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两百一十七章 雪蚕丝

第一千两百一十七章 雪蚕丝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雪蚕这种东西稀少啊,只有在及其寒冷的地方才有可能存活,而雪蚕幼体是不吐丝的,只有养个两三百年,成熟了之后才会吐丝,每十年吐一次,一次的分量一丁点,想要炼制出这样一件秘宝,最起码也要几百年的积累才行。

这个叫黛鸢的女子居然能拥有一件雪蚕丝炼制出来的秘宝,这让杨开不禁对其刮目相看。

她能与魏古昌和董萱儿相熟,又有这样的重宝,看样子身份不低啊。

就在杨开猜想她的来历的时候,黛鸢已经走到了熔岩湖边,黛眉紧皱地凝视那湖中的熔岩,神念不断在其中探查,好半晌,才凝重无比地取出自己的雪蚕丝秘宝。

她屈指一弹,一根细微的几乎肉眼不可查的雪白丝线便从指尖弹出,飞射出十几丈的距离。

但是这样的距离远远不够,魏古昌等人所处的龟壳距离岸边最起码有三十多丈的样子,那雪蚕丝只飞射到一半便落了下去,一入熔岩湖中,蚕丝里蕴藏的冰寒之力便和熔岩中的炙热产生了剧烈的冲突,蓬蓬白色的水汽蒸腾而起,让偌大一片范围内几乎不可视物。

黛鸢的脸色愈发凝重了,一手牵着雪蚕丝的末端,圣元疯狂地往内灌入,抵挡熔岩的力量,同时控制自己的雪蚕丝往魏古昌等人那边延伸过去。

所有人都在紧张地关注她的动作,龟壳上的五人尤其担忧。

虽然雪蚕丝是冰寒属性的秘宝,但到底能不能对抗的了这熔岩中的灼热还是未知之事,毕竟魏古昌等人的秘宝在这里损坏的可不是一件两件,几乎每个人都有一两样秘宝,被那熔岩烧毁了。其中不乏虚级的存在。

如果连雪蚕丝这种重宝都无法通过熔岩的封锁,那他们的就真的只能等死。

水汽翻腾中,黛鸢紧咬着红唇,手上不知道变幻了什么法诀,那边雪蚕丝内的寒气突然猛地暴涨许多,一下子将熔岩的灼热压制下来。

咔嚓嚓,有一阵脆响声传出。

肉眼可见地,熔岩湖上忽然蔓延出一条冰封的小道,那小道只有一指宽而已。但却在以极快的速度朝魏古昌等人那边蔓延过去。

众人大喜过望,他们看的清楚,这冰封的小道,正是雪蚕丝里的冰寒能量,冻住熔岩而制造出来的。纤细的蚕丝就隐藏在冰封小道之中。

眨眼的功夫,冰封小道就往前延伸了十丈左右,但这个时候,它延伸的速度却是陡然降低。

而一直在关注黛鸢动静的杨开也发现这个女子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正常的红晕,明显有些力有不逮了。

果然,那冰封小道往前蔓延的速度越来越慢,眼瞅着距离龟壳所在只剩下最后的短短十丈。却再也无法寸进分毫,相反,那冰封的小道还有要迅速溶解的迹象。

这一幕让一直站在龟壳上等待援救的五人脸色一黯,魏古昌和董萱儿还好一些。神色很快回复如常,可另外三个影月殿弟子却是再一次绝望起来。

他们本以为可以轻松获救,所以对黛鸢充满了巨大的信心,可如今一看黛鸢似乎不太行的样子。心里立刻七上八下的。

隔着三十多丈的距离,黛鸢和董萱儿遥遥对视着。董萱儿眼中满是担忧之色,她倒不是在担忧自己的安危,而是担心黛鸢会做出些什么大损元气之事。

果然,黛鸢银牙一咬,脸上闪过一丝坚毅的神色,一口咬破了自己舌尖,一蓬血雾喷出,散在自己的雪蚕丝上,那洁白的雪蚕丝立刻变得殷红无比,冰寒的气息暴涨,一路朝尽头蔓延过去,原本有消融迹象的冰封小道再一次被冻结起来,而那停止不动的雪蚕丝,也终于往前窜去,再次将沿路所过的熔岩冰封。

杨开眉头紧皱,时刻关注黛鸢的动静,再她喷出一口精血之后,杨开也动了。

他看的出来,黛鸢就算自损精血来驱使雪蚕丝,也不一定能将蚕丝送到魏古昌等人手上,而且,就算送过去了,以魏古昌等人现在的状态,也没法握住雪蚕丝自救。

这种蚕丝锋利至极,冰寒刺骨,根本不是现在的魏古昌能够抵挡的。

所以他必须得过去一趟,正好借着雪蚕丝冰封出来的小道,杨开有把握顺利跑过去。

冰封小道在迅速朝龟壳那边蔓延,杨开身如奔雷,已经踩在冰封小道上,急速朝那边飞奔。

见到这一幕,魏古昌的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感动,以他的精明哪里还看不出杨开想干什么?倒也没多说废话,只是开口提醒道:“杨兄,不要小看了雪蚕丝秘宝,就算黛鸢师妹不针对你,那种冰寒和锋利也不是能轻易抵挡的。”

“我知道了!”杨开淡淡地应了一句,人已奔到了冰封小道的尽头处,此刻,这冰封小道距离龟壳只有五丈左右,虽然还在往前蔓延,但速度又一次降了下来。

杨开没有去等黛鸢驱使这秘宝,而是手上凝聚出一层漆黑的魔焰护体,一把朝冰封小道的尽头处抓去。

咔嚓一声,冰封小道被杨开掏出一个窟窿,等杨开收回大手的时候,手上赫然已经握住了一根通红的雪蚕丝。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就连黛鸢也被杨开这疯狂的举动给惊的怔在原地,美眸里满是讶然和不可思议的神色。

普通的武者,别说握住雪蚕丝了,就算是靠近,也会被那种冰寒给刺的身体僵硬,可杨开此刻却真的将这东西握在手上,不但没被冰封,连他的手掌都没被切断,只有一滴滴金色的鲜血,从五指的缝隙处滑落。

不过黛鸢也非比常人,愣了一下之后立刻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