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两百六十六章 舍近求远

第一千两百六十六章 舍近求远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杨开听说有种人能够闻香识女人,却从来没听说有人可以嗅出别人身上的药香和丹香,而且黛鸢刚才说的事确实一点错都没有,在大半年之前,他还真的炼制过凝虚丹和血莉丹,当然,还有其他的一些丹药,不知道是时间太久丹香散尽,黛鸢没嗅出来还是没有提及。

这个特殊的能力倒是让杨开大为惊奇。

“当然,如果仅凭这一点,我也无法判断杨师弟是虚级炼丹师,也有可能是此地有一位这样的高人,杨师弟在他身边耳濡目染,沾染了丹香的缘故。但是……”黛鸢诡秘一笑,“自我来到这里一个月以来,我发现这里似乎并没有这样的高人存在,而且,上次你在流炎沙地中给影月殿几个弟子还有我的一些疗伤丹,分明都是才炼制不久的丹药,所以黛鸢就大胆猜测了,杨师弟就是那炼丹之人,而那些丹药每一颗都品质不凡,炼制它们的人明显等级不低。”

杨开这次倒是没再否认。

黛鸢有这样的奇特本事,他就算否认也没用,不过同时心中也暗松了一口气,毕竟这种本事大概也只有黛鸢拥有,其他人是不可能通过这些信息推断出杨开是虚级炼丹师的。

而黛鸢看起来也是能够信任的人,杨开倒不担心她会出卖了自己。

想到这里,杨开心头稍安,和煦一笑道:“黛鸢姑娘先要确认杨某炼丹师的身份,难道姑娘是想让我帮你炼丹?”

他也只能做出这种猜想,而且如果真是这样,那一切都可以解释的通了。

哪知黛鸢竟缓缓摇头:“并非炼丹,但是确实与炼丹有关,要不然我也不会找到这里来。”

杨开微微一笑:“虽然我不知道你要我做什么,但是在幽暗星上能帮到你的,应该不止我一个吧,不瞒黛鸢姑娘。我如今也不过是个虚级下品炼丹师而已,看你在琉璃门的身份地位似乎不低,难道琉璃门中就没有虚级炼丹师?而且就算琉璃门没有,难道不能请药丹门的那些大师出手?他们每一个在炼丹术的造诣都不是我能比的。”

上次杨开也了解到,药丹门里面可是有五位虚级炼丹师的,每一个都德高望重,再说了。琉璃门偌大一个宗门,不可能没有这种等级的炼丹师,最少也会有一位。

可她竟舍近求远,跑到龙穴山来找自己,让杨开感觉很是奇怪。

“若是可以的话,我何必来为难杨师弟?”黛鸢面上浮现出一抹苦笑。“门中确实有一位箫大师,是虚级炼丹师不假,但是黛鸢实在有些逼不得已的苦衷,不便请箫大师出手。”

“箫大师……”杨开眉头一挑,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和蔼的面容来,回想起当初在药王谷的箫浮生了,没想到琉璃门的这个炼丹师居然也姓箫。

“至于药丹门的几位前辈……”黛鸢黛眉紧皱。“其中四人与箫大师一样的原因,我不便请他们,还有最后一位倒是个合适的人选,可惜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了,黛鸢没有这个能力。”

杨开愕然地望了她一眼。

这个女人实力境界不低,而且手段不俗,他本以为对方在琉璃门中肯定很受器重和栽培才对,但是从她这些话中。杨开却嗅到了一丝不正常的气息。

她好像并非跟自己想的一样,在琉璃门内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啊。

再想想在流炎沙地第三层那山谷中,等待红烛果成熟时,附近的几个琉璃门弟子分明看到了黛鸢,却没有与她打招呼的诡异情形,而从始至终。她都是独自一人行动,身边并没有其他的琉璃门弟子陪同,跟尹素蝶的待遇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杨开忽然觉得自己明白了什么。

“所以,我能找的。也只有杨师弟你了。”黛鸢忽然抬起头,殷切地望着杨开,那星辰般的眸子透着一股恳求之意。

杨开心中一动,沉吟了一会儿开口道:“能说说具体要我帮你做什么么?”

黛鸢咬了咬红唇,尴尬道:“在杨师弟答应之前,我实在不便告知。”

杨开脸色一沉,有些不悦起来。这女人,跑来找自己帮忙,却含糊其辞,杨开纵然对她印象不错,也不会傻乎乎地去答应这种事。

正要拒绝的时候,黛鸢却急忙道:“但是我可以保证,绝对是杨师弟力所能及的事情,而且不会让你浪费太多时间和太大的精力,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只要三日功夫就可以了,事成之后,黛鸢必有重谢。”

杨开自然不会在乎她说的什么重谢,黛鸢都没能力请药丹门的长老出手,哪有什么太好的东西送出来?只是如果只需要三天时间,又不费心费力的话,倒是可以考虑一下的。

“但是……”黛鸢小心翼翼地望了望杨开,似乎自己都没什么底气能说服他,语气弱弱地道:“如果杨师弟答应的话,必须得跟我返回一趟琉璃门才行。”

杨开抬起眼帘看了看她,黛鸢一声不吭,只是轻咬着薄唇,等待杨开的答复。

片刻后,杨开淡然一笑:“此事容我考虑考虑吧,龙穴山这边风景不错,黛鸢姑娘如果闲着无聊的话,可以随意走动走动,至于你说的事情,我三天后给你答复。”

黛鸢眼眸一黯,知道杨开没有直接拒绝已经算是给自己面子了,他口气中的推诿之意那么明显,黛鸢怎会听不出来?

对方说三天后答复,只怕三天后也是空等一场。

幽幽地叹了口气,虽然满心失落,但黛鸢依然强挤出一丝笑容来:“那黛鸢就静候杨师弟佳音了。”

当下,杨开便与她告辞,离开了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