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两百三十二章 交易

第一千两百三十二章 交易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百万……嘿嘿。”李幼南轻笑一声,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望着方天仲道:“方兄以为这红烛果肉只值百万?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李某就此告辞也罢!”

“五百万!”方天仲神色不变,但开出的价码却直接翻了五倍。

李幼南抬起的脚步落下,露出一抹心动之色。

这一次他药丹门虽然没能抢到红烛果,但如果那每一家抢到红烛果的势力都给他五百万的话,那此行收获也不小。

更何况,被切开的红烛果肉,价值也没那么逆天了。

所以他倒是一时间踌躇在此,心里思量着是不是该继续抬高价码。

就在他沉思的时候,琉璃门那边,尹素蝶忽然将美眸投向黛鸢,旋即红唇蠕动了几下,看样子是在给黛鸢传音说些什么。

黛鸢秀眉蹙起,面上涌出一丝不悦的神色,不过也传音回了过去。

下一刻,尹素蝶的娇媚容颜上洋溢起开心的表情,咯咯笑道:“几位师兄继续商议,小妹就先告辞了。”

这般说着,竟带着几个琉璃门的精英迅速离去。

众人讶然至极,因为刚才尹素蝶也凭借手上那彩带般的秘宝,声势夺人地抢了一瓣果肉,没想到她居然在没得到保存之法的时候就要离开。

不过很快,众人便释然了。

在场论对药理之道的精通,除了李幼南这个出身药丹门的精锐弟子之外。还有一个黛鸢!看样子尹素蝶是从黛鸢那里了解到了一些信息,所以才会干脆地退走。

身怀重宝,尹素蝶自然不愿再留在这个是非之地。

一时间,好几个人都向黛鸢投以炙热的目光,似乎是想从她那里得知该如何妥善保存红烛果的药效。

李幼南见此,知道自己再不同意,那五百万就没自己的份了,他之前心情沮丧,倒是忘记了黛鸢的存在,这个女子虽然出身琉璃门。但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一直在研究药理之道,所以肯定也知道保存红烛果的方法,懊恼之余,连忙冲方天仲点头道:“好。五百万就五百万。就依方兄之言!”

方天仲轻轻颔首。并没有反悔的意思,李幼南迅速地传音几句,方天仲略一沉思。默不作声地带着雷台宗诸人迅速离去。

另一边,曲长风和那个样貌粗犷却气势惊人的大汉迟疑一阵,同样跟李幼南传音说了些什么,而后都纷纷心满意足地告辞离去。

“我们也走。”魏古昌咧嘴一笑,他也得到了一份红烛果肉,虽然影月殿这次来的人很少,只有他和董萱儿两人而已,但运气来了实在挡不住,本来他都不报什么希望的,却不想在那个星帝门弟子切开红烛果的时候,一瓣果肉飞到了他面前,当即被他收了起来,可谓是简单轻松至极,与其他人打生打死才抢夺到其中一份比较起来简直运气好的爆棚。

似乎自进流炎沙地第三层以来的厄运,一下就消散一空了。

而黛鸢和董萱儿关系亲密,自然不会吝啬告知保存之法,他倒是没必要和李幼南做什么交易。

“魏兄且慢!”李幼南一看他也要走,连忙出声阻止。

“怎么,李兄还有什么指教?”魏古昌脚步一顿,蓦然回首,脸色阴冷,一身力量暗暗凝聚,随时准备出手。

见他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李幼南立刻知道对方误会自己了,不断地摆手道:“魏兄不必这么紧张,虽说李某和魏兄没打过几次交道,但李某也不是什么奸诈之辈,这一点魏兄应该清楚才是。”

魏古昌闻言,面上的警惕略微放松一些,轻轻颔首道:“李兄的为人,魏某自然知道,只是……嘿嘿,此地不是久留之地啊。”

他这般说着,有意无意地朝四周扫去,四周,那些在这次争抢红烛果一无所得的众多武者都在盯着魏古昌,似乎在考虑是不是该现在出手将他留下来。

见此,李幼南扬声道:“诸位,稍安勿躁,若是一枚完整的红烛果,还值得大家争抢一番,但是如今,那红烛果被切成了数份,魏兄只得了其中一份而已,到底能有多少药效还未可知,你们该不会是想为这种不确定的东西而招惹一个强大的仇人?”

李幼南竟为魏古昌说话,将他从这个是非漩涡中拉了一把,这让魏古昌表情古怪至极。

“李兄,我只问一句,被切开的红烛果,能拥有让返虚境强者有突破桎梏的药效么?”一个身穿白衫的青年皱眉询问,那青年身上的白衫胸口位置,绣着一朵白云。

这个是飘渺殿的宗门标志。

“唐兄问的好。”李幼南点点头,“不过这个问题恕我无法解答,因为连红烛果这种东西,李某也只是有所听闻罢了,这一次还是头一回亲眼见到,相信这个问题即便是家师也没办法给出确切的答案,但是红烛果本身的药效,就是有可能让返虚境强者突破自身桎梏,只是有可能而已,如今再被分成数份,这个可能性……想必李某不说,唐兄也应该清楚。”

那飘渺殿唐姓青年皱眉沉思一阵,点点头道:“我知道了,告辞!”

说完,立刻带着飘渺殿的弟子离开了。

其他势力的武者见飘渺殿的唐勇一也不再打红烛果的主意,心里也不由地暗叹一声,纷纷离开了此地。

很快,山谷中就只剩下了药丹门和影月殿两伙人。

魏古昌似笑非笑地望着李幼南,从始至终,他都没有说什么话,只是那笑容大有深意,他可不相信李幼南会平白无故地帮自己的忙,对方显然是有所图谋才会这么做的。但对方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