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你是不是真有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你是不是真有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有了圣晶,自然是要买东西的,阳炎列了一张长长的清单出来,向影月殿订购了大量的材料。

钱通接过,看了一眼,悚然动容。

这些材料每一样都珍贵无比,而且数量巨大,这么多材料要是全买下来,最起码也要四五千万圣晶。钱通倒不担心圣晶的问题,毕竟杨开这边刚有了一亿多的收益,他只是疑惑为什么要买这么多原材料。

虽然不解,却没多问,只是点头道:“这些材料我影月殿一家是凑不出来的,不过贤侄放心,老朽会联系与我影月殿交好的势力,必定在半个月内将这些材料凑齐,给你送过去。”

“那就有劳前辈了。”杨开拱拱手。

该说的也都说了,钱通让杨开回去等候流炎沙地开启的消息,杨开当即告辞。

钱通亲自将他送出了聚宝楼,这才将那清单递给罗庆:“速去将我们能找到的材料全部收集过来,若是不够的话,就去联系周边的几个势力,价格方面只要不赔就行。”

“是!”罗庆立刻离开。

直到此时,魏古昌和董萱儿两人才走了过来,见钱通一脸兴奋的模样,董萱儿娇声问道:“师傅,那个人很了不起么?为什么你这么看中?”

“了不起!”钱通重重颔首,看了一眼两个弟子,叹息道:“你们可千万不要小瞧了他,他是圣王一层境不错,但却能越阶击杀圣王三层境的武者。”

魏古昌眼中精光一闪,露出诧异的表情,不过很快就平复下来。

因为他在圣王一层境的时候,也能斩杀普通的圣王三层境。所以他不觉得这有什么了不起的。

“这么看来,他倒是有些本事。”董萱儿若有所思,抿嘴笑道:“可就算这样,也不值得师傅你亲自去交好他吧,难道师傅有意将他吸收进影月殿?”

“吸收他来影月殿?”钱通大笑一声。自嘲道:“就怕人家看不上眼啊。”

“不会吧,我影月殿虽然比不得星帝门等三大顶尖势力,可也不算弱啊。”董萱儿娇呼一声。

“你们知道他背后有什么人?他又是什么来历?”钱通缓缓摇头,“你们若是知道的话,就不会瞧不起他了。”

“长老,能仔细说说嘛?我忽然对他很感兴趣了。”魏古昌咧嘴笑了起来。能被长老这么看中的人,必定不是简单的人物。

“边走边说吧。”钱通冲两人招了招手,这毕竟还是在聚宝楼,站在人家聚宝楼的门口说这些并不合适。

三人一边朝朝天运城最大的宫殿方向走去,钱通一边道:“你们猜今天那打龙鞭还有那凝虚丹都是谁拿出来拍卖的?”

董萱儿微微一惊:“师傅你的意思是……”

“不错,就是他拿出来的。”钱通微微点头。“那凝虚丹也就算了,虽然难得贵重,但世间恐怕也仅此一粒,应该是从某个地方偶尔得到的,不可能再出现第二粒,但那打龙鞭却是他的师傅炼制出来的。”

“什么?”魏古昌也震惊了,“那岂不是说。那人的师傅是一位虚级中品炼器师?我们幽暗星什么时候出过这样的高人了?”

“这就是我要交好他的最大原因。我幽暗星上确实出不了这样的炼器大师,但他是从外面来的。”

“外面……”魏古昌和董萱儿对视一眼,眼中流露出无比向往的神色。

“是,他是从外面来的。我们幽暗星几乎可以说是与世隔绝,距离其他最近的修炼之星也遥远不可及,幽暗星上的炼器水准,不足以让我们炼制出闯过茫茫星域,抵挡种种危险的豪华战舰,所以我们不知道外面到底有多精彩,我们只知道外面有虚王境高手。有虚王级炼丹师和炼器师,这些都是我们无法触及的领域。”

“我们去不了外面,那他是怎么来的?”董萱儿狐疑询问。

“机缘巧合吧。”钱通笑了笑,“之前与他刚接触的时候,老夫没敢去打探他的情报。生怕惹他反感,但前段时间,我特意让罗庆去搜集了下他的信息,发现他是被海克家族的一艘战舰从星空中带回来的,当时带回来的只有他一个人,他也承认自己是从一个叫雨瀑星的地方过来的,雨瀑星老夫略有耳闻,确实有这么一个修炼之星。”

“既然只带回来他一个人,那为什么师傅你说他背后有虚级中品炼器师?”

“我不知道他背后那人是何用意,但肯定一路跟随在暗中保护着他,因为海克家族那艘战舰在即将返回幽暗星的时候,遭遇了一大批黑岩兽的袭击,当时海克家族的战舰岌岌可危,眼看就要被毁,全军覆没,可就在最危险的关头,突然有一杆金色长矛出现,横扫了整个黑岩兽群,将他们给救了下来,事后海克家族的弟子竟不知自己是为何人所救,那施以援手之人根本就没有露过面。”钱通不疾不徐地道:“这些情报是罗庆打探出来的,许多海克家族的弟子也都亲眼所见,所以老夫敢肯定,当时绝对有人在背后保护着杨开,而那人,应该就是他的师傅了。”

不得不说,钱通的推断合情合理,任谁得到这些情报,再结合杨开拿来售卖的种种高级秘宝,也会得出这样的结论。

但他低估了杨开的妖孽程度,也低估了阳炎的妖孽程度,认准了他杜撰出来的那子虚乌有的师傅存在的合理性。

“怪不得,如果是从外面来的,那就有可能是虚级中品炼器师了!”魏古昌轻轻颔首。

“你们都是知道轻重的人,我今日跟你们说这些,并非是要打击你们,而是让你们认识