旋即一股冲天的煞气从内爆发出来。

轰隆一声巨响,那颗枯木在一股从内部爆发出来的大力下爆为齑粉,一个高大异常的身影忽然出现在那里。

那身影蒲扇般的大手往前一探,一团淡黄色的气息瞬间笼罩在手上,他竟不闪不避地朝黑火球抓了过去。

嗤嗤的响声大作,那淡黄色的气息与黑火球接触的瞬间,便仿佛在油锅里撒了一把盐似的,出现了巨大的反应,淡黄色的气息很快变淡,但杨开的魔焰同样也变弱许多。

片刻后。淡黄色气息和黑火球同时消弭无形,那高大异常的身影真容一下子暴露在杨开和阳炎两人面前。

看清这人的面貌之后,杨开勃然变色,脸上浮现出不可思议的表情,而阳炎却失声惊呼:“尸兵!”

“尸兵?”杨开扭头望了她一眼。还是头一次听到这种东西的存在,而对面那高大异常的身影,分明不是什么活人,他的脸部干枯,似乎没有丝毫水分,皮包着骨头,眼眶深陷,两只碧绿的眼珠子犹如鬼火般跳动,身形虽然高大异常,但也如他的脸部一样,皮包骨,干瘦异常,他的模样看起来恐怖骇人至极,让人不寒而栗。

而从他的身上,杨开感受不到任何生机,有的只是浓浓的死气和尸气,若不是他的身体内散发出不逊于圣王三层境的气息波动,杨开还真会把他当成一具尸体。

可是就是眼前这一具疑似尸体的东西,刚才一击击散了他的魔焰火球,让那一击没能有丝毫建功。

之前杨开和阳炎闻到的腐臭气息,正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只是被那枯木阻碍,所以才不是太清晰。

“这是什么?”杨开惊疑询问。

“你可以把他看成是一种生灵!”

“生灵?”杨开脸色一变,正想再问些什么,却见对面那个尸兵忽然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那表情似乎是在狞笑,但因为脸部干瘪,所以显得特别诡异和狰狞,旋即,沙哑的声音从他的喉咙里传出:“好好好,又来了两个大补之物,尤其是这女娃娃,血肉水嫩,等会吃起来一定味道不错。”

听他这么一说,阳炎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连忙往杨开身后躲了一下。

杨开神色间的惊疑很快收敛了,既然阳炎说这个尸兵是生灵,那么他会存在灵智,会开口说话也不奇怪了,不过他真是第一次碰到这么古怪的生灵,但转念一想,既然有阴魂这种存在,有尸兵就不足为奇了。

咧嘴一笑,杨开看着他道:“想吃我的同伴?”

“你有意见?”那尸兵冷冷地打量杨开,碧绿的双眸里闪动着危险的气息,“放心,你也逃不掉,待会都会成为我的腹中之物。”

“还想吃我?”杨开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脸色一冷,低喝道:“也不怕崩坏你的牙齿!”

话音落,单手一抖,一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