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两百三十九章 器灵

第一千两百三十九章 器灵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不过炼器材料倒是收集了很多。

几百间石室,并非全部都如杨开第一间查探的那样空无一物,有的石室内还堆放了不少炼器用的材料,这些材料大多数都是矿石之类的东西,也有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都是能常年保存而不会损坏的那种。

数量着实不少。

几百间石室,就算只有十分之一里有让杨开收取的东西,也不容小觑。

杨开不满意,那是因为收获与他的预期有些出入,并没有达到他想象中那么丰厚。

不过这一路查探下来,杨开倒是发现了一个让他感兴趣的事情,那便是越往下深入,那些壁洞里的聚集而来的火灵气就越是浓郁,越是精纯。

这一点很好理解,地肺火池中,自然是越往下,越接近火池本源。等他开始炼化玄阴葵水,就得找排在下方的壁洞才行。

两日后,杨开已经深入到了地肺火池的最深处,在这最深处的位置,也只剩下两个壁洞没有查探了。

这两个壁洞建造的位置很深,一看就是给那个宗门最出色的炼器师使用的,一左一右,相隔倒是不远,洞口看起来稀松平常,毫无新奇之处,但自从杨开见识过有的壁洞内里乾坤之后,就知道不深入仔细查探的话,就永远无法知晓这些壁洞内是不是还存在什么东西。

希望会有些发现吧,杨开暗暗想着,随便找了靠左边的一个壁洞,身形一晃,犹如离弦之箭般朝那壁洞口处射去。

下一刻,杨开便出现在了壁洞通道中,站稳身形之后,脚步不停,继续往内深入。

这一个壁洞,竟深达几百丈的样子。杨开走了好一会也没走到尽头处,不禁让他啧啧称奇的同时,心中愈发地期待起来。果然是给宗门里最出色的炼器师使用的壁洞啊,建造的深度好像就有些不太一样,就是不知道里面有没没有什么好东西。

又往前走了百丈有余,前方忽然传来一抹莹白的光亮,光芒柔和。并不刺眼,甚至还有一些安神定魂的功效,杨开在看到这一抹莹白光亮的时候,便感觉浑身一松,莫名地涌出惬意的念头。

脚下速度再快几分,很快。杨开便冲进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石室中。

这石室比他这两日来查探的几百间石室任何一间都要大上十几倍有余,苍穹更是高达几十丈,也不知道被布置了什么精妙的手段,即便石室深处在地下万丈的地方,也依然空气清晰,没有丝毫浑浊的感觉,单是这一点。就不是其他石室能够比较的了。

其他的石室多多少少都有一种让人憋闷的感觉。

而在石室的四周处,只点缀着八颗拳头大小,洁白的圆球,那莹白的光芒,正是这八个圆球散发出来的,光芒所过之处,更泛起神奇的安稳神魂的功效。

杨开眉头一挑,目光只在那八颗圆球上扫了一下之后。便将心神放在整个石室中。

不过等他查探完这一间石室之后,本来还有些期待的心情顿时失落无比,不由地轻叹一口气,这一间石室建造的如此恢宏,气象磅礴,他还以为里面肯定储藏了一些好东西。

哪里晓得,这一间石室跟大多数石室一样。除了正中间位置有一个巨大的炼器炉之外,再无他物了。

石室中的阵法同样还在运转,抽取地肺火池中最精纯的一部分火力,历时几万年地烘烤着这一个巨大炉鼎。从来未曾停歇。

当杨开的目光扫在这个炼器炉上的时候,眼前莜地一亮,咧嘴微笑起来。

他发现,这个炼器炉居然没有损坏,保存的很是完整!

他之前在那些石室中发现过好几百个炼器炉,可那些炼器炉无论档次多高,质量多好,在经历了几万年的灼烧之后,都已经报废无用了。

其中甚至不乏虚王级的炉鼎,这让杨开大为心疼。

而现在,他居然在此地发现了一个完好的炼器炉,不管是因为机缘巧合还是什么,这个炼器炉的品质都绝对不低,肯定是虚王级的秘宝无疑。

也只有这等档次的炼器炉,才能有机会保存下来。

杨开欣喜的同时,连忙开始寻找石室内阵法的控制中枢。

和其他石室只有一个石墩作为阵法的控制中枢不同,这一间石室内,总共有四个石墩,着实让杨开费了一番力气,才将整个阵法完全停止下来。

他没有修炼过冰寒属性的功法,也没有这种属性的秘宝,只能静待炼器炉中的温度徐徐散发。

约莫一日之后,那炼器炉上的赤红光芒才渐渐收敛下去,虽然看上去依然滚烫无比的样子,可杨开自付实力不弱,倒也不惧。

迅速地走到炼器炉前,神念放出查探一番,发现果然如自己猜想的一样,这个炼器炉真的是虚王级的,只是档次品质如此,他暂时还判断不出来,应该不低于虚王级中品才对,整个炼器炉高达五丈,同样的三足两耳款式,与杨开之前见过的炼器炉不同的是,它上面雕刻的并非是龙凤图案,而是一整只怪鸟。

杨开绕着炼器炉看了一圈,发现自己竟不认得这只怪鸟,它看起来像是凤凰,却又有些鹤的影子,鸟喙尖长,双爪孔武有力,拖着三根长长的尾翎,身躯优雅纤美,那一片片羽毛都雕刻的惟妙惟肖,看上去一副活灵活现,似乎马上就要冲炼器炉表面冲出来的样子。

细细打量着它,杨开暗暗回想从宗傲那里看过的典籍,思索这怪鸟是什么妖兽的时候,脸色忽然一变,双眸一眯地往那怪鸟的眼睛望去。

刚才那一瞬间,杨开竟涌有出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