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两百二十二章 敌意

第一千两百二十二章 敌意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谁都知道李幼南是在胡扯,他要是真有信心说服所有的势力不打红烛果的主意,将这等逆天的存在拱手让给药丹门,那才是怪事。

只有拿在自己手上的,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李幼南一番话根本毫无诚意,不足为信。

更何况,这般天大的事情,岂是他们这些小辈能够做主的?到时候李幼南把红烛果带回去,人家药丹门的长辈死不承认小辈们的决定,其他宗门又有什么办法,就算联手灭了药丹门,红烛果也失之交臂了。

魏古昌比谁都清楚其中的猫腻,知道一旦自己松口答应下来,那就绝对会成为众矢之的,曲长风,方天仲,尹素蝶,还有双心谷的屈明海,飘渺殿的唐勇一,就不可能贸然答应这种毫无道理的提议。

不过他也不会蠢到当面去得罪药丹门,装模作样地认真思考一阵,微微颔首道:“若是曲兄方兄他们都同意的话,那算我影月殿一份倒也没什么,不过李兄……嘿嘿,你去跟那个家伙打过招呼了么?”

这般说着,他悄悄地朝一座山包上示意过去。

李幼南脸皮微微一抽,当然知道他口中的那个家伙到底是何人,强颜一笑道:“李某是想,先与诸位沟通好,再和他细细商量商量。”

魏古昌撇嘴摇头,唏嘘不断:“这事不好办啊,如果真的只有我们几家的话,联手起来倒也无妨,可现在多出了这么一个变数,魏某觉得,李兄还是应该先敲定那家伙的口风,再来与我等细说不迟。”

李幼南一怔,倒也神色如常,拱手道:“魏兄说的也有道理,那李某这就回去思量思量。此事再从长计议。”

说罢,便飘飘然下了山包,返回自己那边去了。

待他走后,魏古昌才不着痕迹地冷哼了一声:“真把魏某人当成白痴了?”

黛鸢在一旁轻笑道:“药丹门的人什么德行魏师兄又不是不知道,跟他们计较那么多做什么,这一次不答应也是对的,真要是答应他们。那才是麻烦。”

“这我自然知晓。”魏古昌面色严肃,“此事先且不提,这一次有这等灵果成熟出世,也不知道是机缘还是劫难啊。”

他望着各个山包上的那些精英,暗暗想也不知道等红烛果真的成熟时,这些人又有多少会因为争斗而死去。

“先不说这些。我感觉在这里修炼好像大有裨益的样子,反正距离黛鸢姐姐说的三阳开泰奇景还有些时间,我们不妨就在这里感悟一下吧。”董萱儿提议道。

其他三人都纷纷点头,当即在山包上各自寻觅位置盘膝坐下,细细体会那果香气中蕴藏的种种神妙。

杨开很快就察觉到这红烛果的逆天之处了,确实如古典上记载的一样,它在成熟前的这几日时间。会一直散发着这样的果香气,香气入鼻,融入血肉四肢百骸之中,能够促进武者对自身力量的掌握和境界修为的融合。

这才只出现一轮红日升起的景象便有如此奇效,如果三阳齐聚的话,那效果肯定要翻上几番。

因为是与魏古昌等人一起,杨开倒也不担心会在这里被人偷袭,所以只分出一小部分心神监察四周。便很快沉浸在那美妙的感觉当中了。

他本身是个炼丹师,在炼丹的时候,需要有极高的对圣元的控制技巧,所以在这一点上他比大多数武者都要出色,而被红烛果的香气一刺激,对圣元的种种控制精妙愈发让他流连忘返起来,杨开很快就乐在其中。仿佛进入了一个新天地,在这片天地中,他能与自己体内的力量做最完美的沟通,最巅峰的操控。

杨开陷入了对圣元控制的感悟之中。而魏古昌,董萱儿和黛鸢等三人,也纷纷陷入了不同领域,不同力量的深层感悟。

那些各大小山包处的武者,在经历最初的观望之后,也很识相地盘膝坐下,吸进红烛果的香气,不再去浪费时间。

在杨开来到此地差不多半日之后,这里竟出现一种怪异的安宁局面,所有人都在细细体会红烛果的果香给自己带来的好处。

不断地有更多的人前来这山包处,虽然大多数都一头雾水的样子,但见先来的人都在打坐当中,他们也纷纷寻找合适的位置有学有样,顷刻间,面露惊喜之色,很快便沉浸的无法自拔。

某一刻,一个身穿青衣的青年武者独自一人赶到了这里,这个人,正是之前尝试着往第三层更深处深入的男子,但他来的已经有些晚了,山谷附近处的山包已经被所有人都占据,他目光阴冷地扫视四周,暗暗考虑是不是该抢一个地盘过来,不过很快,他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才刚夺舍不久,重见天日,暂时还不想太引人瞩目。

不过当他的目光扫过正在盘膝而坐的杨开的时候,眼睛忽然一眯,流露出惊喜的神色,他似乎没有想到,会在这种地方见到杨开。

不过很快,他就皱起了眉头,脸色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

他可以肯定,就是这个圣王一层境武者拿走了自己那件及其贵重的东西,可如今他依然无法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任何一点气息。

难道对方真的把它给融合了?这不可能啊,那件东西里面蕴藏了何等威能,他比谁都要清楚,别说是一个圣王一层境的武者,即便是一个虚王境想要融合,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而且还有极大的可能会被反噬。

可事情怪就怪在这里,那圣王一层境的青年得了自己的东西,离开钟乳石洞,前后不到一个时辰,那东西的气息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