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两百二十四章 赶人

第一千两百二十四章 赶人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那战天盟武者挥动着手上的扇子,一头龇牙咧嘴,气势十足的风龙立刻从扇中冲出,伴随着一声高亢的龙吟之声,瞬间奔袭几十丈的距离,朝傻站在山谷某一处,脸色涨红的另一位武者袭去。

那个武者也不知道是出身哪个势力的,之前似乎正在鬼鬼祟祟地做些什么,本来他以为所有人都沉浸在感悟当中,正是偷偷下手的好机会,而且自付对阵法一道有些涉猎,便想着是不是能在这山谷附近布下一个阵法,到时候红烛果成熟的时候,争抢起来也有一层保障。

哪里晓得这里还有人没有感悟,而是时刻警惕四周,他这边才刚动手,立刻就被战天盟的一个武者识破了。

怒吼声将大部分武者惊醒,在众目睽睽之下,那想暗施手段的武者脸色通红,还没来得及辩解,那巨大的风龙便已袭至面前,风龙的身体完全是由一道道锋利的风刃组成,张开大口,杀气腾腾,欲要将其吞噬。

那武者倒也不是什么庸手,手段不够的话,根本不可能闯进第三层,扬手一道赤红光芒就打了出去,灌入风龙的大口之中,同时脸色惊骇地身形往后飘去。

轰地一声,那赤红色光芒也不知道是什么攻击,居然直接在风龙的腹中炸开,爆出难以想象的威能,赤红霞光朝四周溅射开来,风龙宛若实体的身躯也是一阵模糊变幻,直接崩散。

“居然敢还手!”战天盟那边,曲长风长身而起,狞笑一声,张开大手隔着老远的距离就朝那人抓去。

一股无形的力量,莜地将这武者束缚,让他无法再往后退去。

驱使风龙秘宝的那战天盟武者见机,嘿嘿一笑,手上大扇再次一挥,又是一头风龙狰狞出动,在电光火石之间就扑到了那布阵之人面前,张口将其吞没。

惨叫之声传出,那布阵之人虽然也有圣王三层境的实力,但在曲长风和其一个同门的联手之下,竟毫无反抗之力,只是挣扎了片刻,便会风龙体内的无数风刃切割成了碎沫。

血腥味冲天而起,断肢血肉满地都是。

而曲长风和他身边的同门在击杀一人之后,立刻将目光投向某一处山包,目光阴冷不善。

那山包处,有三个圣王境武者脸色难看地站在那里,其中一个看起来是为首的男子往前一步,厉喝道:“曲长风,你这是做什么?就算我卫火盟弟子有不对的地方,也轮不到你来出手击杀吧,难道你想挑起战天盟和卫火盟之间的纷争?”

“嘿嘿,挑起纷争?”曲长风冷笑连连,“少给本少扣什么大帽子,你还不配。你倒是问问,你这个师弟在这里偷偷摸摸地布阵,其他人答应不答应!”

那说话之人扭头四望,赫然发现山包处所有武者都冲其怒目相视,一脸不待见他的模样,心头一沉,知道自己那个同门的做法算是犯了众怒了。

红烛果成熟在即,居然有人敢偷偷摸摸地布置什么阵法,想取得先手,这如何能忍?

所以就算曲长风口碑不佳,人品不好,这一刻大家却是站在他那一边,或者说,大家都在维护自身的利益。

曲长风一声低喝之后,那各处山包,竟然站起来不少武者,隐隐有要冲他们继续动手的样子。

卫火盟三人脸色大变,也不敢再说些什么,知道这里已经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处了,心中痛恨曲长风出手狠辣之余,也是懊恼非常。

刚才那个同门要出去布置阵法,是经过大家一起商议同意的,他们都觉得这个时候是布阵的好机会,却不想一下就被人识破,导致现在立场被动。

再不走的话,只怕真要被人赶尽杀绝了。

一念至此,那卫火盟的弟子点点头道:“好,曲长风,我记住你了,杀我同门之仇,来日必定报还,还有你们这些为虎作伥之人,这一刻我们的待遇怕就是你们等会的遭遇,嘿嘿,还希望你们好自为之……我们走!”

这般说着,竟干脆至极地带着自己另外两个同门迅速离开,头也不回。

见对方如此果断,曲长风也稍显意外,不过他并没有蠢到去追击别人。这个时候离开并不是好机会,刚才他能与自己一个师弟瞬间斩杀对方的人,也是出其不意罢了,他们还剩下三个人,想要全部击杀实在有些不现实。

都是圣王三层境的,就算彼此间实力有差距,也不是能随便揉捏的软柿子。

脸色悻悻,曲长风扫视四周,傲然道:“还有谁敢暗地里做些手脚,就休怪曲某人不客气了,重宝即将出世,还希望大家能够遵守规矩,届时各凭实力争抢,否则的话休怪曲某下手狠辣。”

他话音才落,便有人高声喊道:“曲少,我刚才看见那家伙不知道偷偷放了个什么东西出去,看样子也是不安好心!”

“谁!”曲长风神色一冷,望着说话之人。

“万兽山的人!”那说话之人倒也丝毫不惧,一指一座山包上的五个实力不低的武者。

那五人脸色莜地一变,齐齐怨毒无比地望着说话之人,可那人分明是有意要讨好曲长风,哪会在乎他们的威胁,反而大声道:“虽然我没看到那是什么东西,但应该是一种擅长隐匿的妖兽,嘿嘿,万兽山的人都擅于驱使妖兽,这一点大家可是知道的。”

“原来如此!”曲长风一脸理所当然地点点头,望着那五个万兽山弟子,冷冷道:“你们还有什么话说?”

为首一个壮汉眉头紧皱,沉吟一阵,忽然笑道:“曲少,口说无凭,你该不会真的只凭这家伙一句话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