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两百零七章 守株待兔

第一千两百零七章 守株待兔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杨开之所以愿意在这里耽搁时间,一是因为这里环境难得,不想错过,二是因为心底深处有一些危机感。

他如今的力量,对付圣王境是没问题的,但是对付返虚境却有力不逮,甚至连那个在钟乳石洞中碰到的冷漠男子,杨开也不能说自己就一定能胜过他。

在幽暗星上,在星域中,杨开无依无靠,所有的一切都得依靠自己。

钱通对他不错,但人家也是看在杨开背后子虚乌有的炼器大师的师傅的脸面上,才会处处交好他,给他大开方便之门,如果钱通知道那所谓的师傅并不存在,就不知道他会不会立刻变脸了。

所以杨开必须让自己尽量变得强大,这样在与别人打交道的时候,才不会处于被动,被人牵着鼻子走。

他并非孑然一身,他心中还有许多牵挂。

峡谷尽头处,一道红光闪过,正在淬炼空间之刃的杨开瞬间便有所感应,抬头望去,不禁目瞪口呆。

又是一枚流炎飞火!

跟三日前看到的情形一模一样,那流炎飞火正从峡谷尽头处以极快的速度飞来,当杨开发现它之后,它便落入了那怪异空间的封锁中。

变态的速度顷刻间变慢,流炎飞火以一种诡异的速度,缓缓地飘过这十几丈的空间。

有过几日前的经验,杨开立刻行动起来,一边艰辛挪动身躯,一边判断流炎飞火会经过的位置。

这一次运气似乎不太好。现在出现的这一枚流炎飞火会从自己身边三尺处飞过,杨开必须在它飞过去之前赶到那个位置。才有抓住它的希望。

尽管杨开已经熟悉了这片诡异空间的粘稠凝固,对空间力量的运用也渐渐得心应手,可想在这里行动还是无比艰辛。

等他好不容易靠近那既定位置的时候,流炎飞火已经再一次飞了过去。

杨开皱起眉头,望着这与自己第三次失之交臂的宝物,面上若有所思。

按魏古昌之前的说法,流炎飞火这种东西及其珍贵,但在流炎沙地中也是及其稀少的。许多人进入其中甚至没机缘碰到。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杨开在第一层热炎区里行走的时候,只是机缘巧合见到一次而已,若不是他神识够强,只怕那流炎飞火从身边飞过他也无法察觉。

但是魏古昌的话,只针对第一层而已!

如今杨开所处的位置,是第三层的热炎区。这里的流炎飞火会不会多一些,而自己见到的两枚流炎飞火是不是同一枚?它的飞行路线是不是固定的?

如果是同一个的话,那它的飞行路线极有可能是固定的,否则怎么会在三日后杨开再一次见到它?

如果不是同一个,那么这条峡谷难道有些奇特的地方,能够吸引那些流炎飞火飞进来。穿过它?

种种疑问在杨开的脑海中交杂着,杨开的神情也是变幻不已,一时间竟没再去修炼空间之力。

很快,杨开就摇了摇头,不管自己见到的两枚流炎飞火是不是同一个。这条峡谷又是不是流炎飞火飞行的必经之路,再等几日看看。应该就能验证结果了。

他再一次开始淬炼空间之力,不过也开始有意无意地注意峡谷尽头那边的动静,想知道自己的种种猜想到底哪一种是正确的。

时间悠忽,又是三日之后,因为记挂着流炎飞火的事,所以杨开早早地就将目光投向峡谷的尽头处,一边挥动空间之刃,一边关注那边的动静。

但让他意外的是,一直观察了半日时间,峡谷尽头依然毫无动静,也根本没有再出现什么流炎飞火的踪迹。

这让他很是懊恼。

不过如此一来,他倒是可以确定,之前见到的两次流炎飞火并不是同一个了,如果是同一个的话,就不会这么没有规律,应该早就从那边飞过来了才是。

既然如此没有规律,那就不应该是同一个。

等到第四日,杨开忽然心有所感,立刻朝峡谷尽头处望去,入眼所见的一幕,让他心情振奋又是惊讶。

振奋的是,自己的猜想有一个是正确的,那就是这条峡谷,确实是流炎飞火的必经之路,因为此刻峡谷尽头处已经出现了红光。

惊讶的是,红光不是一道,而是两道,一前一后,几乎同时抵达了那一片怪异空间,然后速度大降,缓缓地朝这边飘来。

杨开立刻行动起来,之前两次失手,已经让他有了十足的经验,他确定自己这一次不会再失手了。

不过让他踌躇的是,这一次居然一下就来了两枚流炎飞火,彼此间的距离相差一丈多,不可能同时将它们都抓到的。

只是迟疑了一瞬,杨开就挪动着身躯,朝距离自己比较近的那一枚流炎飞火必经之路靠拢过去,同时手上出现了一个玉瓶。

魏古昌只是说流炎飞火的妙用和诡异,却没有告诉过杨开该如何收取它,估计那家伙自己也不清楚。

杨开只能先用玉瓶姑且一试,如果不行再另想他法。

经过这么多天的熟悉和淬炼,他现在行动起来也比之前要快上不少,还没等那流炎飞火飘过来,杨开就已经拦在了它的前方。

目光死死地盯着这一枚流炎飞火,体内圣元暗暗鼓荡,等它接近的差不多的时候,杨开忽然一掌朝前推去。

本来速度就不快的流炎飞火吃了这一击,变得更加缓慢了。

杨开大喜,连忙举起早就准备好的玉瓶,将瓶口对准了流炎飞火,让它自投罗网。

整个过程无比顺利,流炎飞火也直接落入了玉瓶中,但那玉瓶在眨眼间,就被灼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