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两百一十四章 魏古昌求救

第一千两百一十四章 魏古昌求救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而且,自己的黑书空间中还有正在沉睡中的神树,说不定以神树的气息,能够滋润这金阳果树。

当然,就算无法成功,也没什么损失。

“你要这颗果树做什么?”女子本来要走的步伐顿了下来,奇怪地望着杨开:“这种灵树对生长环境的要求很苛刻的,你把它从这里弄走的话,说不定它就死了,而且,空间戒也不适合存放这种东西啊。”

说了几句之后,忽然意识到自己似乎不应该多管闲事,尴尬一笑,主动问道:“要不要我帮忙?”

“不用了,姑娘好意心领了,这种事我自己来就可以。”杨开淡淡一笑,伸出一指,圣元迸发,在指尖上凝聚尖刃模样的能量,然后戳进地下,围着金阳果树走了一大圈。

果树四周的土地并不算多结实,杨开自然轻而易举地将其切割开来,为了不破坏这金阳果树的根茎,杨开下手也是小心翼翼,神识一直笼罩在它的下方,控制圣元避开那些根茎所在的位置。

走过一圈之后,杨开这才放出神念,化为一张大网,将整颗金阳果树笼罩。

下一刻,光芒闪过,三丈高的金阳果树莜地消失不见,已被杨开收进了黑书空间,安置在神树旁,原地只留下一个巨大的深坑。

女子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虽说以她的修为境界,也能将这么一颗灵树收进自己的空间戒,但杨开一个圣王一层境能做到一点还面不红气不喘。就有些让人诧异了。

毕竟收取这么庞大的东西,还是活物。对神识还是有一些负荷的。

收了金阳果树,杨开冲女子淡淡一笑,正准备与她告别,分道扬镳的时候,眉头忽然一皱,手指在戒指上一抹,取出了一个传讯罗盘。

刚才他的神识不经意扫过自己的空间戒的时候,忽然察觉到这罗盘里传来一些讯息波动。立刻引起了他的主意。

这个通讯罗盘是魏古昌给他的,在刚进入流炎沙地第三层没多久的时候,杨开发现了两具影月殿弟子的尸体,那时候他尝试联系了一下魏古昌,却始终没有回音,也不知道那家伙和董萱儿情况如何,如今一个多月过去了。罗盘里突然传来了动静,让他很是诧异。

杨开还没查探罗盘里的讯息到底是什么,倒是站在一边的女子忽然轻咦一声,愕然地望着杨开道:“你是影月殿的弟子么?”

杨开抬头望着她,一脸迷茫:“为什么这么说?”

他虽然跟影月殿的人来往比较密切,可并不算影月殿的人。如今他只是取出一个传讯罗盘,这个女子怎么会有这种猜疑?

那女子微微一笑,指着杨开手上的罗盘道:“你手上这个秘宝,是影月殿格林大师炼制的,上面有他独特的标记。我也有一件格林大师炼制的秘宝,所以对这个比较清楚。而拥有这种传讯罗盘的人,难道不是影月殿的么?而且,只有影月殿最核心的弟子,才会拥有这种传讯罗盘。”

不知道为什么,在猜疑杨开是影月殿弟子之后,这女子对他的态度似乎更好了一些,之前还有些生分的感觉,而说这些话的时候却是自然至极。

杨开愣了一下,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在这罗盘的侧面发现了一个三角形的标志。

格林大师,杨开倒是听说过,据说他是影月殿中唯一一个虚级下品炼器师,是整个幽暗星为数不多的大师之一,看来这三角形的标记,应该就是格林大师的象征了。

这种事很正常,一般有名气的炼器师,都会有自己独特的标记,在炼制出一件秘宝之后,会将这个标记打上去,如此一来,不但会让秘宝价值增加,也会让使用这秘宝的主人倍有面子。

这种事炼丹师就做不到了,没有哪个炼丹师闲着无聊,会在炼制出来的丹药上打上自己的标记,丹药嘛,一口就吞下去了,难道吃之前还要给人看看?

这女子的观察力倒是仔细的很,杨开之前还真没注意过这个标记。

闻言点了点头道:“这应该就是格林大师炼制的,但我不是影月殿的弟子,这东西是魏古昌给我的。”

“魏师兄给你的?”女子掩住小嘴,一副吃惊的模样,她怎不清楚魏古昌的心高气傲,就算是同为影月殿的那几个核心弟子,也不会被他放在眼中,除了董萱儿之外,其他人都入不了他的法眼,魏古昌居然会给杨开一个传讯罗盘,这意味着什么?

“你认识魏兄?”这下轮到杨开诧异了,他没想到偶遇的这个女子,居然跟魏古昌有些关系。

“恩,认识,我跟萱儿很熟悉……”女子嫣然一笑,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脸色微微变了变,急忙道:“是不是魏师兄传讯过来?快看看!”

能在这里传讯的人,除了影月殿几个最核心的弟子之外,再无旁人了,有很大的可能是魏古昌亲自传讯,而他会传讯给旁人,就可能是陷入了什么险境中。

魏古昌和董萱儿向来形影不离,魏古昌若是陷入险境,那董萱儿必定不能幸免,一念至此,女子心急如焚,连忙催促杨开。

女子一副紧张的样子,让杨开大为惊奇,不知道这女人到底什么来头,居然跟董萱儿很熟悉,看她紧张的样子,似乎与董萱儿关系不浅啊。

也不再迟疑,连忙往传讯罗盘中灌入神念,查探起来,而那女子则美眸紧张地盯着杨开。

片刻后,杨开的眉头皱了起来,抬头看了她一眼道:“是魏兄传讯过来的,不过看样子魏兄他们是遇到了一些麻烦。”

“怎么回事?”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