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陆叶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陆叶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这一行三人中,为首的一个半大老者听自己的同伴絮絮叨叨骂了一路,终于忍不住开口劝道:“算了,谁让人家势大,我们流云谷招惹不起啊,忍忍也就过去了。战天盟的人是什么德行你又不是不知道,何必总说个没完?”

“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那人一脸恼怒的表情,“战天盟又如何,曲长风还把自己当回事了,若非有战天盟在背后给他撑腰,他哪敢如此行事?我觉得这人根本就是徒有虚名,真要是打起来绝对不是两位师兄的对手。”

半大老者脸色一沉,训斥道:“你这话可说错了,曲长风虽然纨绔霸道,风评不好,但他确实有真材实料,要不然光凭借战天盟的威风,他的名字怎么可能为整个幽暗星知晓?雷台宗的方天仲你知道吧?我听说他与曲长风切磋过不下十次,但每一次两人都是以平手结束,他既能与方天仲打成平手,师兄我就绝对不是对手,你以后可千万不能轻视那些名声在外的人,他们有名声,自然就有自己的底气。”

“方天仲都无法战胜他?”那师弟悚然一惊,这才知道自己低估了曲长风的能耐。

“自然如此,所以这两人每次只要一见面就针锋相对,好似水火不容的样子。这一点你陆叶师兄很清楚。”半大老者说话的时候,往第三人那边看了一眼。

“为什么陆叶师兄会清楚?”

半大老者道:“因为你陆叶师兄有一次在外面,偶然碰到了这两人正在争斗。陆叶师弟,给他说说当时的情况。免得他日后再小觑天下英雄,丢了性命都不知道原因。”

刹那间,那圣王两层境的武者将好奇的目光投向叫陆叶的师兄。

而陆叶此刻却是眉头紧锁,似乎是在沉思些什么,脸色阴晴不定,仿佛没听到半大老者的话。

“陆师弟,你在想什么呢?”半大老者狐疑地问了一句,自从那石室中出来之后。陆叶似乎就有些神魂不属,梦游方外的样子,直到此刻也没恢复过来。

“嘿嘿……”陆叶忽然低低地笑了一声,不知道为什么,这笑声传入耳中,让半大老者和那个圣王两层境的武者都不禁浑身一冷,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半大老者面色一惊。误以为陆叶在洗魂神水中浸泡的时候出了什么变故,匆匆问道:“陆师弟,你没事吧?”

“我?我当然没事,我好的很,哈哈哈,我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好!”说话间。陆叶的双眸里,忽然浮现出两点诡异至极的绿芒,那绿芒犹如两团跳动的鬼火,看起来让人毛骨悚然,陆叶原本平和的面孔在这一刻也变得狰狞无比。忽然一伸手,手上圣元涌动。直接插进了那个圣王两层境武者的胸膛中。

那武者哪里能想到,平时温辱尔雅,对任何人都谦逊有礼的陆叶师兄竟会对自己痛下杀手?待感觉到心口处的疼痛的时候,低头望去,却见陆叶的手已经插进了自己的身体里。

心脏莫名的一阵痉挛,然后他就看到陆叶的手从自己胸口处抽出,一手的血红,手心处握着一颗还在剧烈跳动的心脏。

这是自己的心脏?那武者脑海中只闪过这么一丝疑惑,仰面倒了下去,胸口处的大洞喷出大量的鲜血。

“陆叶,你在作甚!”那半大老者脸色大变,同门相残这种事情竟活生生地发生在自己眼皮底下,这是他如论如何也想不到的。

怒喝声中,他便凝聚圣元,准备攻击这弑杀同门之人。

哪知道一股耸人听闻的神识力量突如其来,直冲进他的脑海中,瞬间就破开了他识海的防御,将识海搅的天翻地覆。

半大老者闷哼一声,在这一瞬间识海竟受损了,凝聚起来的圣元也一下子消散的无影无踪。

旋即,他就看到陆叶一脸狰狞微笑地朝自己扑来,那双眸中的碧绿荧光愈发明亮诡异。

“你不是……”半大老者张口惊呼,一句话没说完,整个头颅就被陆叶用掌刀劈了下来,无头尸体上的鲜血喷出丈许。

陆叶轻飘飘地站定身子,甩了甩手上的鲜血,冷哼一声道:“我当然不是!”

看似轻松地击杀了两个圣王境武者,可陆叶此刻却依然面露不满之色,这具身体资质还行,非常适合修炼他的功法,但是境界修为太弱了,与他最巅峰时期比较起来,简直如蝼蚁般不堪一击。

但是陆叶很满足,因为他终于从那个鬼地方跑了出来,多少年了?五千年?一万年?还是两万年?

时间久到他都已经不记得了,若是再过一千年没人找到那石室,他的神魂恐怕真的要消散在这天地间。

当初为了破开那石室的一些禁制,好让人发现那里,他甚至不惜耗费神魂本源的能量,要不然那石室所在恐怕至今还蒙蔽尘埃,好在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真的有人去了那个地方,也让他多年的心愿如愿以偿。

脸色微微白了一瞬,很快就被陆叶压制了下去,强行动用秘术,对这身体的负荷很大啊,而且直到现在,他还没有完全熟悉这具刚得到的身体。

看样子短时间内不能再动用什么秘术了。

抬头仰望苍穹,又看向天际边那热炎区的火红,陆叶冷笑一声:“三阳火环,好大的手笔!”

说了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之后,他才将那半大老者和圣王两层境武者的戒指搜刮一番,尸体焚烧,立刻转身,朝钟乳石洞所在的位置奔去。

不大片刻功夫,他又返回了这里。

石室内已经空无一物,水池里也被刮的干干净净,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