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两百三十三章 结伴而行

第一千两百三十三章 结伴而行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距离那山谷百里之地,一处荒凉隐蔽之地。

一行四人停了下来,正是魏古昌和杨开等人。从那山谷中走出,魏古昌时刻将自己的神念覆盖在四周,警惕至极,不过一直走了百里多路,也没见哪个不长眼的跑来找他们麻烦,倒让他总算松了口气。

从始至终,董萱儿,黛鸢和杨开三人都是一言未发,默默赶路。

直到此地,魏古昌才停下步伐,摸了下自己的空间戒,回过头来道:“杨兄,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他没有去询问黛鸢,反而在问杨开,杨开立刻明白,他大概是怀疑自己也得了一份红烛果肉,因为两人如今所处的境地相同,所以才会这么询问一句。

杨开当然不会在言语上露出什么马脚,虽说他还是比较欣赏魏古昌的,但红烛果事关重大,还是小心些好。

闻言,他想了想道:“也没什么打算,准备往第三层里面再深入看看,看是否能找到些什么好东西。”

“杨兄还要深入?”魏古昌脸色微变,心中大为奇怪,按道理来说,杨开若真的得了那最后一瓣红烛果肉,理当小心谨慎才对,绝不能去冒险继续深入,可杨开居然有要继续深入探索的意思。

不但魏古昌奇怪,就连董萱儿和黛鸢两女同样露出怪怪的表情。

杨开察言观色,知道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表面不动声色,只是道:“第三层热炎区从来没人进来过,连红烛果这等逆天的灵果都出现了,说不定后面还有什么更好的东西。”

魏古昌听他这么说,心中的怀疑一下去了大半,暗想或许杨开真的没得到了什么红烛果肉,所以才会这么肆无忌惮,微微点头道:“杨兄既然这么选择。那魏某也不多说了,只愿杨兄凡事谨慎,吉人天相,满载归来!我与萱儿就不在此地久留了,我们即可便要离开流炎沙地。”

魏古昌的选择一点都不让杨开意外,红烛果牵扯到的关系太大了,任谁时刻将这样的灵果带在身上也会坐立不安。魏古昌肯定是想早一点将那一瓣红烛果肉带出去交给影月殿的几位长辈,不但是魏古昌这么想,杨开估计方天仲,曲长风还有尹素蝶甚至那个相貌粗犷的大汉都会这么想,也会这么做,而且。他们甚至不会将这种事假借他人之手,必定会亲自带着自己得到的红烛果肉,直接离开流炎沙地。

这对杨开来说,倒算是一个不错的消息,这些宗门的精英一下离开了这么多人,留下来的人自然就少了,人一少。竞争就会少。

“恩,魏兄和萱儿姑娘也一路小心。”杨开淡淡点头。

魏古昌又将目光投向黛鸢,询问道:“黛鸢妹妹你呢?”

“我?”黛鸢笑了笑,“我这一趟进来也没得到什么好东西,倒是不急着出去,我自然是要留下来的,看看在接下来的日子会不会有些好运发生。”

“既然如此,那你也万事小心。”魏古昌自然不会劝说黛鸢随他一道离开。

董萱儿上前。与黛鸢又说了几句话,这才与魏古昌两人告辞,急匆匆地顺着来路,朝外返回。

流炎沙地开启之后并非是不能出去的,只不过以前没人会这么做,毕竟就算实力再低,也可以在第一层热炎区里寻找些火灵兽斩杀。收获些火晶石。

但是这一次红烛果的出现,却让幽暗星上最强大的几个宗门精英,纷纷提前退场,这几乎是万年不遇的事情。

等到魏古昌和董萱儿的身形消失在视野中之后。黛鸢才悄悄地打量了下杨开。

她与魏古昌一样,都是之前怀疑杨开得到过红烛果肉,可是现在,当杨开选择要留下来,甚至要继续往内深入的时候,她不敢肯定自己的猜想了。

正在沉思的时候,却见杨开忽然扭过头来,望着她道:“既然这边事了,那我也就此告辞了,希望黛鸢姑娘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有好运。”

“等等!”黛鸢心中一急,立刻喊出了口,她万万没想到,杨开居然直接要跟她分道扬镳了。

“怎么?”对黛鸢杨开倒是没什么恶意,对方虽然先天不足,但这个女子内心却是蕙质兰心,这一路相处下来,杨开对她的感觉还是不错的,只是不知道自己分明已经把话给说的这么明白了,对方为什么还要喊住自己。

黛鸢咬了咬红唇,面上闪过一丝迟疑之色,犹豫了一下才道:“杨师弟,我也想继续深入看看,不知道能不能跟你结伴通行?”

“与我一起?”杨开愕然。

虽然对这个黛鸢了解不深,但从第一次碰见她的时候,杨开就感觉她是一个喜欢独来独往的女人,这或许跟她的相貌有些关系,所以杨开从来没想过对方居然会提出跟自己结伴同行的要求。

这让杨开有些犯难。

他要继续深入第三层,是想找一个合适的地方炼化玄阴葵水,可若是跟黛鸢一起的话,势必会干扰到自己的计划。

见杨开一副皱眉的样子,黛鸢似乎也很不好意思,知道自己的提议让对方为难了,可因为一些原因,她实在不想放过这次与杨开独处的机会。

更何况,她本身确实是想深入第三层看看,第三层跟第二层第一层大不相同,黛鸢没把握独自一人能够平安无事,能与杨开结伴的话,就算碰到危险也能有个照应。

所以就算不好意思,黛鸢也依然用一副恳切的目光望着杨开,暗暗祈祷对方不要不近人情,拒绝了自己才好。

她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这么患得患失过了,从很久以前开始她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