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两百七十五章 阴池

第一千两百七十五章 阴池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记下了!”杨开微微颔首,若有所思地看了黛鸢一眼,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开口道:“你现在心绪不是太稳定,这样吧,你再休息两日,两日之后,我们便开始如何?”

虽然黛鸢迫不及待想立刻开始,但既然杨开这么说了,她也不便反对,当下点头称是,又与杨开商议了一些小细节便告辞离去了。

等到黛鸢离开之后,杨开才坐在房间的石床上,摸着下巴沉思了一阵,片刻后,大手一挥,床上立刻出现了许多药材。

旋即他又取出了自己的炼丹炉,迸发出神识之火,将那一株株不同的药材包裹而起,凝练着内部蕴藏的药液。

两日时间一晃而过,当杨开从打坐中睁开双眸的时候,神念往外一扫,便发现了黛鸢正站在外面,经过两日的恢复和调整,此刻她的心情和情绪尽皆平复,神色无喜无悲,站在门外也没有催促之意,只是静候杨开主动出来。

杨开微微一笑,觉得她的状态调整的不错,连忙起身走下石床,打开房门。

黛鸢听到动静,抬起眼帘,见到杨开之后,冲他淡淡一笑。

“走吧!”杨开示意了下,黛鸢点点头,当即领路而去。

再次回到之前路过的那个巨大石室,黛鸢领着杨开从另一侧的甬道走入,这个甬道似乎直通地下深处,盘旋而入,人工开凿出来一些阶梯,所以也不显陡峭。甬道两旁,同样点缀了一些照明用的奇石。让光线柔和散发。

随着黛鸢往下走去,杨开不言不语,不过神念却一直在往下面蔓延着。

走到半途,杨开忽然感觉到迎面一股寒意袭来,这种寒意并非是单纯的寒冷,而是一种让人觉得有些毛骨悚然的阴寒,严格来说,这是一股阴气。只有阴气汇聚之地,才有这样的阴寒。

看样子,那所谓的阴池就隐藏在下面了,杨开心头恍然。

这种阴寒对杨开根本造不成什么困扰,甚至无需运转圣元,单凭肉身就可以轻松抵挡,而黛鸢也同样如此。她的肉身纵然比不上杨开,但修为境界摆在这,而且阴池放在此地已经好多年了,想必黛鸢为了驱毒做准备早已下来查探了无数次,她自然也不会受什么影响的。

越往下去,那种阴寒的感觉就越是强烈。

待到半柱香后。黛鸢终于不得不运转圣元护体,体表上泛起一层淡淡的荧光,将阴寒抵挡在外。

又往下走了许久,眼前才豁然开朗。下方同样有一个巨大的石室,但在这石室中。却是空无一物,而肉眼望去。这间石室内却遍布着浓郁到凝结的阴寒气息,一缕一缕,一道一道,充斥在石室的每一个角落。

石室的四周石壁上,也结满了雪白的寒霜,这里的温度已经低到了一个另人发指的程度。

石室的正中央处,有一个占地面积不足三丈,如水潭般的小池子,那一缕缕阴寒之气正是从这个小池子中逸散出来的。

杨开脸色微微一变:“黛鸢姑娘,这个阴池是千年阴池还是万年阴池?”

黛鸢似乎知道杨开想问什么,闻言一笑道:“据那位前辈所说,这个阴池形成最起码也有五六千年的时间了。”

杨开皱了皱眉头:“如此长的时间,这个阴池中的阴寒之水可不是你能承受的,你确定还要继续?”

阴池也分年限,杨开之前没听黛鸢说起关于阴池的事,本以为浸泡进去凶险不大,所以并没有多加询问,可没想到这个阴池居然有五六千年的历史了,这样的阴池,黛鸢恐怕一泡进去,立刻就会被冻成冰雕。

黛鸢微微一笑:“杨师弟放心,在此之前,我就已经做了许多准备,并在阴池之水中融合了许多火属性和阳属性的药材中和那阴寒之力,再加上我本身也是炼丹师,修炼了一套火属性的功法,所以只要小心一些,应该没什么问题的,更何况……现在不继续的话,我就只能等死,换做是杨师弟处于如今局面,会做出什么选择?”

杨开默然,知道黛鸢也是逼不得已,有自己的苦衷,当下不再劝说。

“杨师弟放心,我已经在自己打坐的房间里留下了信函,若是这一次真出了什么意外,而我就此陨落的话,你可以拿着那信函交给我师尊,信函上说明了一切,她看了之后不会为难你的,我师尊是居住在万仞峰上的宫傲芙宫长老,届时你若离去,找他便可!”

她一副在交代后事的模样,让杨开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不过还是点头道:“我知道了!”

黛鸢微笑颔首,招手道:“请随我来吧。”

片刻后,两人便来到了阴池旁,杨开放眼望去,发现这池水不深,只有三尺左右,但清澈见底,不染丝毫杂质,水波不动,宛若一潭死水,但就是这么一潭死水,若是让修炼了阴邪功法的武者看到,势必会欣喜若狂,付出再大的代价也要将这阴池弄到手。

因为这阴池对他们的作用实在是太大了,不啻于一些顶尖的天才地宝,珍稀良药。

此刻,阴池四周有一些阵法的痕迹遗留,应该是以前那位琉璃门的前辈将阴池搬运回这里,再用阵法束缚阴池之效所布置下来的。

黛鸢指着旁边一个地方道:“等会杨师弟就坐在这里好了,我会配合你来行动的。”

“好!”杨开点点头,身形一晃便来到了那个位置,盘膝坐了下来。

“也没什么要准备了吧?”黛鸢似乎自言自语了一声,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那散发阴气的阴池,忽然又莞尔一笑:“杨师弟,不管怎样,这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