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杀人灭口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杀人灭口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心狠手辣,朋友手段不错。”杨开一脸讥笑地走了出来,冷冷地望着孟洪量,他倒是没想到,这个人对自己的同门都能下此毒手,看样子果然不是好鸟。

来到中年人面前,冲他轻轻点点头。

中年人此刻也傻了,本以为必死无疑的局面,居然有人会跑出来救他。

而救他的这个人,却是跟他萍水相逢的杨开,这让他一时间生出种不真实的感觉。

“你先到一边去疗伤。”杨开见他模样凄惨,一身圣元几乎所剩无几,丢给他一粒疗伤丹后淡淡地说道。

“可是你……”那中年人接过丹药,神色迟疑,杨开的修为境界太低了,他生怕这个贸然跑出来救自己一命的青年会遭遇不测,毕竟孟洪量也不是好惹的。

可一想起那黑火的威力,再看看杨开淡定的神色,中年人忽然点了点头:“好!”

这般说着,果然走到一旁,将丹药吞下,安然打坐起来。

他不知道杨开到底有什么依仗能够面对阙合宗这么多人,但对方既然敢强出头,肯定没有将孟洪量这些人放在眼中。

他下意识地以为杨开出身什么顶尖的势力,是那些势力里某个重要人物的子嗣,如果真是这样,他只需要报出名字,孟洪量就绝对不敢招惹。

阙合宗虽然不错,但在幽暗星上也不算是第一等的势力,勉强算是中等偏上,而孟洪量这种人也只是个欺软怕硬的货色,自然不敢招惹强敌。

果然,孟洪量的神色阴晴不定,仔细打量杨开。将心中那些早已闻名遐迩的幽暗星的青年俊彦与之对比,却始终找不到一个符合的身影,再加上被几个同门用一种怪怪的眼神盯着,孟洪量厉喝一声:“阁下杀我同门,到底是何居心?”

杨开嗤笑一声,缓缓摇头道:“你这话说的不对吧,杀了那个人的可不是我,而是你……恩,虽然即便你不动他也死定了。但究其死亡的原因,还是你动的手,跟我可没关系。”

孟洪量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咬牙道:“若非你暗下毒手?我怎么会那么做?”

说出这句话之后,他的神色蓦然冷静了下来。点头道:“不错,是我杀了祁师弟,但我也只是不忍看他再承受焚烧之苦,早点替他解脱罢了。”

居然还被他找出个理由来,他这么一说,几个阙合宗的男女都暗暗地松了口气,虽然还是觉得不管怎样出手击杀同门都是不妥的。但这个理由一讲出来,他们心里也好受很多,那祁师弟的遭遇他们都看在眼中,心里清楚就算孟洪量不动手他也必死无疑。所以都齐齐朝孟洪量那边聚拢过去。

孟洪量冷笑一声,眨眼间就从击杀同门的漩涡中挣脱,倒有几分诡辩之能,他阴冷地望着杨开。缓缓道:“朋友出身哪个宗门,方便的话能不能透露一下。我阙合宗虽然不算大门大派,但宗门里诸多长辈都交友广泛,若是朋友出自友门,还请不要插手这件事。”

“孟师兄,这个人我知道。”那个少妇打扮的女子黛眉微皱,自向孟洪量靠拢之后,美眸就一直凝在杨开身上,神色间颇为忌惮。

听她这么说,孟洪量立刻低声询问起来。

那少妇也没隐瞒,将之前流炎沙地没开启时候,青雀门尹健中与杨开的冲突简单地说了一遍,当时少妇也在不远处,将前后经过看的清楚,所以一下就认出了杨开。

“影月殿?”孟洪量吃了一惊,眉头微微皱起,脸色变得不太好看了。

影月殿虽然也不算是最顶尖的势力,但却比阙合宗厉害多了,影月殿内有许多返虚三层境的高手,根本不是阙合宗能够相提并论的。

两个宗门相隔十万八千里,平时倒没什么来往,但一听少妇说影月殿的第一天才魏古昌都替杨开出头,孟洪量顿时有些投鼠忌器。

万一惹的魏古昌跑到阙合宗来找他的麻烦,那就不好办了。

可如今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自己的同门都被自己狠心杀了,就这么灰溜溜的退走,实在有些不妥,更何况,他不想火耀晶髓的消息外泄出去,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会在火耀晶髓得手之后还要对中年人师兄弟赶尽杀绝。

死人才不会泄露秘密!

“但是他自己又说过,他不是影月殿的。”少妇一脸不解的表情,低低地说了一句。

“不是影月殿的?”孟洪量眼前一亮。

“不错,我不是影月殿的。”杨开大刺刺地站在那里,一副不知死活的模样,孟洪量和那少妇在说话的时候他也没插嘴,直到现在才开口,“我与魏古昌不过有一点点交情而已,你不用怕他来找你麻烦。”

孟洪量被杨开戳破心思,脸色不由一冷,眼神闪烁起来,犹豫迟疑着。

而那正在打坐恢复疗伤的中年人一听这话,险些被杨开气的吐出一口鲜血!

原本局势已经缓和了,中年人还暗自窃喜,觉得自己猜想的没错,这个来救他的青年果然是有些来历的,只要这青年不再说些什么,以孟洪量的性格,必定会投鼠忌器,就此罢手。

若是这样的话,他和这个来救自己的青年就能安然脱身了,至于报仇一事,自然是以后再徐徐图之。

没想这青年就是个憨货,居然一口气将自己唯一的依仗给吹破了,这下孟洪量哪会轻绕了他?没有强大的靠山,以他圣王一层境的修为,必死无疑啊。

一时间,中年人又气又急,他还真没见过这么愚蠢的家伙。

不过对方是来救自己的,也算是被自己给拖下了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