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不想死就赶紧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不想死就赶紧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寻觅了约莫一炷香时间,杨开从挖出来的坑洞中跑了出来,一脸的意兴阑珊。

他发现在这里寻找火耀晶,完全是看运气。

因为此地火系灵气太浓郁,火耀晶的气息被彻底掩盖,自己想用神识查探都不可能,无法动用神识查探,只能凭运气来寻找,这让杨开兴致大减。

这些武者会为虚级上品的材料而动心,杨开可不会,没必要为了一些火耀晶在这里浪费时间。

还是去天才地宝区好了,想到这里,杨开再也懒得挖掘。

临走之前,杨开随意地看了看那中年人,赫然发现他们的运气就爆棚的很,师兄弟二人面露喜色,肯定有不小的收获。

没再去打扰他们,杨开独自一人离开了这个山丘,往前方走的时候,不时地就碰到一些得到消息的武者迎面奔来,不断地有人拉着他问这问那,让杨开烦不胜烦。

这些人分明是见杨开独自一人,修为境界不高,才不把他当回事,要不然哪会这样?

但是人家只是问问事情,杨开又不好大开杀戒,只能避开那些人行走。

这个时候杨开没再动用风雷羽翼了,此地的人渐渐多了起来,风雷羽翼太过招摇,被人看到了说不定会引起什么风波,杨开不怕麻烦,但也不想惹麻烦,所以老老实实地用两只脚赶路,速度倒也不慢。

两日后,杨开正在赶路的时候,忽然听到背后一阵衣袂猎猎的声响传来,似乎有人正在卖力飞奔。

而且从传来的动静上推断,那人居然是直直朝自己这个方向来的。杨开眉头一皱顿住了步伐,回首望去。

须臾间,一道人影在后面的山丘土坡里几个起伏,就落到了杨开面前。

四目相对之下,杨开立刻认出了这个人。此人居然就是前几天碰到的那个圣王两层境面如冠玉的中年人,对这个萍水相逢的中年人,杨开还是感觉挺不错的,毕竟对方当时还劝说了自己一句,算是心地不错。

杨开不禁呵呵一笑,正想跟他打个招呼。脸色却蓦然一沉。

他发现对方的情况有些不对,体内圣元紊乱,神色仓皇紧张,身上似乎也受了伤,肩膀处一道伤口往外冒着鲜血,将半边衣服都染红了。

而且。对方的眼珠子也是赤红之色,满是愤怒和不甘。

待看到杨开之后,这中年人微微一愣,似乎没想到这里居然会有人,眼中闪过一丝愧疚和懊恼,猛地跺跺脚,急急道:“不想死就赶紧走!”

说完这话。他再也不停留,一个折身,就朝左边飞窜出去。

杨开一头雾水,不过很快,他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就在中年人跑开不过三十息的时间,一群四五个身穿墨绿长衫的武者也就追到了杨开面前。

领头的是个看起来跟他差不多年纪的青年,但真实年龄就不清楚了,他的面色阴冷,足有圣王三层境的修为。跟随在他身边的那几人有男有女,也都是圣王两层境。

莜一见到这个青年,杨开发现对方很是面熟,似乎在哪里看到过。

正狐疑的时候,那青年不客气地低喝道:“说。那人往哪个方向跑了?”

杨开脸色一冷,对方这毫不客气的问话方式让他很是反感,别说杨开跟那中年人算是有一面之缘,不可能出卖他,就算是陌生人,对方这般询问,杨开不会回答的。

“孟师兄,这边!”这群人中的一个少妇打扮的女子忽然指向一边,正是中年人逃走的方向,因为那边有几滴显眼的鲜血洒落。

“哼!”被唤作孟师兄的青年冷哼一声,带着众人拔脚就朝那边追去,临走之前,把手一挥,一道金芒忽然朝杨开激射而来。

杨开大怒,伸手在面前一点,一面浩天盾莜地出现,挡在了前方。

但凝聚杨开圣元的浩天盾居然没能完全地抵挡住那金芒,咔嚓一声脆响,浩天盾险些破碎开来。

杨开愕然,待他再回过神的时候,对方几人已经跑远了,而对于自己一击没能击毙杨开一个圣王一层境的武者,那孟师兄似乎也很是诧异,回过头来阴冷地盯了杨开一眼,仿佛要记住他的样貌。

但眼下追那个中年人才是要紧之事,他倒没再与杨开多做纠缠。

只是瞬间,这一行四五个人就追着中年人逃离的方向走远了。

杨开站在原地,仔细地回想着。他觉得自己在哪里见过那个青年,否则不会有面善之感,片刻后,他总算是想起来了,不由地心中一动,连忙也顺着他们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不管是因为这个青年本身,还是因为那个有一面之缘的中年人,杨开都不准备撒手不管。

那中年人确实很不错,之前好意劝说杨开,刚才在碰到杨开的时候还忙里偷闲让他迅速离去,眼中流露出很清楚地愧疚之意,分明是因为自己跑到了杨开面前,连累杨开的愧疚,要不然他也不会临时改变方向逃跑。

对方怀着好意,杨开自然会投桃报李。

一番追逐,很容易就追到了。

因为中年人根本已经是强弩之末,跑也跑不了多远,此刻孟师兄正带着几个师弟师妹正在围着他攻击,那中年人修为境界不高,但身上那件防御宝甲却是相当不错,替他抵挡了很多致命的伤害。

绕是如此,那防御宝甲此刻也差不多有些黯淡无光,灵性大失,眼看着就要失去防护的作用了。

那孟师兄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并没有伙同自己的同门出手,而是站在原地背负着双手冷眼旁观,脸上一片讥诮和嘲讽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